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财务自由”的莲友有感

题记:见闻那些“财务自由”莲友的日常,我会想如果我“财务自由”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距离“财务自由”还有多远呢?好像遥不可及,可又好像已经看到它的影子。反正“人生大事”已经解决,“其他大事”,总会解决……(哦呀,你猜我要说的是什么人生大事?)

如题,加了双引号的“财务自由”,一是因为每个人对“财务自由”要达到多少金额的定义不同,也许和其中认为的“房子N套、想去哪里旅游就去哪里”的程度还差若干个“0”;二是我并没有问过他们是不是真的财务自由,一般不会聊这个,只是在我看起来,他们挺像财务自由而已。

一般认为,当“被动收入大于日常开支”,即不用“主动工作”也够钱花,就实现了财务自由。“日常开支”和消费欲望成正比,如欲望小,被动收入不必太高,也算达到财务自由。所以,加上个双引号,可能是真财务自由,也可能还不是。

1、那些“财务自由”的莲友

我想描述的几位莲友,大概年龄在40岁以上,孩子初步自立,工作上了年头基本很稳定(或者已经不用工作?),基本有房,生活简朴,吃穿花不了多少钱,反而在助印经书、临终关怀等佛教利他事业上,花很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

特别是“积极参与临终关怀”,对时间自由要求比较高。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就有人需要临终关怀和助念,积极参与临终关怀的他们,即便路途较远,或时在深夜凌晨,他们多半也一如前往。

时间自由一定程度代表着财务自由,毕竟如果财务没自由,时间总要更多用来赚钱,就相对不会有太多时间自由。而且临终关怀不会收对方钱,往往一些路费餐费需要自己出,是一种很发心的利他行为。所以,我觉得能积极参与临终关怀的他们,算相对“财务自由”。

同为净土念佛莲友,我想我理解他们的“发心”。一个真正“信愿行”具足的念佛行人,必然对这个娑婆世界有出离心,同时对极乐世界有欣求心。人这一生迷迷糊糊地来,好不容易遇到明明白白知道命终后可以摆脱轮回的念佛法门,怎会不积极向亲友乃至陌生人分享,“劝进行者”,愿与众生“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呢。

不同人有不同因缘而有不同做法,有的莲友热心助印流通经书,有的热心分享佛法学习和修行体会,有的热心在寺院做义工,还有的热心参与临终关怀,在他人生死关头劝信净土念佛求往生……如是等等,都是“作如来使者”的不同形式。生死事大,其他事情就相对次要,于是从现象上,就看到他们在佛教事业上非常发心和积极,个人物质和娱乐生活都较为简朴。

2、如果我实现“财务自由”,我想做什么?

见闻“财务自由”的莲友,我会想:如果我财务自由,生活会怎样,想做什么呢?诚然这个问题不是“想”就想出来答案,但无所谓想想嘛。

回想起来,这几年,对于“有很多钱之后想做什么”的答案,渐渐在改变。

没学佛之前,“环游世界”是大概率的回答:看很多美景、吃各地美食,“才不枉此生”嘛。现在,虽然依然喜欢旅游,但没有以前那么强烈。特别是我吃素,外出旅游还不一定意味着能“好好吃饭”,无形中减了几分兴趣。再者,现在更想和知己好友旅游,“人”比“景”更重要,和知己好友一起,就是逛商场也乐呵。

于现在的我,“赚钱买房”是一个比较强烈的念头。不得不承认,房子作为一项个人资产,确实和很多事情紧密联系着,还不是说教育医疗,起码,有房子,可以更理直气壮地对外表示“我活得很好”,我信佛吃素三观没有问题,而且我要继续保持——这样方便劝进行者。客观来讲,买房的钱属于“资产”,沉淀下来还是自己的;租房则是纯消费行为,无论房东是国家抑或个人,花出去就没有了。固然,粤B城房价高企,努力咯。

此外,现在以及未来大概在交通上有不少花费:和很好的朋友隔得比较远,某日我算了一下每小时机票价格,如果把这个作为我的时薪目标……嗯,还差好远。如果财务自由,说飞就飞,就能多聚聚吧。

有一项东西我不打算为它预留很多预算——医疗。万一得大病,好好念佛就是——这还真不是消极的行为,反而非常积极。我知道,一些常规医疗医不好的疑难杂症,在“若阳寿未尽则身体康复,若阳寿已尽则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心态下恳切念佛,有很多康复的例子。该说念佛解决了一些小病也是我信佛因缘之一。医者医病医不了命,那种花大钱还治不好的病,就不花这冤枉钱了。当然小病小痛该吃药还是会吃,学佛人没那么死脑筋啦,阳寿未尽还是要好好照顾好色身,借假修真。

好,假设未来房子和交通这两个大头开支都满足后,我还想做什么?

会是和现在“财务自由”的莲友一样常常助印经书、分享佛法体会、做义工、临终关怀吗?可能都会适度参与——咦?这些在我财务远远没自由的时候,就做不少了耶!佛法果然很神奇,为佛法做事,钱多钱少都能做,有钱有力就多出一些,少就少出一些,都有功德。可能财务自由后,会做得更从容一些吧。

至于环游世界,我想如果我真实现财务自由,那时候的眼界、人脉、处事方式都有很大的长进。我猜纯娱乐的旅游会比较少,而参学类,比如去各地寺院参观,甚至如果能力强一些做公益交流之类,会比较感兴趣。此外,节奏轻缓的商务旅游,发现一些市场机会等等,也可能是出行目的之一。

以上发散一下,这辈子的基础三观和大方向差不多是这样,具体事情没法猜,点到为止咯。

3、人生大事

不少同龄人已经有房有车有孩子,按一般世俗标准,他们的“人生大事”算是基本解决。而我认为我的“人生大事”也解决了,只是内容和他们有些不同:我遇到最圆满解决生死问题的净土法门,有几年时间认真学习了相关佛经,参学过最殊胜的净土道场,拜访过大德师父,非常清楚知道而且确信我命终时阿弥陀佛一定会接我到极乐世界,永远离开轮回之苦——生死这一人生大事中的大事,已经非常稳妥地处理好,“其他大事”,慢慢来,总会解决的。

稍感幸运的是,现在终于找对跑道——有时想想,如果我实现财务自由,我还愿意做现在的工作吗?答案似乎是愿意。确实行业是我最感兴趣的行业(不确定有没有之一),公司是好公司,岗位我擅长还感兴趣(某种意义上,因为我来公司,才新设置了这个岗位,所以工作内容和我的能力圈确实很匹配),即便我实现财务自由,我所在的行业、公司和岗位天花板足够高,依然有很多可以精进的空间。如之前博文所写,我对自己未来有“迷之自信”。

虽然有点大言不惭,虽然客观上我距离财务自由还差若干个“0”,但我真有点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和以后实现财务自由的生活,并没有差若干个“0”的数量级,甚至还觉得,现在已经有“一丁点”财务自由的感觉——毕竟财务自由很重要一点,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我现在就做着我擅长又喜欢的工作,就算财务自由也愿意做。哈,是不是可以自我鼓励一下,开始看到财务自由的影子了呢。影子都看到了,看到本尊就不远了吧。

嘛,无论距离财务自由还有多远,那都是“其他大事”,慢慢来,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总会解决的。加油!

以上,写给努力实现“财务自由”的自己。

丁酉年十月初八下笔,十月初九发布。

One Thought

发现错字一只,重酬照片一枚

系统自动发送回复邮件,阁下邮箱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