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nowyy

搬家未遂小记——竟然找不到比现住处更合适的?!

今天晚上与房东续签了一年租约,大半个月的搬家忐忑终于告一段落——没搬。

话说现在租住的地方,是当时还没到粤B城,在网上看了两三天,终于找到比较顺眼靠谱的。特意到粤B城看一眼实物,就此定下,连看第二处房源作对比都没有。想不到我现在人在粤B城,就找附近房子,竟然找不到比现住处更合适的,当时想来运气实在足够好。

从地段看,此处位于粤B城郊区,租金就较市中心便宜;从产权看,此方神奇在于有很多“土地是农民房(小产权),砖头是商品房”的房子,即有小区有花园的电梯房,长得几乎是商品房,但由于土地是小产权,房价只为商品房价的1/4,房租也就比商品房便宜。加之我租住之处位于高楼层,装修良好,家电齐备,与对面楼距离300米,视野几无遮挡,颇为开阔——按这条件,现有房租我觉得已经很值。所幸公司没在市区,同样房子如果在市区而且是商品房产权,房租大概要翻倍。

继续阅读下文

“满电状态”是一种什么体验?

答:被电得什么都不敢摸,甚至被自来水电到!

(年初一正午时分,终于又爬上来除个草,来吐槽去年冬天的“电”事。)

刚过去的冬天,切身体会“满电状态”——被电惨了!

最开始觉得不对劲是在住处洗手时,隐约觉得开水龙头后,手碰到水的瞬间有点麻,像被电到。一度以为是水冷冻手,细细感受几次后比较肯定是“电”不是“冻”,还怀疑是不是水管碰到电线啥的漏电。问度娘,说是因为人体带静电,冬天被自来水电到很正常……囧,活这么大从来没被水电过!难道今年自己“电”特别大?

更难过的是在上班时!

办公室门的门把是金属的,每次上洗手间去开门都被“噼”电一次,洗手间的门把也是金属,所以常常被连电两次!甚至我不碰金属门把,“推”开洗手间的塑料门都会被电!塑料不是不导电么……那阵子都快“触摸恐惧症”了,摸什么几乎都会被电!

还好中学物理还没全还给老师,不想被电就先放电给大地!实践证明:“摸墙”还行,而且和平时没带电时摸墙感觉明显不同——轻微的“吱吱”感,真的感觉电被导出去,通常摸3次后导电感才会消失!身上到底揣了多少电?快成比卡超了!……

继续阅读下文

洗衣机是出行幕后神器

短途出差两天,完全不像想象中的出差,感觉就是玩了两天。目的地是友好合作伙伴,为“认识伙伴”迟早要去,刚好对方有活动,就变成两日一夜的出差(游玩)了。

行程不足48小时,但换洗一套衣物加外套毛巾备用厚衣服等,住处容量5.5kg的洗衣机竟然不能一次洗完!真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洗衣机这堆衣服是不是要洗我一个半小时……

我一向不喜欢手洗衣服:手搓得酸还磨手皮,拧水特费劲,水容易溅到到处都是,大概率弄湿衣服……总之,洗衣机于我从来是刚需物品。

继续阅读下文

见闻“财务自由”的莲友有感

题记:见闻那些“财务自由”莲友的日常,我会想如果我“财务自由”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距离“财务自由”还有多远呢?好像遥不可及,可又好像已经看到它的影子。反正“人生大事”已经解决,“其他大事”,总会解决……(哦呀,你猜我要说的是什么人生大事?)

如题,加了双引号的“财务自由”,一是因为每个人对“财务自由”要达到多少金额的定义不同,也许和其中认为的“房子N套、想去哪里旅游就去哪里”的程度还差若干个“0”;二是我并没有问过他们是不是真的财务自由,一般不会聊这个,只是在我看起来,他们挺像财务自由而已。

一般认为,当“被动收入大于日常开支”,即不用“主动工作”也够钱花,就实现了财务自由。“日常开支”和消费欲望成正比,如欲望小,被动收入不必太高,也算达到财务自由。所以,加上个双引号,可能是真财务自由,也可能还不是。

1、那些“财务自由”的莲友

我想描述的几位莲友,大概年龄在40岁以上,孩子初步自立,工作上了年头基本很稳定(或者已经不用工作?),基本有房,生活简朴,吃穿花不了多少钱,反而在助印经书、临终关怀等佛教利他事业上,花很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

继续阅读下文

世界易脏,总有很多人从事“脏活”工作……

(这篇是几个月前在家乡写的草稿,现稍加修改润色后发布。)

中学时候,我就很关心垃圾处理问题,一度立志要从事垃圾回收行业(或环保行业)。现在估计不会从事那些行业了,好在我的工作对地球比较友好,算间接和环保沾边。日常生活中,我对垃圾和清洁垃圾的环卫工人会略多几分关注。可能正因此,那天我才注意到两位微笑着倒垃圾的环卫工人……

一、这是不是最令人厌恶的工作之一?

每天,我至少路过4次垃圾屋。几乎每一次,我都提前几米闭气,快步或快车通过,以防闻到半点臭味……可世界上有些人,他们的工作就是要面对这些又脏又臭的垃圾,而且不是一天一次,是整个工作时间都要对着这些脏臭——他们是环卫工人,以及一些拾荒者。如果说拾荒者尚且可能换工作而不必对着垃圾,那环卫工人则是受雇于国家来保持环境清洁。

对环卫工人,我一直心存敬意。环卫工作会不会是最令人厌恶的工作之一呢?至少应该没人特别乐意做环卫工人吧?他们日复一日地做好,使环境得以保持清洁。我打心底里致敬,我自问这份工作我做不了。

继续阅读下文

能放心托付家里钥匙的人

能放心托付家里钥匙的人,你的选择是近亲的亲属?但我在这个城市没有太近亲的亲属。

所幸,我有能托付钥匙的朋友。

而且,不只一位。

善哉,吾有善友。

 

 

你怎么又来了?

因为种种因缘,我又来到粤B城。

去有去因,来有来由。再次来,不代表当时离开错误。

我不后悔曾经离开,一些难题在当时难以解决;现在又来,是因为当时的难题现在都初步解决,甚或可以认为,若非离开过,便不会有现在的相对顺景。

离开的理由,去年写过,不妨以现在的心态,再写一次吧。

一、“吃饭”是核心问题,素食者的吃饭艰难你懂伐?

抓本质。这几年,精确说是近五年半,我的一切变动,都一定会考虑一个核心问题——吃饭。纳尼?不是满大街都是餐厅可以吃1个月不重样,竟然有吃饭问题?——如果你开始吃净素(无动物无五辛),并坚持1个月以上,你就明白我说什么了。

继续阅读下文

包粽子小记:脑比手灵活些许……

端午节前,在婆婆家包粽子。记忆中是人生第二次包粽子,第一次已不知何许年月。

叠好两片粽叶,折出一个角,放馅料,边上加粽叶,再加料,又加叶,差不多就折转粽叶,用大草绳绑好,便完成一只粽子。

馅料都一样,只要包出来,味道都一样。而粽子的外形足够体现高手和菜鸟的水平之分。如本人包的,整条粽子形状不那么常规:有的像骨头中间凹进去一点,有的像圆柱呆呆的;草绳绑成“五花大绑”,无甚章法,不留空隙让米掉不出来就行。大家包的粽子放一起,很容易认出哪几条是出自我手——丑得鲜明,认不出才怪。

婆婆说有人三片粽叶就能包一条粽子,而她需要四到六片不等。于是在我包第三条粽子开始有点熟手时,就琢磨怎样“用最少粽叶装最多米”:开始两片粽叶叠几分之几、要不要稍微斜交叉、装多少为刚好最大化?……该说这是商人思维还是理工思维?(婆婆说粽叶多粽子更香,所以多一两片粽叶说不上是纯属技术不好的浪费。)

又包几条后,我打起馅料的主意。手上包的素粽主料是冬菇红枣绿豆(还有一样地区特色食物不说)。我问“能不能放腰果进去?”婆婆说没试过。理论上放什么进去都可以:花生核桃巴旦木、豆腐豆干素肉、芒果苹果雪梨龙眼荔枝香蕉,甚至巧克力……婆婆说只做过素肉馅的,其他没试过。

突然看到两种思维的不同:婆婆年年包粽,包得公认好吃。她能保持每年不变的馅料水准,知道备馅料和包好粽子的多处细节,但几乎没想过放其他馅料做粽。而我嘛,才第二次包粽子,包得还挺丑,还没准备过馅料,就开始想怎样减少粽叶成本,怎样创新馅料……

和一位朋友说起“腰果粽子”,那位吃货兴趣相当大,喊着要吃。我说我只是想到,并没有真做。执行力不足啊亲!有想法加细致的动手能力才能做好事情!不经意又反省了一下。这次是快包完才想到,如果下次再包粽子,我肯定要试几种馅料,等我好消息!

回来搜索到某宝上有水晶芒果粽,度娘搜出有巧克力粽、芝士粽、南瓜粽等等。目测还不像月饼那么多元,姑且观望未来哪一年会有各种不常识馅料粽子密集上市……

带去的香必须烧完?谬论还要误导多少人……

“带去的香必须烧完”,第一次听到这个谬论是去年春节,和亲友一起去某佛寺拜佛,我特地带上一包新买的好香去礼佛。拿出来点三支香,有人跟我讲“带来的香要全部点完才走”,什么谬论!我说:“佛教没有这个说法。”只点三支,剩下的背回家。

今年清明,竟然又听到这个说法,祭祖时有人说的,因为人多当眼,只好从了,几位亲戚看着香多还帮我点了些。另一个原因,是这些香不是我买的,品质一般,不算太难闻也不算好闻,非要烧完我感觉相对没那么可惜,虽然也污染环境。

我已经知会过家人需要买香等我去买,她买的基本都不是好香。我明明才买一包,她非要另买我也阻止不了。出发前,我预感到可能又遇到谬论,但一年一度祭祖祖先连个好香都享受不到难免有点可惜,我就偷偷带上自己那包香去,点上几支,尽点心意。果真再遭谬论,还好先见之明自己包香早就放入背包,家人那包普通香烧就烧吧。

就我鼻子判断,其他亲属买的也基本不属好香。事实上,起码是檀香味而不是其他化学味的“合格檀香”并不贵,十几元有一包(半斤?没称),二十多元一包的已经闻着不错了。当然一分价钱一分货,贵无上限。一些劣质香大概也卖十元八块,甚至比合格香还贵,可惜消费者不识货,没闻过好香以为所有香都不好闻。

继续阅读下文

光头强主题公园?

路过电视看了几眼《熊出没》,看到光头强家里装修挺特别,周边又很多树……忽生一问:有没有光头强主题公园?

搜索得知,还真有,而且直接是动画制作公司华强文化做的,可谓“亲生”。单看图片,和想象中差别不小:主题公园看着树少,而且似乎走机动游戏路线,提供室内什么射击之类的游戏。按我说如果只是把普通的游戏套个动画角色的大纸板,放几个大公仔,还没算发挥“主题”。

我想象的是:光头强主题公园似乎适宜建在东北,因为动画中常出现砍树的情节,看着有些松树,还有熊,像在东北林区。然后按原样做一间光头强和熊大熊二的屋子,供参观游玩。园区主打森林野趣,开发一些用木头玩的小游戏,减少机动游戏,减少大型室内空间,增加小型主题木屋。如果做旅馆,最好不要做千篇一律的星级酒店,可以直接复制光头强和熊大熊二的屋子,或至少相近主题有特色的旅馆。若撇开动植物种类匹配,南方地区开光头强主题公园也可以。

我不是第一次看光头强,到这次才突然联想到主题公园。简单发散下思维,略有所得,随便写几句分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