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碎言岁语

当电脑相当于半个人脑时

如题,倒不是要讨论什么人工智能,而是电脑一个极常识的功能——储存。

现在的电脑,是 2009 年寒假所买,2013 年换了 1TB 硬盘,算上我 2004 年之前就有常用电脑,电脑已存有我 13 年以上的东西。不敢想象丢电脑的情况……

若说一些资料、动画、影片尚且能在网上找回,那自己亲手拍的照片、和友人的聊天纪录、亲手写的设计的一些东西等等,如果丢了,就永远找不回来了。

所以,我从来都很有危机意识:只要电脑稍有丢失的可能,我都感到不安;以及,我总是很警觉地保护好电脑。

1、历史上的“护脑”

大学时,对电脑安全的不安常浮上心头。因为时不时听到宿舍失窃事件,宿舍的门锁简易得似乎对擅长撬锁的小偷毫无抵抗之力。

继续阅读下文

大收拾

早有计划,辞职后,要彻底大收拾一次自己的物件……

高中毕业后的十年间,我基本没在家里房间“长住”。大学毕业后虽然有过两次在家较长的时间,但心态不安定,也收拾不好东西。何解?收拾,要取舍、整理很多东西,如果前路迷茫,什么东西该舍该留就会没谱,未来什么东西常用少用该放哪里也会没底。

我家面积挺大,但我的个人物品基本只集中在我房间,不分在其他空间,因为强烈的隐私意识,也因为家中布局和人的成长变化不尽协调等。我搬回来之前,我房间所有柜子几乎都满了,连外加的几个胶箱纸箱都是满的。自粤B城搬回,又有好多东西,客观上不得不收拾。主观上,这次回来,比毕业回来,以及比2012年底低谷回来,自心从容了不少,比较充实,未来方向稍明朗,我愿意花足够时间,慢慢收拾,也从中温故知新。

继续阅读下文

九年没在家过生日

今年生日恰逢周六,将回家过。稍想来,连续九年没在家过生日了……

2005年,高三生日,在家过。

2006-2009年,四年在大学过生日。

2010年,毕业后,11月初来到粤B城,这年生日我妈过来,在她朋友某位阿姨的店铺吃饭。

2011年,11月初从西藏回来,没回家。我妈有没有过来呢?囧,不记得了,文字和照片都没有,那天顾着写博客了?好像来的概率大一些。

继续阅读下文

各种神奇缘分的五一

看官看官,请容博主慢慢道来……

话说从粤B城回家的车,最早一趟车是7:x0的,从家到车站,时间上本可从容应对。但刚好受托今天去佛寺做点小事,又些许耽误到6:30才离开佛寺。理论上,赶上7:x0分的车,悬……

下公交后夹步快走,刚好去到车站就听到“去往XX的班车即将发车”的广播声——飞奔去售票口,竟然排着长龙!遂立即掉头奔去检票口,问可否上车后补票,检票大姐说不可。

刚好,检票大姐旁边站着的小伙子说可以去咨询窗口补票,于是我又立即掉头奔去咨询窗口,咨询窗口没人排队!问窗口靓女可否买立即发车的XX趟车,售票处排队太长赶不上,靓女说可以!就立即买到票,立即上车!

(插播:对比清明假期从家回到粤B城的车,司机竟然开错去了广州南沙!这次买票坐车是幸运得神奇了!)

继续阅读下文

曾经的书法老师

一周前就想写这篇博文,压着不写是怕某个惊喜穿帮。惊喜已到故,可以写。

你以为我要写感谢恩师之文?非也!我是非常遗憾学书法跟着那样一个老师!

话说小学二三年级时,报读少年宫的书法班。书法老师怎样教写字容我稍后说,先说毛笔,写字大前提之物。那老师根本连用毛笔的基本方法都没教!一支新毛笔,开盖直接蘸墨水!用完直接用原塑料盖盖上!下次使用再直接蘸墨水!

前阵整理家中旧毛笔,看到有几支就蘸了点笔头墨水,就没再用过。想起曾经买过些毛笔,按那错误方法“开笔”,有时笔总是很硬开不软,好像还曾经硬来弄坏笔。总之工具不好,写不好,很影响练习热情。

继续阅读下文

拆“利是”

广东人叫“利是”,即红包。

从小,我收利是就不喜欢看里面有多少钱,表妹倒是会撑开利是口瞄两眼。其实有时家长希望我看看利是有多少钱,好让她回一样的金额给对方的小孩,我索性给利是她看,我暂时不想看。

过年后一堆利是统一拆,哪封利是是谁给的已经搞混,虽然金额不同,但都是对我的祝福,我都平等对待,不会看到大额就开心,小额就不屑。

忘记从哪一年开始,我每拆一封利是,都伴随念一句“谢谢,祝身体健康”。拆下来的利是封也好好收起,个别会被改良做铅笔套。信佛之后则是边拆利是边念“南无阿弥陀佛”。

今天拆利是了,所以“碎言碎语”一下。

Snowyy.com,你乖……

Snowyy.com,你乖……

写博六年半,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即将到来?否则何以我更新慢之又慢呢?但七年之痒通常用于形容恋人,我和你是恋爱关系?你是我创造出来,不是母女关系?而你又任何时候都陪着我,随我任性,懂我心思,不是闺蜜关系?……

六年半来,好几次长时间不写博,你见怪不怪了吧?最近一次,三个月,你知道,我因为某件事很伤心,佛七回来稍微恢复,不算太勤写。中短期内,也不打算太勤写。

请容我先岔开话题。你前辈Snowyytree.com,我打算今年8月域名到期就不再续费,即是说我放手这个域名。我觉得,她的任务——帮我保鲜英语,已经终结。

你记得吗?2006年高中毕业的暑假,当我想申请域名建博写博时,Snowyy.com你在别人手上。我对.com有执着,不要.net或.info等,就买了Snowyytree.com,时为8月19日。但我一直心系于你,你才是我真名元配。到2007年9月1日,好在你上一任主人放手,我终于抢注到你。550元贵了点但很值得,否则何得相伴至今……

继续阅读下文

重看《天才麻将少女-咲》观后感

《天才麻将少女-咲》外传“阿知贺篇”本周出到第11话,想当年追本篇追得不亦乐乎,但这次看外传却发现本篇剧情忘记得七七八八,在不记得本篇热血和百合的情况下看外传亦味道减半,故于日前全部翻煲,较当年有不少新感受……

博主我现实中对麻将毫无兴趣一窍不通,当年看此番乃冲着百合和声优而去。查得资料,2009年4月新番,我大三下学期——一个想起都觉苦涩的时期。其实尚可,至少比大二下学期稍好。每天重复着上完全不感兴趣的课,一下课就飞奔回宿舍,看动画看纪录片看日剧写博客。真要考试复习时,亦要在电脑旁,开着动画音乐之类,才能镇住反抗情绪去看书……所以在我对《天才麻将少女》的些许回忆里,有零星是伴随我考试复习的。

当时看片的心态?微细回忆捉不回来,但大概亦离不开羡慕人家才能,羡慕人家出生在日本,有好的社团气氛,有全国赛事,有合宿,羡慕人家面红心跳的百合……

继续阅读下文

奇多圈与世博会

(【2010.9.29更新】自从想到要写篇关于这圈圈的文章,就一直想着这圈圈叫“奇趣圈”,搜索过似乎记忆无误。但博友jacques说这叫“奇多圈”,猛然想起自己以前似乎也叫“奇多圈”,进而想起零食全称是“奇趣多”,这个关键词搜出文章多得多,百度百科也有。记忆半误了,遂更改文中字眼。)

早前极偶然找到眠藏角落的“奇多圈”,正好打算在世博游记提到它,还以为没实物照片要费番唇舌描述。

奇多圈

不知认识这堆奇多圈的同学年龄下限是多少?地域有多广?

继续阅读下文

冰皮月饼官配是蛋黄绿豆蓉!

我主观认为:自冰皮月饼流行,只要兼有“馅软且致密”和“圆形或方形”两特征的饼,在每年中秋时节皆可被称为“月饼”。为吸引被传统月饼腻到的胃口,商家把各种质软致密的馅料塞入月饼;甚至连饼皮也不需要,譬如昨天新闻看到“红豆XX糕月饼”(桂花糕?椰汁糕?),外行观之,只是把一道茶楼糕点做成圆形,再印上月饼花纹而已。

维基百科提到有款巧克力月饼,但它只是月饼形状的巧克力,而不是用巧克力做成的月饼。个人认为,巧克力不“软”,所以不该称为月饼。但定义在人,或许以后会出现松脆(不软)、蛋糕状(不致密)、三角形八角形(非方圆)的月饼?

今年市内几家饼店都推出冰皮月饼,而且10元2个!(当然是小版。)不在家里过中秋四年,记不清冰皮月饼是突然降价还是四年渐降,最初看到广告牌还以为看错。

第一次吃冰皮月饼是小学三四年级时,我相当清楚记得月饼牌子是“广州白天鹅宾馆”!此后再无吃过白天鹅宾馆的冰皮月饼,大班冰皮月饼也非常正,但依然未能超越“当年味道”。不知是白天鹅出品的确了得,抑或是“记忆调味料效应”(本词杜撰)?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