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拜粤B城

题目有时差,已经跟粤B城拜拜一周了,本篇记记流水。

话说6月头递了辞职信,希望做到30号,和工作中结识的好妹妹Y妹一起走,珍惜和她最后做同事的时光。公司初步批复后,我就正式告诉学习班的师父,希望师父代为宣布我要离开之事。然而师父希望我留下,到端午假期仍未在班上宣布。我在班上的职责需要一些交接,虽然我在半年前就为自己可能离开作准备,但依然希望不要走得太突然。端午节后,距离我离开剩两个周末,四次课,师父还是没在课堂上宣布,倒是告诉给几位老莲友,希望他们一起劝我留下。于是,那次课间休息,莲友问我是否要走,我说是。当时酝酿着临下课的“告别措辞”,如此间接宣布,亦省了些许心神。我简单说明事情后,有莲友理解,也有莲友极力劝我回心转意留下。

回想2013年秋,我再次来到粤B城,因素有若干,其中一点,是师父说“法缘在哪里,人就去哪里”。现将近三年过,却感觉无力再为学习班服务了。

2014年春天之前,我大致负责资料整理;春夏之交,师父主担佛事,委任我在课堂上分享;同年秋末,上课改为周末两节,从那之后,基本上我周末的安排都是“上午佛寺做义工,下午预习,晚上佛寺上课”。时间紧凑,于我打好净土理论基础固然有益,可是,我发觉自己撑不住这般强度了。平日工作用脑强度大,周末早上不能睡懒觉,午觉也不能多睡,不太有“补眠”机会,总感觉很累,休息不够。于是渐渐,佛寺早课我做不了,先是退化到做半小时多的简易早课,去年还有精力尝试背《楞严咒》,再后来,不得不彻底放弃早课,连早餐都基本吃到最后……有时,累得连念佛都不太念得出声;精力不够,预习也自觉不够深入;去年参学请回的法宝,很长时间我一页都没空去翻……不得不反思,此般生活实不可持续,太累,不能自利,也不能利他。

此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则事关“安身立命”:去年粤B城房价如火箭飙升,我愈发觉得在这个城市安身立命成本极高,会耗费极多时间和精力。周末两次往返佛寺生活模式的重要前提是“住得离佛寺很近”,所以我要么继续和人合租(现状即此,但这不可能长久),要么独立租。独立租谈何容易,周边基本是普通住宅没有单身小户型,租金高,即使走远一点,要找个“采光好、通风好、没蟑螂”的价廉物美房子,也颇不易。而一旦走远,我早上去佛寺吃早餐,以及周末往返佛寺,就不方便了。

从时间上看,如果我拿不高的工资,大致还能保持周末双休,平时工作40小时不至于太多加班,勉强能保持义工和上课的生活模式;如果拼搏月入若干万,可以想见我肯定会忙于学习和工作,也就没时间和精力为学习班服务了——既然不能为学习班服务,我何必留在粤B城,去拼全国数一数二贵的鸽子笼房子呢……“无恒产者无恒心”,如果家有房产在此,月入数千也能活得很滋润,但若没有,即使月入若干万,也难说轻松。我不想活得这么累,最起码,我需要闲暇念佛,我不能忙得连念佛都没时间没力气。

这些都是我说服莲友们理解我、让我走的理由。虽然大家都说不舍得,但也没办法,我已经慎重考虑半年以上,不想留在粤B城。加上我工作已辞,也和房东说要退房(5月下旬我房间顶灯坏了,换新灯管都不亮,许是线路故障,人要走连灯都坏,忍受光线不足的夜晚也受够了,不想再住),我肯定会走,劝不住的。

意料之外者,公司的批离职日期提前了。先略提下一位同事,她与我同组,我们做了两年座位“邻居”,工作上也合作最多。她吃素的时间比我早一年,因为认识我,对佛教有了更深的认识,去年初也正式三皈五戒,还隔周去朝山,她说可能来这间公司就是为了认识我,认识我是来公司最大的幸运。(转述此话,非为自夸,是对自己深入正法的自信。)这位同事也不喜欢再次搬家后的办公室,也说过我的离开会加速她的离开。可能心离开的速度远超预料,某天,她说被手上的工作弄烦了,也辞职吧,就真在次日就拿辞职申请表填,这距离我递表才半个月。

我在公司的两年多时间,公司业绩大致向上,而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业绩下行,跌幅还不小,近月离职者也挺多,6月也不少。某日她(以及其他准备离职者,包括本人)被套了个“莫须有”帽子,说监控看到一些准备离职的人在玩手机,觉得反正无心工作,被要求提前离职。实在是笑话,其他在职同事玩手机多着,而我和那位同事一向很少玩手机。不排除老板认为我走影响了同组的她也走,于是都提前“赶人”。我们认为真相是业绩不好,劳动力有富余,公司想少发工资,才这样说。中间略去若干细节,结果是那位同事比我早走几天,我也没做到月底,稍提前了。

之前,老板两次挽留,说要上市,中层管理会有股份,上市后变现会变成多少百万。当时我不为所动,我从一些细节判断公司前景不乐观,如果真上市,我是否应该担心老板变现跑路?幸好没被“画饼”迷惑,翻脸比翻书快,才挽留没隔几天,就巴不得你早走,擦一额汗,幸好离职了。

离职后那个周末,上了最后两次课,与师父及多位莲友吃了送别饭,师父说我是“暂时”离开。不确定吧,但我觉得,即使我以后再去粤B城,再去学习班,我都以旁听者的身份去。一天未能安身立命,一天都难以投入时间和精力为学习班服务。

周末过后的周一,办了一些事情刚好出现在公司附近,于是最后一次去平时的“食堂”(餐厅)吃午饭,竟然偶遇常一起吃饭的同事(她明明说过如果我不在就不走这么远来这间餐厅)。饭后上公司小息,悄悄去不让很多人看到,和Y妹见短期内最后一面,也是在公司的最后一面,陪她吃饭,在公司楼下正式告别。

剩余的时间主要在打包行李。这次我爸说粤B城交通管制,外地车不知有什么限制,让我打包行李寄物流。平时有意识留着不少快递纸箱,这次几乎都派上用场。

收拾打包过程中,感叹果然离开是正确的,平时忙得连好好收拾房间的时间都没有,该清的杂物没及时清,该打扫的没及时打扫,唉,那种生活方式真是不可持续……

周二早上,中短期内最后一次去佛寺吃早餐,那天早上下大雨,斋堂义工很少,大厨让我洗碗,也是中短期内最后一次在佛寺洗碗。过程中和大厨闲聊到,我和她缘分也挺奇妙,我吃了她煮的饭五年:2010年底初到佛寺,大厨就在佛寺;2012年底我离开,大厨也刚好离开;而我回到佛寺不久的2014年初,大厨也回来了,前后共吃了大厨五年的饭,大厨在佛寺的时间和我相约,也是五年。真觉得佛寺的斋饭非常好吃,超过我吃过绝大多数外面的餐馆,包括一些五星级酒店,能吃五年,很有口福。拍了很多斋饭照片,希望以后自己能还原佛寺名菜。

当天中午,是中短期内最后一次吃佛寺斋饭。一位当天早上才知道我要离开的莲友,午饭时间竟然出现,她说也是凑巧这天打算来佛寺,正好见面告别。

下午搬行李上物流,一位莲友帮了很大忙,非常感谢。搬行李时房东家没人,拍照退了押金条及钥匙。关上门,正式告别此处租房。随后去车站,竟然在发车前一分钟买到当次车票,而且座位是2号,这个点这趟车该是多冷门。

在粤B城的五年,遇到并修行了最重要的净土,亦结识到非常重要的朋友,但生活所迫,也要无奈取舍。城市,因生活而择,也因人而择,不会打包票以后再不在此城,看因缘吧。

9 Thoughts

    1. Snowyy Post author

      (/´θ`)/ 兄台激动得手动通知~~~~“许”字没要,为“也是”~~~于是你想要什么风景大片?~~(°°;))))

      Reply
      1. 静水流深

        哈哈,我都找出来好多错别字啦~太激动了,所以手动通知了!因为你的文字夹杂着广东方言,有时候不确定是不是错别字,我还得上网查看到底广东话有没有这个说法○( ̄﹏ ̄)○ ,为了给你找错别字,我也是很拼的~

        Reply
        1. Snowyy Post author

          如新博文,过去一周多折腾win10去,以为要换电脑就没在原机上装qq,以及转移标签页等(如果换电脑,这台电脑给别人用之类,自己资料能少则少,免得不小心清不干净),于是也没上博。

          刚才刚好动了个念头,要不把重酬照片改成酬错别字的罚抄毛笔字(一个),因为基本没人发现错字后要兑现照片,现在我也基本不写照片博文(因为怕麻烦),所以如果有邮箱,送个毛笔字罚抄可能更有趣。其实这也是献丑的,我写毛笔字并不好看(/´θ`)/ 。我再考虑一下先……○( ̄﹏ ̄)○

  1. jacques

    说话不有这么绝嘛。何况“相逢的人会再相逢”。当然,拜拜也不一定有永别的意思。

    Reply
    1. Snowyy Post author

      不绝不绝,我末尾说“不会打包票以后再不在此城,看因缘吧”。回复你也是用了“可能”一词咧。

      Reply

发现错字一只,重酬照片一枚

系统自动发送回复邮件,阁下邮箱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