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发现

有无洗衣机对冬天穿衣服的影响

有洗衣机的博友,是否想过如果没洗衣机,你冬天会怎样穿衣服?

也许只有在冬天手洗过衣服才知道个中滋味:衣服大件,又厚,湿了水很重,提起来费力,拧起来费劲。夏天洗衣服位置绰绰有余的大桶,冬天放几件就转动不开了——那就分开两次洗?啊……非要逼我坦白我“只求过水,不求洗得多干净”吗?已经洗了二三十分钟,耗不起双倍的时间和精力了……

以为熬过大学四年没洗衣机用的日子就苦尽甘来,勉强也“甘”过一阵子,毕竟在粤B城租房都特别关注是否有洗衣机,但有时实在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之前租住的地方,我又手洗了一年半衣服……

2014年7月我住到那个房子,有洗衣机,我每天都开“快速”模式洗,挺方便,就是洗衣机声音很大,怪怪的……到了10月,洗衣机坏了。房东贴了张纸条,说洗衣机老化,修了但不能多用,一周最多用3次——那不就是不能用的意思!(合租,和房东家人住一起。)

继续阅读下文

稍稍打开的厕所门

看到标题想歪的请自觉检讨,内文讨论正经事。

公共场所如厕,肯定会遇到一个问题:厕所有人吗?门关着看不出来,推门拉门万一有人又不礼貌,敲门多少有点尴尬……所以现在很多厕所门都设计成有个小口分颜色显示,无人时显示绿色无人,有人时显示红色有人。

这本来是挺一目了然的设计,但实际应用时却对这红色绿色不一定踏实——不少厕所有失维护,门栓损坏,关不上门,那明明有人也会显示无人;或者门栓被扭在另一边,外面不一定正确显示红绿色……诸如此类,单靠红绿色难以判断,有时不免辅以敲门推拉门……

某次在一家图书馆厕所,其中有一间,那扇门在无人时会稍稍打开一点角度,一眼就知道里面无人。旁边几个门在无人时都自然闭合,这扇稍稍打开的门可能是施工略有偏差的结果?能不能故意制造这种偏差,让门在无人时自然打开一点角度?比如10°就挺好,这比红绿色更一目了然。

好像跟门的阻尼有关还是哪里,失礼,物理知识还给老师了。就一个小观察小idea,简单一记。

车行道侧的垃圾桶

在上海松江大学城,看到马路车行道侧一排垃圾桶,被轻微不常识了下——垃圾桶不是通常在人行道上?

没有系统统计,印象中见过的马路垃圾桶,都设置在人行道靠车行道一侧。通常人行道比车行道高一点点,垃圾桶再贴近车行道,也不会放到车行道上。

松江大学城的这些垃圾桶是高一米多长宽约半米的敞口方形桶,同时出现多个,垃圾容量宽裕。垃圾桶前后可能有些停车,但感觉对行车停车影响都不大,而人行道会因此宽敞些——省了占半米的垃圾桶以及行人自觉远离垃圾桶的小距离。

虽然只是一米半米之差,似乎都人车都有利。挺有意思,简单一记。

小学校服质料

穿校服是不是你中小学美好回忆之一?于我,不是,夏天尤其不是。那东东是榨汗神器,穿上多榨几斤水无压力。另外它不失为锻炼中小学生毅力的好帮手——穿着它能淡定上课,毅力都不一般,祖国未来好栋梁!

以前不懂衣服布料,只觉得校服运动服穿着不如自己买的衣服舒服。多年过去,虽然校服还留着纪念,但水洗标已经洗没有了,不知道是什么料。

日前看了某小学一年级生的新校服,不禁要为它开篇博文吐槽。该夏季校服运动服衣料成分如下:

校服衫:聚酯纤维80%,棉20%;
校服裤:聚酯纤维65%,棉35%;
运动衫:聚酯纤维65%,棉35%;
运动裤:聚酯纤维100%。

继续阅读下文

对比圣诞节,中国节日“饰物标志物”少?

圣诞节,到处见到圣诞老人和圣诞树,似乎很平常,但如果一个地方“只”在圣诞节才出现如此大量的共同标志物呢?

如此不常识感觉来自随处可见的圣诞饰物:我公司一年所有节日都没有特别装饰,偏偏在圣诞节贴了两个圣诞老人像,还挂了些彩带。

公司所在的大厦,也是除了春节放盘年吉围些年花,其他节日都没见到任何布置,却在圣诞节前布置了圣诞树,还放了个假雪人,门口也喷了圣诞老人像。

我吃午饭的“饭堂”,也在墙上窗边贴了圣诞老人像和一些彩带,圣诞那天,打饭菜的工作人员竟然顶着热天戴着看起来挺厚的圣诞红帽子!何以是“顶着热天”?今年粤B城冬天不太冷,圣诞那天也偏暖,而且打饭菜的地方常年热气腾腾,工作人员冬天都穿短袖,戴着红厚帽很不协调。

公司附近其他建筑物,很多也在显眼位置布置了圣诞树或圣诞老人等饰物;上班路上见到其他大厦也有布置,尤其是圣诞树,好像比气派般一棵比一棵高,其最甚者目测有四层楼高!

“节日气氛”乍觉“看不见摸不着”,其实都在一点一滴“看得见摸得着”的饰物中体现。中国节日气氛又如何呢?想来“食物标志物”有若干,譬如元宵节吃汤圆、端午吃棕、中秋吃月饼,但“饰物标志物”还真有点缺,顶多是春节放盆年花年吉,挂个灯笼,其他节日的“饰物标志物”都不算明显。

对比圣诞节的圣诞老人圣诞树和春节的年吉灯笼,其比较大的不同在于“购买方便及便宜程度”:圣诞饰物丰俭由人,可以很烧钱复杂,也可以很简单,去超市买几张圣诞老人圣诞树贴纸一贴就是,不费多少钱;而春节年花年吉,买起来相对麻烦,价格也较高,灯笼不是随便有地方挂,平面灯笼贴纸好像也有,但不多见。

当然春节是一年最大的节日,多少还算比较有气氛,和圣诞比气氛可能看不出什么区别,试想端午和中秋又如何?

这两个节日有典型的“食物”,也有比较共同的“玩物”:龙舟和花灯,但“饰物”不明显——好像没见过人做几层楼高的粽子饰物,也没见人做个龙舟饰物、超级大月亮等饰物应节,感觉这两个节日看得最多是粽子和月饼广告。当然,有些地方赛龙舟、猜灯谜,也很有节日气氛,但这毕竟只能发生在局部区域,比起到处都见到相关饰物的圣诞节,还是感觉圣诞节的节日文化更强势些,这就是“文化软实力”吧。

“饰物标志物”是传播节日文化的最方便方式?“食物标志物”有没有办法做得更有“气氛”?暂时答不出来,留着啰,也欢迎看官高见。

弹出窗口

弹出窗口的主人们,
肯定知道多少上班族开了小差。

弹出窗口的员工们也开小差吗?
弹出窗口的主人们也希望员工开小差?

不是说专心才能做好事情?

他们希望人专心,
还是希望人分心?

“亲鼻”嗅到

这是昨晚临睡在床上突然而来的无厘头问题: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亲身”体会等的说法,按人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却没有“亲鼻”嗅到之说,咦,为什么没有呢?搜到这个不常识问题在百度知道上早有人问过,但没有理想答案。

还有,口部,通常说“亲口”尝过、“亲口”说出,好像也有“亲嘴”说出这个词?但“亲口”和“亲嘴”平常用法显然不同,何解?

扛死猪

很奇怪的缘分,我在我家附近和公司附近的三处地方见到扛死猪……

首先是离家比较近的地方有一猪肉档,有时早上去佛寺迟大到就会看到一辆货车运死猪过来。(为什么这里用“死猪”而不用“猪肉”一词?因为那是整只猪,还没被分块切成猪肉。)有一个男的,双手提着死猪前腿,把死猪扛在背上,从车里搬运死猪到猪肉档门口。运死猪的货车和一般货车的区别是有两个铁栏小窗,当时货门开着,看得见货箱内还挂有其它死猪。

离家里远一点那间猪肉店,则是某次放假回家,赶早搭车,绕去平时不走的那边,刚好看到类似的把死猪从车上扛到店里的场景。

又,某工作日午饭后,走回公司,路过一个菜市场,竟然又碰到扛死猪……

印象中感觉在这之前,我从来没见过扛死猪的画面,首先去菜市场买菜的次数就不多,也不会一大早和中午去。不过在这几个月连续在这三处地方见到扛死猪,算是有点高概率?

扛死猪,车里还挂着好几头死猪,在还没吃素的人看来,这是新鲜好吃的画面?

困了累了,喝XXX?

搭地铁经常看到两个提神饮料广告,其中一个的广告词是“困了累了,喝XXX!”某日加班,又在地铁站看到这个广告,突然深发感叹:困了累了,应该赶紧睡觉,而不是喝提神饮料……

还有一个饼干广告,描述一个小孩很听话,早上起床后会自己找饼干吃,由于饼干有营养,所以妈妈放心,广告最后是小孩亲切地说:“妈妈,你以后就可以多睡十分钟了。”唉,看似温馨的广告,岂不是道出现代人连多睡十分钟都觉得很难得很宝贵的缺睡眠苦况么?

“忙”字者,“心亡”为“忙”。五月初外出请假了几天,然后整个五月几乎每天加班。因为请假减掉的工作任务量其实比正常速度完成的要少,也就是说其它时间要补回更多,效率提高不了,只好补时间,但补了时间,睡4、5小时又睡眠不足,影响白天工作效率,恶性循环,疲惫不堪,甚至真有点心脏不舒服,心慌慌的感觉。

继续阅读下文

叫人

过年,见到不少小孩,大人叫他见到长辈要“叫人”,小孩不叫,倒不是不说话,但就是叫不出长辈的称呼。

其实这一幕何其熟悉,我小时候也是这样,不喜欢叫人,该说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有些时候叫人很别扭。譬如去到婆婆家叫人,是被长期长期提醒而叫的,只要一不叫或叫漏一个,就会被提醒。虽然也知道这是为了礼貌,但依然骗不了自己的别扭感。回自己家是不叫人的,总觉得叫人好奇怪,不自在。

于是突然觉得不常识,何解“叫人”会令小孩这么难开口?我自己觉得别扭?

面对非亲属,譬如同学、或去到佛寺见到同修,明明很自然就喊名字打招呼,何解叫亲属就奇怪?

会不会,我潜意识觉得面对亲属,“打招呼”就是奇怪的行为?因为太常见到?而不太常见到的亲戚,因为每次叫人都是长辈使叫的,潜藏的叛逆心理,就是不按长辈叫的做?

暂时还想不通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