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教育

文化程度低与违法犯罪

某日看新闻,看到“犯罪人员普遍文化程度较低,法律意识淡薄”字眼,忽生一惑:为何文化程度低容易违法犯罪,为何文化程度低容易法律意识淡薄?

首先结果上,查到的一些资料是显示出文化程度低的违法犯罪率高些。我未及详细核实相关资料,不过这个结果与日常感觉相符。同时也有资料显示公务人员群体的违法犯罪率也不低,诸此高学历违法犯罪也不少。这个展开是个大话题,可以首先找些数据看看各种学历的违法犯罪率,各种类型的违法犯罪率对比,再深一点找来全球的数据论文等都深入研究,如此之类做工夫的空间相当大。限于专业水平和时间精力,我只稍微说下一些粗浅想法。

文化程度低,可能初中毕业或小学毕业这样,但这不代表智商低啊,有起码的法律意识,应该不需要多高文化程度或者多高智商?而“起码的”法律意识,大致是国家有法律规范,违反会受到惩罚。一些特别重的恶行可以从小教导熏习不可为,如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之类。法律意识可以从幼儿园就可以教导,可以用小孩子懂的逻辑,不一定说得多复杂。譬如法律就像个大规矩,人人要遵守,像小孩子要遵守课堂纪律,不遵守了要罚站,而不遵守法律的惩罚会大很多。然后到二三年级应该可以涉及重恶防范教导了。

继续阅读下文

“推倒”词源?——《牡丹亭》

《牡丹亭》第十二出《寻梦》有云:

【品令】他倚太湖石,立著咱玉嬋娟。待把俺玉山推倒,便日煖玉生煙。捱過雕闌,轉過鞦韆,掯著裙花展。敢席著地,怕天瞧見。好一會分明,美滿幽香不可言。夢到正好時節,甚花片兒弔下來也!

“推倒”何意?请参见百度百科。本以为这层引申义来自日文,如此看来是自家所出。是否有更古出处暂不得知,且抛砖引玉期待高见。

我手上一本《牡丹亭》的编者认为:《惊梦》、《寻梦》两出的语言之华丽更是令人叹服。虽不确知这种观感是否普遍,但毕竟这两出是戏肉,汤显祖叔叔多花心思用词遣句也不出奇。

高中语文课本节选第七出《闺塾》,讲“贪玩女主vs迂腐老师”。语文教学不是应该选语言最优者?

是因为这个主题更适合高中生?抑或《惊梦》、《寻梦》个别用词与场景有限制级之疑虑,却不能屏蔽之,便弃用?

如果幼儿园就学创造学……

选修创造学真让我受益良多,据说很多高校也开始重视创造学,把它作为选修课或必修课。创造学受重视我固然很开心,但也有一丝伤感,怎么大学才开始学创造学?!

之前看过一些资料,说中国的教育让记忆力旺盛的小学生去解复杂的数学题,让思维力旺盛的中学生狂背英语……

似乎创造学亦如此……

创造学教我们要摆脱一些条条框框,例如要敢于把太阳想成三角形的——那为什么在我们幼儿园时又不让我们那样想呢?!在我们最有想象力的时候把这种能力扼杀了,多年后又拼命找回……

唉,如此倒置……

得到了学习方法,又会失去什么?

导员在开会时说:“很多同学说‘我们学的东西没用’,其实我们学的东西确实与实际脱节,但我们学的是一种学习方法!……”

类似对白大概很多学生都听过吧,我也听过不只一次了-_-但这次别有感触……

“为了学习方法”——这到底是真理呢,还是维护陈旧教材的藉口呢?

也许在长期的应试教育下,中国学生都练就了一套学习方法——非主动的;都有思考能力——非积极的;都有自学能力——非自愿的……

创新能力呢?有!——残存的!

(也许是放假玩久了,突然又要对着那沉闷的书,有点牢骚吧。那“非主动、非积极、非自愿、残存”几个词是一下子在脑中弹出的,似乎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