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环保

断舍离与买买买与垃圾围城

二九天暖如春,趁早洗邋遢。日前大扫除,总体比较轻松,毕竟去年7月超大收拾和扫除后,建立了新收纳秩序,东西不乱。不过,每次打扫,都感叹自己东西好多。

扫除完那天晚上看了些关于收拾房间、收纳东西的帖子,观点多数都围绕“减少东西、合理收纳”展开。特别是“减少东西”,新潮词叫“断舍离”,引用度娘两句:这是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推出的概念;随着图书的畅销,“断舍离”成为时尚新词,意思是“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弃多余的废物,脱离对物品的迷恋”。

自我评价,我在不随便买新东西方面做得比较好,而在舍弃东西方面还不那么容易舍。7月大扫除后写了篇《大收拾》,分享了一些感想,本篇不多展开。

与适合大扫除的温暖同步者,是北方跨年的雾霾,而日前,广东也沦陷了,在珠三角也能依稀体会到河北人民的疾苦。“杀到霾身”,我刷了不少雾霾新闻,顺便看到篇《垃圾围城:比雾霾更触目惊心,我们都无处可逃》。这是扫除那天晚上的事,看完这些我才看收拾房间的帖子……

继续阅读下文

好水?

国庆赶在台风吹袭前游粤西,海滩去了两处:茂名第一滩和阳江海陵岛,美点不少,槽点亦不少……

茂名第一滩,沙不算白,水不算清,虽不收门票,但如厕洗浴都收费,整体感觉比较粗放。又停车计时收费,本也平常,但遇着大客流的国庆,大多数车都在傍晚时分离开,刷卡计时付费就形成拥堵车龙。10/20/30元三档停车费,如果在进入停车场时统一收20元(或按车型收取不同),车辆离场时应该可以一路畅行,会否更好?

相比较,阳江的海陵岛各方面都完善很多。保利在此处似乎扮演了城市运营商的角色,整体定位、规划、开发、运营等,比较规范有序,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恶性竞争,所以也就直接冠名“保利海陵岛”吧。

此处海滩名叫“十里银滩”,水清沙幼,浪凉风暖,天清地洁。又胜在,早上人还不多。踩踩干沙,踏踏湿沙,冲冲脚丫。边走边念着佛号,挺舒服。

继续阅读下文

会いたかった!青空!

久不更新,忽来个日文标题?生硬翻译成中文是“想见你!蓝天!”——意境有欠。

《AKBINGO》的片头曲是《会いたかった》,多看入脑。抬头面对5个月没见的大片蓝天白云,脑中自动循环“会いたかった,会いたかった,会いたかった,YES!君に……”(表情请自行脑补。)

5个月没见,夸张?记错?嗯,确实有过蓝天日子,但或蓝得局部、或蓝得时短、或蓝得偏灰,我对过去5个月的天空颜色印象几乎只有白色。那段时间在写川藏骑行记,桌面也自动换着泰国和尼泊尔的照片,看着以前照片里的蓝天,对比窗外白花花的天空,唉,所谓社会发展工业发展,却连看蓝天的视觉福气都没有,岂不叹哉。

但近几天,尤其稍前在粤A城很市中心的地方也看到漂亮的蓝天——不是传说粤A城几乎看不到蓝天么?原来还是有的!回家后,依然连续大晴天大蓝天,人说又热又晒,我说很好正好补阳气!热出一身汗很舒服。更重要是,蓝天,好蓝,真的蓝,盛夏的蓝天蓝得不一样,天空更高蓝得更通透!一直觉得不好看的街景在大蓝天下也多少顺眼些,蓝天背景太重要!

让我挑剔的是如此难得的高质量蓝天,我始终觉得不如泰国见过的蓝天。咦,继“外国月亮特别圆”之后,也可以有“外国天空特别蓝”之“偏见”?

《净土》杂志2012年第5期环境伦理专题文章摘荐

忽而距离最后一次上班已三个月,期间与世间大隔小隔,心已出世身未出,不得不考虑未来工作。曾经感叹找个不犯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的工作好难,后来觉得虽然少但总会有,且慢慢物色并请求佛力帮助。按我意愿,真想创业做老板,感觉只有做老板我才可以自主控制不妄语不饮酒不过分忙碌不无谓应酬,以及按照佛法处理问题……

虽然八字尚未有一撇,但我还没开始创业就没有了创业家“似乎”该有的雄心壮志——我不认为自己能多大程度改变世界,但工作生活都随分随力践行佛法,期以身作则净化一方国土、一方人心而已。

如果说事相的五戒尚不难持守,那不想犯抽象的“贪嗔痴”则更难做到,但就一个“贪”字,足以令我自判无力改变世界,只能随缘净化身边最亲近的人事物……

想我初二学化学时就立志从事环保行业,小方向是垃圾回收。我很记得我当时的逻辑是:如果垃圾都能很好地回收再用,那丢垃圾时就可以无后顾之忧了。

继续阅读下文

不开冷气一房三人组

天知道我去年旅行积了多少风寒,今年春天几乎一直感冒,到夏天则前所未有怕冷。幸在我艾灸兼拔罐之对治下,现已大有好转,起码坐地铁不像4月要外加长袖。但自知积寒仍厚,故甚珍惜这个夏天,养阳驱寒,尽可能不想吹冷气。

幸在诸佛诸天关照,在我长时间逗留的两处空间——办公室和睡房,都让我遇到不依赖冷气之人!

先说办公室,我坐窗边,朝东,通风,整个空间对流亦颇好。打这行字时正在傍晚7点多的办公室,风扇都不用开。下午暑热亦开冷气,但温度适宜,我离冷气最远也正好。

而在睡房,能凑齐睡觉不开冷气之人大概比凑齐上班不开冷气之人更难?夫妻都不一定意见一致。但天作妙缘让我现在房间齐集三个在冷气问题上意见相同之人。

继续阅读下文

何解厕前冲水?

厕后冲水乃常识,言则厕前冲水为何?做了二十几年人,却到最近才发现此情况在我身边高概率发生。

若果偶然见前面如厕者没冲干净而为之,则可以理解。但明明厕所很干净,而且水箱肯定有水,何以如此?

哎,偶然想到佛教的“共业”观点,真觉得现在人类水污染吵着喝水都有毒真是活该:人不爱水,水不爱人而已。不惜福,自然没有福报……

看数字按电梯

不少高楼大厦,都有两部电梯,乃至更多。若两部电梯系统没有联通,则经常:电梯来也人内去,电梯又来人已空。真个是:上上落落浪费功!

是故,很珍惜地球电力资源的博主,每次按电梯,都看看数字,只按快到那个。既节省电梯白白上落或刹车之电,也节省白白开门时他人等待之时间……

包住宿与餐具

同学讨论签约公司,时会提及“包住宿”——这个词会引起Snowyy想象不适,不过此人认为即使和老公也要分房,独行意识甚强请理解。

Snowyy还想象:如果自己做老板,最不愿意做的事之一即是安排员工住宿,因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念,而且公司多份管理住宿之人事物成本……宁愿多发工资让员工自己解决。

但随后想到:住宿不一定要亲自管理,可以“外包”给专业公司。社会分工,工专其攻,更利整体效率。“求职公寓”如果和特定公司合作,大概就会变成那种“外包”模式。

脑神经突然跳转到餐饮业。提供清洁餐具和提供清洁食物同等重要,但前者似乎是件麻烦事?耗人工、耗洗洁精、耗水,耗电消毒、耗空间储存……所以也出现了洗盘子“外包”,但目前依然是一次餐具更普遍……

且慢,如果“一次餐具比自家洗盘子成本低”,何以不是所有餐饮场所都用一次餐具?既然两种餐具形式并存,推断在不同餐饮规模下两种形式成本“各有其低”……?

搜索成本对比资料未果,但搜到篇“快餐店纸餐具使用状况”调研。原来洋快餐原本以外带快餐为主,使用纸餐具为便携,但在中国本土化为即食休闲餐厅,纸餐具便携性不明显。文章有采访快餐业人士,有认为使用循环餐具影响服务速度,但也有认为不影响……

文章也提到纸餐具成本低,但仍未解“是否对所有餐饮场所成本都低”之惑……

以上,两个看似不相关之事物被此外行联系起来,多显孤陋,还请内行人士不吝赐教!

“管他全球暖化”

寒假某次,与祖母及表姑妈去超市途中,她们聊起有新科学研究发现全球暖化与碳排放无关,美国佬却借题发挥欺负中国……

当时顿然一阵烦心起,大叹又两个无知妇孺!本不愿费唇舌解释,但那些天我刚看过梁文道在《开卷》讲此议题,又正参透得“如情书般表达”精神——因为两个老人家不知道才需要你这大学生解释嘛!于是……

我放慢语速说:“关于这点,的确,有科学家认为,全球暖化与碳排放,是无关的……不过,大部分科学家的共识,都认为相关……”

两个老人家“哦……”了一声,理解力似乎比预想中好。话题本可就此打住,但我口比我脑更快脱出后话:

“即使,全球暖化与碳排放真无关,美国佬的确在欺负中国,但也不可以因此认为‘那我们为对抗美国佬再排放多点吧’……其实,管他全球暖化,最关键是我们的身体健康。譬如旁边的汽车废气,即使和全球暖化没有关系,但我们吸了对身体不好,你们说是吗?”

两个老人家又点头认同,随后话题竟然转到家电节能讨论!

兴许是写博多了对文字较为敏感,我发现有些人与老人家讲话很容易不耐烦,语气用词亦不甚悦耳。以前我也认为与老人家讲话是麻烦事,现在则视之为一个表达挑战游戏,若表达被理解就颇有成就感。

最后要说明下,我本人很关心全球暖化等环保问题,但在与老人家对话的情况,与其解释一堆海平面上升等严重世界问题,还不如着眼于最基本的个人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