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日尼泊尔行-12-安娜普尔纳徒步记,末两日

【10.21】Bamboo – New Bridge

此日乃Tomo同学生日,却梦见Melon同学,梦中还听到水声、雷声……囧,是真实世界行雷落雨。雨势颇猛打得铁皮如鼓皮。哦呀,好险!假设我们晚一天上山,按这个天气大概看不到日照金山吧。而且大本营可能下雪?后来听人讲真下雪了,如此差一天而错过,算好运定不好运?不好运是错过眼福,好运在于免成雪条。

没雨衣没雨伞,难道被困山中?姐姐我想快回博卡拉吃西餐啊!上策下策仅有“等”字一策,天公关照,吃过早餐雨小很多,出发!

一路下阶为多,又多是不规则石头山路,几次有扭到脚趋势,但都凭我良好平衡力避过。(反而后来在博卡拉被街边小阶扭到,情何以堪。)

拍到一张背夫照。这条线上的背夫,或者说尼泊尔人民,都好用头负载重物,还见过小学生这样背书包。从力学上看有冇道理?谁中学物理没完全还给老师请做受力分析。

看官们看我徒步好像颇艰辛,其实有人爬得很逍遥:帐篷煲锅齐全,干粮银两充足,自己只背一个轻便包甚至什么都不背,其它交给背夫,一个不够请一群……好在,大山很公平,无论你爬得艰辛抑或逍遥,她给你同等眼福。

对面的半山房子,早早看到,久久不到——你以为直线飞过去咩?还要爬下山谷再爬上去……你肯定?还是无需路过?忘了。

到New Bridge之前,根据我所查的资料,有温泉!但问过村民知道并不顺路,而要另走半小时。算了,泡掉的疲劳比不上增加的,而且在川藏线上两次感受温泉,够本,快下山。

快到New Bridge时,跟着一位老伯走,行动非常利索。他家开旅馆,但结果没住到他们家,因为队友觉得房间不够好,向前走选了另一家。这家如果打厨房热水洗澡就免费,用喷头就加钱,两天没洗,加钱就加,虽然在山里环境干净也不太脏。

不久又上演一次妙缘,上上篇提到在Hill Top休息站,队友遇到了一群同省老乡,相谈甚欢。他们是中年人士,事业有成,请背夫请导游。我们行动节拍不一致就分开了,想不到在这间旅馆重遇。

大帮人亭子里聊天,哎呀,又下雨,咦?音响效果比较猛——是冰雹!话说写到这里,我突然在想在亭子里我在干嘛,玩手机?可能啰,在写直播游记。啊!猛然想起山里房间没有插电孔,上一间旅馆想充手机,却被告知要加钱。还好姐姐的战斗机只每晚写博才开机,撑一周没问题。

注意到一边的走地鸡,彩色尾毛,据说是某鸡种,结果……罪过罪过,成鸡汤了。果然做鸡也不能长得太高调。同胞大哥们装备齐全:有气罐,有汤锅,很快整成一锅十足中国特色的鸡汤。话说我事先真不知他们会杀鸡,否则我就不另点鸡汤了,但也正好让我开眼界:鸡汤上来时——捞捞捞,料也太少——不是,根本冇料!不会如此“纯正”吧?去厨房想理论,见他们在炒鸡肉,原来鸡和汤分开上。我前天才吃过好正常的鸡汤,所以这是此旅馆家传特色?补充一句鸡汤也算是山里较实惠的食物,贵一丁点比吃面包划算。

【10.22】New Bridge – Naya Pul – 搭车回博卡拉

我们原计划在23号上午下到山脚,真有幸跟到同胞,他们的导游知道抄近路,这日下午就能到山脚,yeah!而且他们有包车,我们蹭下也可。同胞力量大!

最后一次,对着雪山,刷牙……

路上被问到给10000元还徒不徒,答曰:那就徒EBC(Everesat Base Camp,珠峰大本营)。此处不是指西藏那个珠峰大本营,而是尼泊尔的珠峰大本营环线,据说要徒二十多日。此人忘记痛苦的速度好快,当然有万元可以徒得很逍遥……

午餐在我们第一晚的旅馆吃,我雷打不动吃披萨,不过这家披萨做得颇欠奉。同胞们竟然泡起即食紫菜汤,中国进口货!还拿出一大包中国进口零食!他们中国胃比较挑剔,玩这么久都在中餐厅吃饭,否则只吃炒饭炒面。

有个小男孩来卖番石榴,忘了多少钱,没买。他们买了一些。然后,吃完饭继续下山,又见到那小男孩,他送我两个小番石榴……

又见到第一日那两只萝莉羊,依然很相亲相爱。

又,有一只狗跟着我和另一个同胞大哥,跟了很久。大哥说:“它看上你了。”我说:“它看上你。”大哥说:“它是公的。”我说:“种族都不是问题,性别还是问题吗?!”大哥大笑。

还有一件神奇事情——姐姐我捡到钱了!视线偶然扫到前面有圆形反光物,啤酒盖?不是,是硬币!捡起来,没眼花吧,人民币?竟然在异国大山捡到中国硬币!后来问过同胞们都说没丢硬币,那我就代代平安那硬币当幸运物件。

山脚盖章,确定平安(无需直升机搜救)。蹭车,够空位,但司机不愿意免费载我们三个,说1000卢比。回到他们酒店,塞500卢比给他,半推半就总算成交。

在转角小店买了20卢比零食,好幸福——低物价的博卡拉我回来也!回峨眉山饭店拿行李,却被告知客满,又要四处找旅馆,有些带花园的旅馆颇贵,加之我和队友即将分开,我去蓝毗尼她们不去,那我休整还是不休整好,还逗留博卡拉否?一时真有点纠结。幸好她们真是搜刮便宜物的高手,竟然找到比峨眉山饭店更便宜的——400卢比一晚,大小床。位置稍偏,花园有点荒芜还有很多蜗牛。主人是法国人,梳着道士发型,是个素食者,养了很多猫……好像只有我们三个旅客。真是个神奇地方。

晚上同胞大哥请客,当然吃中餐。中式装修,中式餐具,中文餐牌,满餐馆中国话……倒没觉得特别想念,其实我这晚想吃西餐。实践证明此人中国胃养成不起来。

新旅馆唯一不足是不能无线上网,好在几乎每家餐馆都有无线上网服务,索要密码就可。上网趁机发博文,发信息,毕竟与世隔绝一周……哎呀,没人找我嘛。抑或刚到尼泊尔时给众人打过“无信号”预防针太有效所以没人找?发飞信给Tomo同学迟到一日祝其生日快乐,又赶到这日祝隔篱组组长生日快乐。

于是乎,徒步记系列终于写完!真费神费力,不愧是是重头戏——重头脑运动之戏码。写成重头,是因为徒步体验不是买车票门票就能得到,而要双脚踩出来,相较其它景点观光更难得,就写详细些,文笔粗拙,仍期给看官些许亲临之意。其它地方你们有钱有时间就可以去到,则可从略说。

6 Thoughts

  1. jacques

    要头顶重物比较省力啊,很有力学道理呢。我经常这样呵呵,特别是买米回家的时候。

    1. Snowyy Post author

      嗯,肯定有力学道理,但显然多数文化的人都不普遍用这招……何也?

      1. jacques

        头顶和肩背都是运用了背部以及大腿的力量比单是用手大多了。背需要工具,头顶的话,经过训练就没有限制了。对没有发明轮子的文明或是不方便用轮子的地区,头顶就很重要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