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撑肌肉之“笑”

今天在粤A城某商务区会朋友,遇到三位印象深刻的人,本篇写切题的两位。

与朋友在午饭时间见面,正因为相熟,我大方地表现“挑食”:“现在外面的食物太多我不能吃,你喜欢吃什么就什么,不用管我,我不吃了。”朋友推荐某快餐比较多蔬菜,我说味精比较多总要喝水找厕所就不好,结果就按朋友意思去某快餐店。

大排长龙,朋友叫我先找位,我说还是一起排队,位置紧张,占着不好,而且人吃饭很快,排到就应该有位。排到朋友打饭时,我离开队列,刚好看到近处两个位,脑中闪过“如有神助”一词,就过去坐下。

在朋友打菜的约两分钟时间里,两次有人端着盘子来问座位,之后有个女服务员“笑”着对我说:“靓女,我们不鼓励占位子……”后半句我没听清,或者说是因为我的注意力被她的笑容吸走——笑得太假了!!!

脑中如此判断的同时,马上回问自己:是偏见吗?说不定人家正常的笑容就是那样?但根据我狭隘的见识,人讲话很少很少露出这么多牙齿,她好像在很用力地撑起根本笑不出的面部肌肉……

也许我这样不够受规矩的占位客人有点多她也烦,下次去到同类场所会识做,尽量令众生少生烦恼也是修行。

至于第二位,是一位派传单的女士,她“笑”着给我传单,看到她笑容的瞬间我脑中竟然闪过一个“吓”字——似乎比上一位“笑得太假”的反应值还高?!能出来派传单的当然不是何等惊悚相貌,但那个似乎同样用力撑出笑容的样子,和一小时前的那位服务员相当神似!令我反应“吓”,是因为这么短时间内竟然见到两个笑容这么假的人。

“以貌取人”是一种能力,如果能力只有半桶水就会变成“偏见取人”。有时我觉得自己敏感乃至敏锐,但大多数时候我都无法求证我的感觉是否正确,不过不求证也有不求证的自在,反正多数时候和多数人不会有多少关系,随缘便是。

即如上例,假设确如我判断是假笑,那我可以合理牢骚一下某些服务业人士,可能他们都被教导被强调“要对客人笑”,但可惜他们学到的都是肌肉笑而不是发自内心诚意的笑。假设我判断错误,那也很好,人家工作中真心地笑容满面当然很好!所以,我的判断无所谓……

5 Thoughts

  1. jacques

    要是我随便猜个粤A商务区的名字 然后又这么巧中了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神人

    1. Snowyy Post author

      猜粤A商务区其实不难吧?最出名不就那几个地铁站。我当时也想过他撞中我生月的概率的12分之一,感觉你猜中商务区地铁站的概率还高些……

      嘻嘻,如果你猜到,我当你神棍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