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断“Vitamin Human”之实验

通过研究脑部某区域受损病人的能力缺失或紊乱,可以探知该区域的功能。

Snowyy正在做一个原理类似的人体实验,但实验大概在任何稍有智商的人看来都相当愚蠢——此乃故意中断“Vitamin Human”之实验!(VH 之意请参见昨日拙文

这种特定 VH 的补充方法是发短信,所以实验方法很简单,不发短信便是。

实验在上学期初做过一次,持续17天没有联系。到第18天对方发来短信,实验告终。

本轮实验进行中:20天前我最后一次主动发去短信,17天前来往短信一条,12天来往短信数条,此后再无联系。

暂时自我临床观察是:想念症状在中断 VH 8天后迎来峰值,随后缓慢减少;中断期间睡眠质量欠佳,但是否与 VH 缺乏相关则有待考证。

根据历史数据判断,我并不构成对方所需 VH,故猜测其并无任何不良反应。

实验中期报告如上!

17 Thoughts

  1. Ted

    @Snowyy:似乎您这条回复的对象不应包括我?
    btw,发短信也并非“从现实中找”的一条途径?在我看来短信,电话与IM,BLOG,Email本质是一样的。假设,人工智能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以至于通过了图灵实验,你怎么知道你是与人还是与机器聊天?

  2. Ted

    像围城里方鸿渐那样,不喜欢电话而喜欢信件,有物质传递的VH方是正途?

  3. Snowyy Post author

    @Ted:啊,Ted说VH缺乏所以我以为你需要寻找补充源,理解有误?失礼。。m(_ _)m

    哈哈,相隔太远,那人也不愿意(或没空?)视频聊天,短信是最常用的联系方式了。物质信件写过啊,上学期初的实验到第17天就用毛笔写信。。。上次还没有“做实验”的概念,纯粹想对方主动找下我而已。

    这次是严格实验,看自己能坚持多久,信也不会发。○( ̄﹏ ̄)○ 虽然在人看来这种坚持是相当笨蛋便是。

  4. Ted

    @Snowyy:似乎我还是比较安于缺乏VH的状态…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实在是太舒服了…
    补充源的话,还是倾向于在现实中的互动 🙂

  5. Snowyy Post author

    @Ted:Ted所讲“一个人”是否指“非拍拖状态”?

    如同上篇文所讲,我缺VS也缺VH,如果距离近,“意念上”知道能方便补充或者相对不感缺乏,但现在VS缺了3个月,VH缺了大半个月(虽然这自找的= =),会很想补充啦。○( ̄﹏ ̄)○

  6. jacques

    @Snowyy:我现实中积极找的啊。像你们所说,现在电邮,短信都是属于现实啦。不过还是觉得你做这个实验有点偏执呢,可以想像到你朋友的不适。

  7. Snowyy Post author

    @jacques:这是傲娇啦。。。想别人主动点。(拖出去杖刑~~(ノ-o-)ノ)

    对方的反应嘛,只能事后问。如果有想我,应该会上来博客,即应该会看到这篇文……如果没来博客,只能解释为并无任何不适了。#(┬_┬)

  8. Pingback: 以“实验”之名义 – 不常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