Author Archives: Snowyy

收钱不易

回来工作的其中一个考虑,是觉得打工时候,即便本职工作做得很熟练,也仅仅是业务流水线的一环,并不熟悉整个业务流程,于个人发展算是个风险因素。

这段时间为老豆公司做了些跑银行、开发票、对账、入账等等杂务,对整个生意流程多了不少了解,同时感叹“收钱不易,颇不常识”。

按自己平时的花钱逻辑,决定买什么的过程可能挺纠结,但一决定后,付钱,现实世界对方是马上收到钱,网上购物对方也很有保障收到钱。业务做完,收钱似乎根本不是个问题——但换在老豆的生意,收钱却没这么干脆,有些账还拖了很久,甚至有些估计追不回来。

且不论某些非善意拖欠的情况,即便是较为顺利的一单生意,从开始就略麻烦:报价报好,打印出来,登门到对方公司财务部门盖章签合同;结算时,对方公司要求开专用发票,于是跑去某相关部门开,要填一张很多数字的表(主要是什么机构码、账号码都很长),再之后拿发票给对方公司,这才开始等收钱。

继续阅读下文

一斤钥匙

具体没称,但单手已经抓不完那堆钥匙,起码一斤……

转眼在老豆公司“半工作半创业”已一个月,给老豆的熟人做了点练手级别的小事情,各方面都在边做边学,此处不表。

倒是出来之后,钥匙多了几套。有三个体积较大的防盗器,有两条加长版钥匙,另有普通尺寸金属钥匙若干条……

某种意义上,钥匙多意味着活动范围变广,可支配的东西变多。在粤B城的时候,只有两条钥匙,和公交卡一起放在背包手心大的最小一格。现在同是那个背包,要腾出不小的一格去装钥匙,每次找钥匙都翻上好几秒,效率较低。似乎需要一个专用的钥匙包,有空得物色下。

想来像我这样事业未成的菜鸟都这么多钥匙,那一些大老板该是有多少钥匙,随便想想:房子若干、店铺若干、厂房若干、车辆若干……三斤钥匙?做得了大事业,钥匙肯定会分给不同的人管,但自己肯定备一条,是每天背出门呢,还是放家里有必要时再拿出来?嗯,大老板的世界我还不懂……

练车

“有本龄无驾龄”说的就是我,已经从 6 年证换了 10 年证,但开车里程都不超过 100 公里。几个月前还不足几十公里,这段时间在家,断断续续练车才开了些路。

之前必须老豆坐旁边才敢开,前几天终于能够自己一个人开上街。当然还说不上熟练,主要短板是不熟路和不够熟停车。

有一次回到老豆公司,正准备停车,但位置差一点点,得多来回几次,刚好有另一辆车过来,只好呼唤公司同事来快快停好车,毕竟不好耽误别人的时间。

开在路上,觉得自己对这家乡的路太不熟悉,战战兢兢怕走错线,怕违规。还没试过走生路,即还没试过靠着导航到处走。

继续阅读下文

调食,再次尝试不吃晚餐

去柬埔寨旅行回来快4个月,博主在忙什么呢?简单点讲,各种学习,各种练习,并尝试开拓一些业务。报了个课程,补了很多短板,初步觉得可以出来“见人”。于是我决定在我老豆公司“半工作”:即半协助老豆一些事务,半开拓自己的业务。

当我宣布去老豆公司工作时,家人挺开心,因为我之前一直对老豆的行业不感兴趣,不过现在我发现一些点,我可以切入,而且可以结合自己的所长且开拓自己的业务,就决定出来工作。

同时,我开出一个条件:晚餐不能煮我饭。我说我晚餐吃很少就可以,不吃也行,在粤 B 城就经常这样,比较舒服。这种作息对早餐要求很高,早餐会吃很多……

经过解释,家人同意。下面我分享下这调食之事。

继续阅读下文

当电脑相当于半个人脑时

如题,倒不是要讨论什么人工智能,而是电脑一个极常识的功能——储存。

现在的电脑,是 2009 年寒假所买,2013 年换了 1TB 硬盘,算上我 2004 年之前就有常用电脑,电脑已存有我 13 年以上的东西。不敢想象丢电脑的情况……

若说一些资料、动画、影片尚且能在网上找回,那自己亲手拍的照片、和友人的聊天纪录、亲手写的设计的一些东西等等,如果丢了,就永远找不回来了。

所以,我从来都很有危机意识:只要电脑稍有丢失的可能,我都感到不安;以及,我总是很警觉地保护好电脑。

1、历史上的“护脑”

大学时,对电脑安全的不安常浮上心头。因为时不时听到宿舍失窃事件,宿舍的门锁简易得似乎对擅长撬锁的小偷毫无抵抗之力。

继续阅读下文

断舍离与买买买与垃圾围城

二九天暖如春,趁早洗邋遢。日前大扫除,总体比较轻松,毕竟去年7月超大收拾和扫除后,建立了新收纳秩序,东西不乱。不过,每次打扫,都感叹自己东西好多。

扫除完那天晚上看了些关于收拾房间、收纳东西的帖子,观点多数都围绕“减少东西、合理收纳”展开。特别是“减少东西”,新潮词叫“断舍离”,引用度娘两句:这是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推出的概念;随着图书的畅销,“断舍离”成为时尚新词,意思是“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弃多余的废物,脱离对物品的迷恋”。

自我评价,我在不随便买新东西方面做得比较好,而在舍弃东西方面还不那么容易舍。7月大扫除后写了篇《大收拾》,分享了一些感想,本篇不多展开。

与适合大扫除的温暖同步者,是北方跨年的雾霾,而日前,广东也沦陷了,在珠三角也能依稀体会到河北人民的疾苦。“杀到霾身”,我刷了不少雾霾新闻,顺便看到篇《垃圾围城:比雾霾更触目惊心,我们都无处可逃》。这是扫除那天晚上的事,看完这些我才看收拾房间的帖子……

继续阅读下文

文化程度低与违法犯罪

某日看新闻,看到“犯罪人员普遍文化程度较低,法律意识淡薄”字眼,忽生一惑:为何文化程度低容易违法犯罪,为何文化程度低容易法律意识淡薄?

首先结果上,查到的一些资料是显示出文化程度低的违法犯罪率高些。我未及详细核实相关资料,不过这个结果与日常感觉相符。同时也有资料显示公务人员群体的违法犯罪率也不低,诸此高学历违法犯罪也不少。这个展开是个大话题,可以首先找些数据看看各种学历的违法犯罪率,各种类型的违法犯罪率对比,再深一点找来全球的数据论文等都深入研究,如此之类做工夫的空间相当大。限于专业水平和时间精力,我只稍微说下一些粗浅想法。

文化程度低,可能初中毕业或小学毕业这样,但这不代表智商低啊,有起码的法律意识,应该不需要多高文化程度或者多高智商?而“起码的”法律意识,大致是国家有法律规范,违反会受到惩罚。一些特别重的恶行可以从小教导熏习不可为,如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之类。法律意识可以从幼儿园就可以教导,可以用小孩子懂的逻辑,不一定说得多复杂。譬如法律就像个大规矩,人人要遵守,像小孩子要遵守课堂纪律,不遵守了要罚站,而不遵守法律的惩罚会大很多。然后到二三年级应该可以涉及重恶防范教导了。

继续阅读下文

“轻易不”与“不轻易”

听到一句歌词,“轻易不……”,心生一囧——语法毛病都跑这么正经的宣传歌里……

偶然看到或听到“轻易不”这个词,直觉用词不当,正确用语应该是“不轻易”。如“轻易不放弃”,怎么看怎么别扭,改成“不轻易放弃”,就自然多了。

颇久之前,某品牌广告用了“轻易不……”一词,大路巴士站和地铁站上都见到这广告。我每见一次都嫌弃一次,转头不看是最好对策,免得被洗脑。

写这篇吐槽当然会先搜索一下,也有人觉得“轻易不”有语病,有零星提问,有人正经地说了这两者的区别,表示“轻易不”是合理存在的词。但我不太认同那个解释,还是维持我的吐槽原判。

(是时凌晨3:40。2点多醒了,念了佛,还睡不着,就来写博。)

饭当菜吃

六年前的动画《K-ON》(轻音少女),剧中有首歌《ごはんはおかず》,意思是“米饭是菜”,歌词大意是“米饭很厉害,和什么都合得来,没有饭就不好了,不如说米饭是菜”……

对我来说,“饭是菜”的体验在吃“油盐煲仔饭”时特别明显。因为我特别喜欢吃煲仔饭的饭焦(锅巴),婆婆经常煮煲仔饭,饭熟后还继续加热,才出饭焦。每次铲饭焦都特别香喷喷!饭焦产量不稳定,有时厚些有时薄些,看上去有大半碗,其空隙较多,实际下来也不多,少为贵。

通常我吃饭焦都不用夹菜,饭焦的焦香和油盐咸香,已经非常足够!再夹菜反而觉得挡了饭焦的香味,菜汁也会令饭焦少了几分松脆,都不必了,饭焦就是饭当菜吃。

即便不算饭焦,我也举得煲仔饭的饭比电饭煲的饭好吃,难道是因为有油盐?婆婆说:“如果去农村,吃那种烧柴草大铁锅做的大锅饭,那饭焦更多更厚更香,饭也非常香……”可是现在农村也很少这样煮饭了。几十年前家家户户都这样煮饭吧?我想象中那样煮出来的饭好香,真不用多少菜来送饭。不过好像没怎么听说人怀念那个时代的饭?

继续阅读下文

菜头菜尾

本文主角是我婆婆。(每次写到“婆婆”一词,无论电脑还是手机,我都要考虑会不会引起歧义。不少地方这个词是“丈夫的母亲”之意,而我的意思是“外祖母”。顶多我下次写再啰嗦一次,囧。)

这段时间在家,中午基本上都去婆婆家吃饭。我觉得婆婆煮菜煮饭更好吃些。她乐意煮饭,有空就琢磨着做点什么好吃的。她也基本吃素,也炒纯素给我吃,这点很放心,不担心什么蒜头鸡精乱入。

她时不时和我讲,今天又以如何如何低价(1元2元)买了一袋菜;或者,某某卖菜的把“菜头菜尾”送给她。

这些菜头菜尾,不是烂的,通常是老一点,不少人买菜会把它摘下来不要,而婆婆多数情况下都不嫌弃。有时是一起买菜时,旁边的人挑出来,她问那人要不要,如果那人不要,婆婆就打包拿走。有时是卖菜的也认得她了,留着一些头头尾尾,非常低价卖或者索性送给婆婆。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