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nowyy

世界易脏,总有很多人从事“脏活”工作……

(这篇是几个月前在家乡写的草稿,现稍加修改润色后发布。)

中学时候,我就很关心垃圾处理问题,一度立志要从事垃圾回收行业(或环保行业)。现在估计不会从事那些行业了,好在我的工作对地球比较友好,算间接和环保沾边。日常生活中,我对垃圾和清洁垃圾的环卫工人会略多几分关注。可能正因此,那天我才注意到两位微笑着倒垃圾的环卫工人……

一、这是不是最令人厌恶的工作之一?

每天,我至少路过4次垃圾屋。几乎每一次,我都提前几米闭气,快步或快车通过,以防闻到半点臭味……可世界上有些人,他们的工作就是要面对这些又脏又臭的垃圾,而且不是一天一次,是整个工作时间都要对着这些脏臭——他们是环卫工人,以及一些拾荒者。如果说拾荒者尚且可能换工作而不必对着垃圾,那环卫工人则是受雇于国家来保持环境清洁。

对环卫工人,我一直心存敬意。环卫工作会不会是最令人厌恶的工作之一呢?至少应该没人特别乐意做环卫工人吧?他们日复一日地做好,使环境得以保持清洁。我打心底里致敬,我自问这份工作我做不了。

每次见到环卫工人,我都或多或少闪过这些疑问:他们怎么做到有勇气走近垃圾堆呢?怎么克服脏臭呢?他们会不会考虑换其他工作?每天看着闻着这么多垃圾会影响吃饭胃口吗?他们的家人怎么看待他们的工作?工资高吗?……

博主执行力很差,虽有疑而未落实去问,这毛病一时半刻改不了。于是我会脑补:他们会很讨厌这个工作吗?看到很恶心的垃圾时应该会很厌恶整天心情都不好吗?每天上班应该就盼着下班吗?……

他们多数戴着帽子和口罩,我没怎么认真看过他们的表情。我想象中是目无表情,甚至可能带点愤恨……

某日,路过一处街边垃圾桶。正好两位环卫工人正把小垃圾桶的垃圾倒进垃圾车。相隔两米,我看着她们,竟然没戴口罩,还有说有笑!两位环卫工人看着年龄不大,四五十岁左右。我顿时有点懵——做环卫工人是这么欢乐的事情?虽然说这条路可能多数是树叶垃圾,可是也不能不戴口罩啊,起码有灰尘啊?而且在垃圾车旁边说说笑笑,不会臭吗?……

一两个月前某个中午,我还见过一位坐在洗得挺干净的垃圾车旁边打瞌睡的环卫工人。夏天中午困倦很正常,环卫工人真是辛苦了。可是,她怎么不换个地方瞌睡?虽然垃圾车洗得很干净我路过也没闻到臭味,但睡觉是不是至少离垃圾车远一点点?

二、那些以“脏活”为职业的人

这个世界很容易脏:几天不擦东西就开始有灰尘,美食过后是脏脏的碗碟和厨余残渣,厕所的排泄物以及被冲走后的排污系统……脏东西很多,于是也有很多人专门从事清理清洁脏东西的工作:家政阿姨、环卫工人、垃圾运输车司机、各类公众厕所清洁人员、化粪池修理人员、污水处理工作人员等等……这个庞大的群体,每天都做很多“脏活”,得益于他们的“脏活”,其他人才能相对清洁地生活。

不计家庭中主要负责打扫卫生的成员,以“脏活”为职业的人,不知道占到全体人口比例的多少呢?有没有1%?不知道,瞎猜的数字。

我对这些“脏活”的从业人员都心存敬意。但必须承认,“脏活”是人所厌恶的,从业者自己估计不会希望自己子女也从事同样的工作吧?但这个世界本质易脏,总会需要有人干“脏活”……

(还是净土好,不会有这个烦恼,连一灰尘都没有,更绝不会有脏臭。吾心向往之,亦必往,亦愿所有“脏活”从业者同往。)

看过些资料说垃圾处理厂已经可以做到几乎无臭,不知垃圾运输过程的科技发展得如何,希望这方面有厉害的发展呢。

后记:在粤B城上班一段时间后,我已经认得两位每天都遇到的环卫工人了。一位阿姨一位阿伯,他们也没戴口罩,脸上没什么表情。微笑还是无表情才是环卫工人的常态呢?不知道。我只是码字小记下这件事。再次希望以后有高科技解决垃圾乃至其他脏活的脏臭问题。

能放心托付家里钥匙的人

能放心托付家里钥匙的人,你的选择是近亲的亲属?但我在这个城市没有太近亲的亲属。

所幸,我有能托付钥匙的朋友。

而且,不只一位。

善哉,吾有善友。

 

 

你怎么又来了?

因为种种因缘,我又来到粤B城。

去有去因,来有来由。再次来,不代表当时离开错误。

我不后悔曾经离开,一些难题在当时难以解决;现在又来,是因为当时的难题现在都初步解决,甚或可以认为,若非离开过,便不会有现在的相对顺景。

离开的理由,去年写过,不妨以现在的心态,再写一次吧。

一、“吃饭”是核心问题,素食者的吃饭艰难你懂伐?

抓本质。这几年,精确说是近五年半,我的一切变动,都一定会考虑一个核心问题——吃饭。纳尼?不是满大街都是餐厅可以吃1个月不重样,竟然有吃饭问题?——如果你开始吃净素(无动物无五辛),并坚持1个月以上,你就明白我说什么了。

剧透给你吧:

你会发现快餐店长长的自选菜,你能吃的只有大概前面1/4的蔬菜区,而且那个区域每天的菜都差不多。蔬菜还90%以上用蒜炒,如果你不吃五辛,挑蒜足够锻炼你耐性和视力;

去餐厅点餐,你会发现琳琅满目N页的菜单上,你能点的却10个指头数得过来(甚至是5个指头);

去买个面包,咸包大概率有肉,如果你刚好和我一样不喜欢甜包,那每次只能直奔咸方包。如果你还尽可能不吃鸡蛋,那索性不进店;

吃个汤面总可以?汤底大概率有肉……

外卖呢?全素套餐的概率肯定低于5%,总人口都没有5%全素食者,1%估计都悬,餐单自然不会有5%的纯素套餐嘛。

以上,你体会到一个素食者的吃饭艰难了?

掐指一算,自2012年初我开始吃素,已经五年半。2012年的工作恰好可以有时间自己做饭。但往后工作变动时,吃饭问题可谓头等大事,是我做一切决定首要考虑的问题。如果饭都吃不好,怎么好好工作呢。

二、寻找“住处、工作、通勤、作息、吃饭”同时合适的最优解

2014年初,即我上一次离开粤B城又回来,不得不说当时的住处、工作、通勤、作息、吃饭等,已经是“相对最优解”:

租住在佛寺附近每天能去佛寺吃早餐(这点非常重要!佛寺的丰富多样的素食早餐保证了我基本营养,所以中午虽然天天快餐吃来吃去就那几样也能凑合);

周末方便去佛寺做义工和上课,在佛寺吃饭,租房对厨房几乎零需求,正因此才在佛寺附近较高的房租区域里租到相对便宜的住处;

又所幸公司离住处在合理通勤距离,不至于在路上耗费太多时间;

工作内容也算喜欢,能学到很多东西……

虽说当时找工作有意识地要同时满足上面几个条件,但心想事成多少拼了点人品和运气。若其中一个条件不满足,生活都会折腾好多。

然而时移世易,因缘变动,合适的事物会变得不合适。

2016年初,工作要换到我不喜欢的办公室,与此同时公司产品渐渐不适应市场需求而公司未见有相应调整,业绩下行,这些是我辞职的直接原因。

而根本原因在于,我的工作、修行、学习和生活产生了难以解决的矛盾,表现形式是生活太累,生活质量偏低。

当时周一到周五上班工作,周六日,上午在寺院做义工,下午稍微休息一下,就要准备晚上的课程,晚上上课,周末睡懒觉睡午觉的机会都很少,一个星期排得满满,几乎没时间学习一些佛法以外的工作技能。

周末的义工其实是工作日每天去吃早餐对佛寺的回馈,两者其实互为因果:因为吃早餐所以我要回馈做义工;因为我喜欢佛寺我乐于做义工,所以我要住得近,但我不方便做饭,所以我需要佛寺饮食的帮助。

但此非长远之计,如果我没有空闲时间学习和提升工作技能,我就难以胜任更高的工作,难以提高收入,有点看不到未来。

如果我要好好学习,同时还住好一点。那就必然要住得远离寺院,而且不会再去寺院做义工。但既然不再去佛寺,我何必留在粤B城?

试想,若不离开这个城市,无方向地找一个边缘、便宜、环境良好的地方好好学习,然后开始找不确定的下一份工作,岗位和通勤距离都不确定……岂非冒险?

所以在当时,要想生活环境好一些,不要太忙太累,好好学习进修,以胜任更好的工作,安身立命——则离开佛寺,离开粤B城,是那个当下的“最优解”。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亲近佛寺几年的所学所修,“自度”足矣,但实在兼顾不了佛教的学习和服务,我就从佛教学习暂时“毕业”了。

三、在家乡,依然绕不开“吃饭”难题

回家之后,居住吃饭等生活环境都比较安定,我报读一些在线课程,好好学习,做了好几本笔记。在我爸的公司打杂半年,对这个小城市的气氛、商业机会、中小老板群体等有一些感性认识。期间尝试综合老经验和新知识沉淀了一些小作品,其中某个小作品正是我得到现在工作的直接因缘。

可能有机灵的读者会问:在家里住得好吃得好在自己家公司工作,不是很舒服,为什么要再来粤B城?这位朋友果真金睛火眼直击重点。确实,我在我爸的公司一方面做一些杂务,一方面我想自己的技能开拓相关的服务业务作为半创业,但半年的实践下来并未如想象的顺利,除了客观的市场需求不合适外,更重要是主观上我发现自己不太适应家乡的人际交往环境——无他,不擅长吃饭而已

此前,我从未在家乡工作过,只是看到家乡建设日新月异,看表象好像很多人没有大城市那么累,生活质量蛮好,说不定我也能在家乡好好发展。

真正工作过才知道,小城市和大城市确实不同:这里很多6天工作制,以更多的工作时长补效率短板。即便如此,人均GDP和大城市比依然相差较大。

人口少,圈子小,社交颇为重要,小老板每天总要花上不少时间在各种群刷存在,吃饭应酬是常事,尤其喜欢晚餐吃大餐聚会,这边大多数酒楼还不禁烟……每次家里说出去吃饭我都不太想去,何况作为工作去应酬。我吃素,通常不吃晚饭因为吃了容易睡不着,还特别怕烟味——我真“不擅长吃饭”,在其他人可能就是不擅长任何事情都一定擅长吃饭,但于我却是实实在在难以克服的障碍。

四、吃饭自由是人生目标之一

要想不上饭桌就搞定业务,或者由我决定这顿吃素,则我自身必须成为稀缺资源,要达到即便是乙方身份也有甲方的姿态,为“吃饭自由”而已——这大概是对于后半辈子都不会擅长吃饭的我不得不定下的人生目标之一。哪里能让我更快更顺利达到这个目标,我就去哪里。

在确定现在的工作之前,我也看过不少招聘信息。你猜我怎么选工作?看到一个岗位先找公司所在大厦,放在度娘地图上搜位置,再搜附近是否有素食馆,如果没有,直接pass;如果有但不在步行5分钟范围,先放放,走不过去的素食馆其实约等于没有,大概率也pass。吃饭问题是头等大事,真的是特别现实的问题,饭都吃不好肯定影响我工作,我何必去一个既不能好好吃饭又不能好好工作的地方?

所以一度比较纠结,在家乡不擅长吃饭,再去粤B城吧,工作和吃饭又似乎难以兼得——感兴趣的工作附近没有素食馆;素食馆附近没有感兴趣的工作……我只是不想伤害动物,吃个素怎么就那么难呢?……

“天无绝人之路”,也许真要被“绝”过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某些因缘(省略3000字),我在没去粤B城的情况下,就得到再次去粤B城的工作。而且以前那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基本上都解决了:

首先,行业,是我非常喜欢非常适应的行业;

公司有实力,是这个领域的龙头;

我的岗位,非常符合我的兴趣和综合技能;

公司位于郊区,附近房租相对不高,环境良好。定了工作再找住处,住得比较近公司,骑车上下班,通勤体验较之前的工作大大改善而且省很多时间;

住得近,公司节奏不算快加班少,住处还有洗衣机(这个也是刚需),相比之前的工作生活都少了很多“时间损耗”,所以我能自己做早餐,有时间做早晚课。

最最重要的吃饭问题,因缘巧合附近有素食馆,每天吃自助餐我才不会到处晒伙食呢!而且即便应酬出差,我依然可以大大方方吃素。这实在大大解决了我的吃饭刚需问题!

一切都颇为合意,低概率地得到一个各方面都刚刚合适的最优解。特别是吃饭问题的解决,回想起这五年半为吃素问题伤过的脑筋,实有苦尽甘来之叹。

工作生活吃饭通勤修行都相对顺景,而且通过在家的学习,过往知识的梳理和新学习的方向都比较明朗,我对自己的未来有“迷之自信”。

至于修行,现在住处离佛寺很远,中短期内不会太参与佛教的学习和活动了。

前面说住得近佛寺固然有吃饭的需求,但同时我是真喜欢佛寺的气氛,我喜欢看到佛像,喜欢佛寺的香味,喜欢听佛寺的诵经声音——去佛寺于我是一个“充电”的过程,我是愿意常去佛寺,我甚至想过以后如果买房子也要买在佛寺附近。

去年离开粤B城后,如同“毕业旅行”一般去了两处佛寺参学了一段时间,回家一年只在春节去过一次本地的佛寺,一年来没有佛寺没有师父没有莲友,感觉还可以,并没有觉得修行受到多大影响。我至少每天早晚课看到佛像,会诵经念佛,修行上自认稳妥,念佛求往生这一点这辈子都不会改变,方向正确,没什么好退转(难道退转到三恶道,不可能嘛)。我有五年时间在佛教学习上花过较多时间和精力,够“自度”,现在我要在工作技能上多花时间和精力,好安身立命,借假修真,自利利他。虽然不会花太多时间在佛教上,但早晚课都坚持做,佛号也经常念——没问题,阿弥陀佛知道。

综上,我又来了。

包粽子小记:脑比手灵活些许……

端午节前,在婆婆家包粽子。记忆中是人生第二次包粽子,第一次已不知何许年月。

叠好两片粽叶,折出一个角,放馅料,边上加粽叶,再加料,又加叶,差不多就折转粽叶,用大草绳绑好,便完成一只粽子。

馅料都一样,只要包出来,味道都一样。而粽子的外形足够体现高手和菜鸟的水平之分。如本人包的,整条粽子形状不那么常规:有的像骨头中间凹进去一点,有的像圆柱呆呆的;草绳绑成“五花大绑”,无甚章法,不留空隙让米掉不出来就行。大家包的粽子放一起,很容易认出哪几条是出自我手——丑得鲜明,认不出才怪。

婆婆说有人三片粽叶就能包一条粽子,而她需要四到六片不等。于是在我包第三条粽子开始有点熟手时,就琢磨怎样“用最少粽叶装最多米”:开始两片粽叶叠几分之几、要不要稍微斜交叉、装多少为刚好最大化?……该说这是商人思维还是理工思维?(婆婆说粽叶多粽子更香,所以多一两片粽叶说不上是纯属技术不好的浪费。)

又包几条后,我打起馅料的主意。手上包的素粽主料是冬菇红枣绿豆(还有一样地区特色食物不说)。我问“能不能放腰果进去?”婆婆说没试过。理论上放什么进去都可以:花生核桃巴旦木、豆腐豆干素肉、芒果苹果雪梨龙眼荔枝香蕉,甚至巧克力……婆婆说只做过素肉馅的,其他没试过。

突然看到两种思维的不同:婆婆年年包粽,包得公认好吃。她能保持每年不变的馅料水准,知道备馅料和包好粽子的多处细节,但几乎没想过放其他馅料做粽。而我嘛,才第二次包粽子,包得还挺丑,还没准备过馅料,就开始想怎样减少粽叶成本,怎样创新馅料……

和一位朋友说起“腰果粽子”,那位吃货兴趣相当大,喊着要吃。我说我只是想到,并没有真做。执行力不足啊亲!有想法加细致的动手能力才能做好事情!不经意又反省了一下。这次是快包完才想到,如果下次再包粽子,我肯定要试几种馅料,等我好消息!

回来搜索到某宝上有水晶芒果粽,度娘搜出有巧克力粽、芝士粽、南瓜粽等等。目测还不像月饼那么多元,姑且观望未来哪一年会有各种不常识馅料粽子密集上市……

带去的香必须烧完?谬论还要误导多少人……

“带去的香必须烧完”,第一次听到这个谬论是去年春节,和亲友一起去某佛寺拜佛,我特地带上一包新买的好香去礼佛。拿出来点三支香,有人跟我讲“带来的香要全部点完才走”,什么谬论!我说:“佛教没有这个说法。”只点三支,剩下的背回家。

今年清明,竟然又听到这个说法,祭祖时有人说的,因为人多当眼,只好从了,几位亲戚看着香多还帮我点了些。另一个原因,是这些香不是我买的,品质一般,不算太难闻也不算好闻,非要烧完我感觉相对没那么可惜,虽然也污染环境。

我已经知会过家人需要买香等我去买,她买的基本都不是好香。我明明才买一包,她非要另买我也阻止不了。出发前,我预感到可能又遇到谬论,但一年一度祭祖祖先连个好香都享受不到难免有点可惜,我就偷偷带上自己那包香去,点上几支,尽点心意。果真再遭谬论,还好先见之明自己包香早就放入背包,家人那包普通香烧就烧吧。

就我鼻子判断,其他亲属买的也基本不属好香。事实上,起码是檀香味而不是其他化学味的“合格檀香”并不贵,十几元有一包(半斤?没称),二十多元一包的已经闻着不错了。当然一分价钱一分货,贵无上限。一些劣质香大概也卖十元八块,甚至比合格香还贵,可惜消费者不识货,没闻过好香以为所有香都不好闻。

继续阅读下文

光头强主题公园?

路过电视看了几眼《熊出没》,看到光头强家里装修挺特别,周边又很多树……忽生一问:有没有光头强主题公园?

搜索得知,还真有,而且直接是动画制作公司华强文化做的,可谓“亲生”。单看图片,和想象中差别不小:主题公园看着树少,而且似乎走机动游戏路线,提供室内什么射击之类的游戏。按我说如果只是把普通的游戏套个动画角色的大纸板,放几个大公仔,还没算发挥“主题”。

我想象的是:光头强主题公园似乎适宜建在东北,因为动画中常出现砍树的情节,看着有些松树,还有熊,像在东北林区。然后按原样做一间光头强和熊大熊二的屋子,供参观游玩。园区主打森林野趣,开发一些用木头玩的小游戏,减少机动游戏,减少大型室内空间,增加小型主题木屋。如果做旅馆,最好不要做千篇一律的星级酒店,可以直接复制光头强和熊大熊二的屋子,或至少相近主题有特色的旅馆。若撇开动植物种类匹配,南方地区开光头强主题公园也可以。

我不是第一次看光头强,到这次才突然联想到主题公园。简单发散下思维,略有所得,随便写几句分享下。

电商产品和超市产品的包装不同

循例写前一搜,相关资料比预想中少,有一篇《电商时代商品包装在发生变化!》,总结得不错。

那我要聊什么?说一下为什么会发现这个问题。

前天发的买电脑检讨文的第三小节,我说“网店有一个特点,页面信息量大,足够商家把商品详细信息都标出来,任看任对比……”自己写出这个常识,倒感觉有点不常识:电商产品既然在页面上已经有足够位置把想说的都说了,那在实际包装上就可以比超市产品更简洁咯?

刚好,昨天看到某互联网品牌姨妈巾,其包装正是走极简路线。从度娘图片搜索看到其只有背面印了产品信息,省却了超市姨妈巾几乎肯定有的产品形状图和尺寸表。

电商产品通过包裹运输,里面放的东西可以无比灵活:加份小礼品、加张小卡片、加张海报、加张优惠券、加张说明书、加份小册子等等,尽情想象,说加就加。但超市产品要做到这点相当不容易。

继续阅读下文

本来可以是一场家庭show……

一位老人新买回一把秦琴,正调弹按拨,奏拿手之曲,不亦乐乎。

家中一位7岁小孩闻曲起舞,还拿起两面小旗如啦啦队助兴般手舞足蹈。

其父刚好背对着小孩,没看到。另一位老人正埋头收拾琴的外包装什物,也没看到。弹琴的老人应该看到小孩跳舞,但没出声。

我站一边,按常理我似乎会笑呵呵地叫大家注意看小孩跳舞,但当时我没出声,单看。

小孩挥着小旗蹦蹦跳跳,跳到琴外包装纸箱旁,那位收拾纸箱的老人说:“哎,走开啦,别踩过来!”小孩倒是笑容不改,在旁边再跳一下。其父转头看到他,也没说什么。小孩再跳不到15秒,就放下小旗,不玩了。

叙事完毕。

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我知道的另一个家庭。剧情发展很可能是:

继续阅读下文

新机上任,先来篇检讨!

新机上任!纳尼?新键盘打出来第一篇博文竟然是检讨!检讨买这台电脑花了一个月多,各种深度纠结——我明明知道时间是金钱,花太多时间相当于浪费钱,我却不知怎样改变这状况……姑且事后写篇检讨文,以作反省!

年初报名某网络课程,学习某些软件的时候,明显感觉老爷机不够用,开始初步了解电脑行情。过年后决定去老豆公司工作,需要新的“生产力工具”,正式开始物色新电脑。

1、纠结形式

最初纠结买单一台笔记本,还是台式机+平板?还是台式机+(配置较低的)笔记本?

老豆觉得配台式机好,理由是:同性能比笔记本便宜兼大屏幕使用体验好,反正工作都在公司处理,在家不工作,实在要工作用旧笔记本或配置较低的二手笔记本凑合一下也行。台式机的好处我懂,但笔记本的便携于近乎刚需。虽然每天背电脑出入折腾肩膀,但我在家总要用电脑,如果配两台电脑东西传来传去相当麻烦。加上我在公司时不时会坐到不同位置,始终是笔记本方便。决定买笔记本的纠结过程较短,只是后期又纠结是否需要买带触屏功能的笔记本……

好不容易搞清楚笔记本各个部件都有哪些型号、参数和讲究等;知道“性能、便携、散热”不可三得;去笔记本贴吧看很多测评、看帖子,几乎都要成半个“砖家”。蓦然回首,完全合意的本子,竟是没有!总有不可兼得的因素:或外观丑点、或续航差点、或屏幕差点、或硬盘少点、或拆机(维护)难点、或价格好贵,如是等等。必须放弃某个或多个要求,于是开始新一轮深度纠结……

继续阅读下文

收钱不易

回来工作的其中一个考虑,是觉得打工时候,即便本职工作做得很熟练,也仅仅是业务流水线的一环,并不熟悉整个业务流程,于个人发展算是个风险因素。

这段时间为老豆公司做了些跑银行、开发票、对账、入账等等杂务,对整个生意流程多了不少了解,同时感叹“收钱不易,颇不常识”。

按自己平时的花钱逻辑,决定买什么的过程可能挺纠结,但一决定后,付钱,现实世界对方是马上收到钱,网上购物对方也很有保障收到钱。业务做完,收钱似乎根本不是个问题——但换在老豆的生意,收钱却没这么干脆,有些账还拖了很久,甚至有些估计追不回来。

且不论某些非善意拖欠的情况,即便是较为顺利的一单生意,从开始就略麻烦:报价报好,打印出来,登门到对方公司财务部门盖章签合同;结算时,对方公司要求开专用发票,于是跑去某相关部门开,要填一张很多数字的表(主要是什么机构码、账号码都很长),再之后拿发票给对方公司,这才开始等收钱。

继续阅读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