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易脏,总有很多人从事“脏活”工作……

(这篇是几个月前在家乡写的草稿,现稍加修改润色后发布。)

中学时候,我就很关心垃圾处理问题,一度立志要从事垃圾回收行业(或环保行业)。现在估计不会从事那些行业了,好在我的工作对地球比较友好,算间接和环保沾边。日常生活中,我对垃圾和清洁垃圾的环卫工人会略多几分关注。可能正因此,那天我才注意到两位微笑着倒垃圾的环卫工人……

一、这是不是最令人厌恶的工作之一?

每天,我至少路过4次垃圾屋。几乎每一次,我都提前几米闭气,快步或快车通过,以防闻到半点臭味……可世界上有些人,他们的工作就是要面对这些又脏又臭的垃圾,而且不是一天一次,是整个工作时间都要对着这些脏臭——他们是环卫工人,以及一些拾荒者。如果说拾荒者尚且可能换工作而不必对着垃圾,那环卫工人则是受雇于国家来保持环境清洁。

对环卫工人,我一直心存敬意。环卫工作会不会是最令人厌恶的工作之一呢?至少应该没人特别乐意做环卫工人吧?他们日复一日地做好,使环境得以保持清洁。我打心底里致敬,我自问这份工作我做不了。

每次见到环卫工人,我都或多或少闪过这些疑问:他们怎么做到有勇气走近垃圾堆呢?怎么克服脏臭呢?他们会不会考虑换其他工作?每天看着闻着这么多垃圾会影响吃饭胃口吗?他们的家人怎么看待他们的工作?工资高吗?……

博主执行力很差,虽有疑而未落实去问,这毛病一时半刻改不了。于是我会脑补:他们会很讨厌这个工作吗?看到很恶心的垃圾时应该会很厌恶整天心情都不好吗?每天上班应该就盼着下班吗?……

他们多数戴着帽子和口罩,我没怎么认真看过他们的表情。我想象中是目无表情,甚至可能带点愤恨……

某日,路过一处街边垃圾桶。正好两位环卫工人正把小垃圾桶的垃圾倒进垃圾车。相隔两米,我看着她们,竟然没戴口罩,还有说有笑!两位环卫工人看着年龄不大,四五十岁左右。我顿时有点懵——做环卫工人是这么欢乐的事情?虽然说这条路可能多数是树叶垃圾,可是也不能不戴口罩啊,起码有灰尘啊?而且在垃圾车旁边说说笑笑,不会臭吗?……

一两个月前某个中午,我还见过一位坐在洗得挺干净的垃圾车旁边打瞌睡的环卫工人。夏天中午困倦很正常,环卫工人真是辛苦了。可是,她怎么不换个地方瞌睡?虽然垃圾车洗得很干净我路过也没闻到臭味,但睡觉是不是至少离垃圾车远一点点?

二、那些以“脏活”为职业的人

这个世界很容易脏:几天不擦东西就开始有灰尘,美食过后是脏脏的碗碟和厨余残渣,厕所的排泄物以及被冲走后的排污系统……脏东西很多,于是也有很多人专门从事清理清洁脏东西的工作:家政阿姨、环卫工人、垃圾运输车司机、各类公众厕所清洁人员、化粪池修理人员、污水处理工作人员等等……这个庞大的群体,每天都做很多“脏活”,得益于他们的“脏活”,其他人才能相对清洁地生活。

不计家庭中主要负责打扫卫生的成员,以“脏活”为职业的人,不知道占到全体人口比例的多少呢?有没有1%?不知道,瞎猜的数字。

我对这些“脏活”的从业人员都心存敬意。但必须承认,“脏活”是人所厌恶的,从业者自己估计不会希望自己子女也从事同样的工作吧?但这个世界本质易脏,总会需要有人干“脏活”……

(还是净土好,不会有这个烦恼,连一灰尘都没有,更绝不会有脏臭。吾心向往之,亦必往,亦愿所有“脏活”从业者同往。)

看过些资料说垃圾处理厂已经可以做到几乎无臭,不知垃圾运输过程的科技发展得如何,希望这方面有厉害的发展呢。

后记:在粤B城上班一段时间后,我已经认得两位每天都遇到的环卫工人了。一位阿姨一位阿伯,他们也没戴口罩,脸上没什么表情。微笑还是无表情才是环卫工人的常态呢?不知道。我只是码字小记下这件事。再次希望以后有高科技解决垃圾乃至其他脏活的脏臭问题。

2 Thoughts

  1. David

    旧未寒暄了,突然看到这样的文字,其实我反而非常的“理解”环卫工人,如果你我是聊天之中谈及这个话题,可能早就能解你心头之惑啦——什么工,都是看人的性格的嘛,不喜欢的人,早就不做啦,就像你说你肯定做不了,但是我觉得我可以做。似乎我还是能忍受垃圾的臭气的。另外从事卫生方面的人员,应该远远不止1%,污水处理厂之类的,应该都算进去吧

    Reply
    1. Snowyy Post author

      是的,其实如果包括家务工作,绝大多数人都会接触或多或少的“脏活”,世界容易脏没办法呢。而对以“脏活”为业的人,我个人真的心存敬意。

      Reply

发现错字一只,重酬照片一枚

系统自动发送回复邮件,阁下邮箱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