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驾驶

练车

“有本龄无驾龄”说的就是我,已经从 6 年证换了 10 年证,但开车里程都不超过 100 公里。几个月前还不足几十公里,这段时间在家,断断续续练车才开了些路。

之前必须老豆坐旁边才敢开,前几天终于能够自己一个人开上街。当然还说不上熟练,主要短板是不熟路和不够熟停车。

有一次回到老豆公司,正准备停车,但位置差一点点,得多来回几次,刚好有另一辆车过来,只好呼唤公司同事来快快停好车,毕竟不好耽误别人的时间。

开在路上,觉得自己对这家乡的路太不熟悉,战战兢兢怕走错线,怕违规。还没试过走生路,即还没试过靠着导航到处走。

继续阅读下文

行政效率?

Snowyy愚钝,想不透一个问题:电脑联网的数据库,数据更新不是即时的?

事关先日,着手办理驾照迁入手续。第一回合,被告知“省网”上有我资料,唯欠考试成绩,办不得。于是打电话请教练问问车管所,得到的回答是“要亲自去办”。

要等回校,再去车管所,问完后邮寄驾照和身份证回家,由家人代办,办妥再寄回……条件反射出一系列动作,太麻烦!当然要尽量避免发生!

由于教练已给答复,也不好意思问他车管所电话,遂,自己查!上网查到两个,都打不通。结果诸位猜怎样?全靠邮寄驾照的EMS信封!上面印有号码,但也不通,我搜索那号码,得到另一个号码,这才打通了!(Snowyy遂有教曰:勿要随便丢弃貌似不再需要之物。)

呜呼,网上那些ZF网站不仅设计不甚佳,内容也不恭维也!

继续阅读下文

“友情价更高”

哇哈哈,路考pass!我是合法司机啦!!

话说今早路考完,即群发喜讯普天同庆。有只叫“米共同学”的人愿意做我乘客同时希望不要收费。

咦,不是有句话叫“友情价更高”?——如是回复之。

考车若干事记

上周金曜过场地,侧方停车,脚震犹记省。叹考牌艰难,当记小心驾驶,勿使证还!室外寒风练车,一轮月盈亏,终于告终,个中数事,浅作小记……

其一,谈资。

考倒桩后,通过者讨论“过关诀窍”,一再重复扭转乾坤之瞬间,概因尚有不过者在场,当要传授经验。而当不过关者退场,及至其后数日只有过关者在场之场地练习,话题依然持续。

既已考完,为什讨论?即使总结得黄金法则,于己于人已无用……是否可由此推测人有“事后诸葛亮”倾向?

其二,抽题之缘。

场地中,百米加减档和限宽门,因车速快有一定练习危险,加之抽考概率低,教练几乎没让练。

某次教练考试,过关者方可“进阶”练此两项。当时我出小错,未能练上,虽现在说此话颇显马后炮,但我的确想既然无缘练习就不会抽到,淡定。当时进阶者A,场地第一次没过,补考抽中百米加减档,此乃命运?所幸她考过了。

其三,“诅咒”。

考倒桩前,B开玩笑说C过不了,结果C过了,B两次都没考过。

考场地前,D开玩笑说C过不了,结果C第一次没过,第二次过了,D两次都没考过。

继续阅读下文

鼓气桩考

昨日说考未有考
今日临考终声响
明晨早起比朝阳
六时集合赴驾场

候考之时,肌肉颤,手脚凉,冻的僵抑或紧的张?一面包,一豆浆,概未供得血气通畅。

古人有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其衰竭之因,概是心头大石当放不得放,蓄势之箭当发不得发,一鼓再鼓,身心劳苦也。

劳倦厌厌,却脑现“古”怪之句,掸以为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