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日尼泊尔行-14-蓝毗尼,韩国寺首晚

个半月来,看到很多人到达其朝圣终点拉萨,颇为之同欢。而我的终点不在拉萨,而在更远的佛陀诞生地——蓝毗尼。

蓝毗尼是尼泊尔和印度交界小镇,再过十多公里就到印度。本次尼泊尔所去几处地区较分散,蓝毗尼其实更靠近奇特旺,但队友没兴趣。曾经考虑过奇特旺之后自己去蓝毗尼再自己去博卡拉再自己爬ABC,但似乎尼泊尔不像泰国易于独行,最终和队友一起去博卡拉,爬完ABC,再独行蓝毗尼。

尼泊尔路况车况都不好,此程还不直达,博卡拉到白日瓦再坐三轮车换车站再换本地巴士,前后锻炼铁屁功9小时,终于颠簸而至。

时4点许,红啵啵的夕阳正低空悬挂,踏入园区,依旧典型尼泊尔路况……何以佛教四大圣地之一路况没能改善?两千多年前佛陀亦是踏足于如此碎沙石路?——当时这个疑问现在解答:当然不是,佛陀住世时人民福报很大,各种生活条件都很好,基本风调雨顺,河水都特别清甜……岂似现在。

园区很大,首先要找韩国寺投宿。沿湖边,至运河。走近各国佛寺区。如上照所示,圣火长燃,惜运河没水。路牌指示运河左边是大乘佛教佛寺区,右边是小乘佛教佛寺区。韩国寺在大乘一边。

先路过中华寺,果然是很典型的中华风格佛寺,还见到为本焕老和尚祝寿的横幅,果然和粤B城弘法寺关系密切,早见过照片,现终见真容,改天再拜访。韩国寺和中华寺斜对门,灰黑色的佛寺开眼界?非也,是没完工。咦?虽说韩国寺是区内“唯一”接受留宿的佛寺(后来知道并不唯一,有如泰国寺也可留宿,但要提前申请,且床位少),但人气旺到几辆大巴未免太墟撼?不会没位吧,快登记先。

江湖传说曾经韩国寺住宿免费,住宿者自愿捐赠,不过现在是每人每日250卢比,包住宿兼三餐自助餐!平时吃惯佛寺斋饭的我早就期待韩国寺斋饭。话说其实佛寺收定额食宿费也很应该,免得无知者背负因果。

管理员带我到二楼“房间”。哇!第一反应是日本剑道道场!门有防蚊纱窗,脱鞋内进。面积好大,没睡几个人。管理员拿一张榻榻米和枕头给我,没有被子。放下背包,收拾起贵重物,门没锁,佛门之地也较放心,到楼下。

尚未到开饭时间,拍得张空饭堂照。还有书架。门外有些对游客住客的着装要求,简单而言是不能穿太节约布料的。泰国佛寺也有类似要求。

花园很热闹,见到一些不同国籍的僧人,很多穿着同款T-shirt的居士,听到很多粤语和普通话!难道从香港来?不过我没敢搭讪问。

铛铛,饭钟响!师父们先打饭,我们排在后面,哦呀和万佛寺流程相似,饭菜放在桶里自己打,相当丰盛!饭类都两三种,白饭红米饭,还有荞麦混饭?多种蔬菜,还有泡菜!后来才知道原来每餐必有泡菜,果然是韩国寺,而且大觉味道正宗而好吃!(虽然我没去韩国吃泡菜,但我相信那种味道正宗。)

第一口就爱上,至今仍不时回味的韩国寺斋饭!果然还是平实的斋饭比诱人的餐馆餐更有持久魅力。实则我每餐斋饭都有拍照,但因为灯光不够亮,又不想开闪光,所以视觉效果不如理想,不放上博,私人分享。

话说此晚饭桌,我对面坐了一位大哥,头发极短接近光头,乍看有点像梁文道,年纪大概大我一点。他旁边的中年男人稍微和他聊两句英语,知道他是日本人。当时好想用日语搭话!但太久没碰日语功力大退,而且他有一种静修气场,算,勿扰。当晚饭后在大殿做晚课他站我附近,某次做早课他也在附近,似有些许缘分,却始终未讲过一句话。最后一天吃饭也看见他,长住修行?

说回晚课,平时每周感受一次中式晚课,一直很想知道其它地区佛寺如何做(譬如邻居香港是否用粤语诵经等),在泰国一早听到早课,晚课看过一点没看完;在西藏只看到辩经没看到晚课。而这次韩国风格晚课,音乐很舒服,有点教堂风格!偶然听到几个熟悉的梵文。韩国寺的晚课唱诵节奏很慢,伴随多次缓慢跪下起立动作,很庄严。

唱诵后,念经。初时真不知是韩文英文抑或梵文。全神贯注捕捉音节——empty?eye?哦,《心经》!英文版《心经》!因为宗教圣地的气场?感觉比平时所听的中国式更有穿透力,更治愈。

念经后有一段静修时间,心猿意马的我坐不住,就在外游荡下,也走去对面中华寺望望,没路灯,很黑,快回。回到韩国寺大殿,咦?正在齐唱“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竟然在这个场合听到如此燃的粤语歌?

注意到一个看板:The Whole World is a Single Flower,整个世界是一朵花。后面几位居士上前发言,才知道原来是为期三日的活动,此乃最后一晚,正好让我赶上末班。难怪几大旅游巴之墟撼。

旅行个多月,一路所遇同伴都不信佛,一些对佛教的误解,我知识和辩才不够未能解释好,也没能和藏传佛教佛友交流……颇觉惭愧孤单,来到此圣地,感觉回到自己本有之家,自在。见到讲着不同语言的佛友真好开心,佛法在世界其它地方也在传播,不是只有自己一个,欣慰。

活动完毕,回“道场”,洗澡睡觉。原以为厕所有热水,但其实没有。虽说蓝毗尼夏天能上40多度,但这10月下旬秋夜还是颇有凉意,但没法,冷也要洗。又,佛寺没提供被子,晚上就盖上我的长袖睡觉,却低估其昼夜温差,连续几晚都凉醒过。(所以我说现在的风寒积来已久。)但即便如此,在我旅行回来很长一段时间,我经常想起睡在“道场”榻榻米上。当然我如此怀念蓝毗尼还因为圣地之旅,将后缓道……

7 Thoughts

  1. jacques

    真是宝贵的体验。

    那个活动主题我想起了“一花一世界”

    我以前也想过唱经应该是在“什么山唱什么歌”的吧,看来可以证实猜想哦。

    1. Snowyy Post author

      宝贵的还未写完……╮( ̄▽ ̄”)╭

      唱经不是按山不同,虽然也据说不同佛寺会稍微不同,但大乘佛教基本一致,当文化语言国籍大不同时,唱经风格亦大不同。

  2. Pingback: 中尼边境,樟木小镇 | 不常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