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书法老师

一周前就想写这篇博文,压着不写是怕某个惊喜穿帮。惊喜已到故,可以写。

你以为我要写感谢恩师之文?非也!我是非常遗憾学书法跟着那样一个老师!

话说小学二三年级时,报读少年宫的书法班。书法老师怎样教写字容我稍后说,先说毛笔,写字大前提之物。那老师根本连用毛笔的基本方法都没教!一支新毛笔,开盖直接蘸墨水!用完直接用原塑料盖盖上!下次使用再直接蘸墨水!

前阵整理家中旧毛笔,看到有几支就蘸了点笔头墨水,就没再用过。想起曾经买过些毛笔,按那错误方法“开笔”,有时笔总是很硬开不软,好像还曾经硬来弄坏笔。总之工具不好,写不好,很影响练习热情。

后来看过些资料,说要用水浸泡开新笔,用完后用水冲干净再晾干。高中大学偶然用毛笔就这样做,不过还没想到吐槽老师没教常识。直到两周前看到某毛笔包装的使用说明,这算正式资料而不是网络小道知识吧,呜呼,真个是“千万囧字涌心头”。为什么当年老师没教!难道他也不懂用笔常识?!

顺便,隐约记得小学的书法课,老师也没有教用笔,或者说教了错误用笔。

说回那位疑似不懂用笔常识的老师,教写字又如何?记得有常规的描字、临字等,具体细节忘记。之前偶然看到一个观点:如果书法老师教你临他的字,那你最好换个书法老师——当年老师就这样!当时选些学生作品贴到展示栏。那位老师没拿着历史名家的字让我们临,而是拿他的字做范本!

老师是年轻人,那时大概二十多岁。当年的我自然不会问老师的资质,也不太会分字好看与否,只是很单纯觉得“老师的字很漂亮”。现在看来,年轻人的字即便叫“写得相当不错”,和古代书法大家的字依然有数量级的差距。临字,当然要临最好的字,或至少是历代公认相当好的字,才不至于“学坏手势”。当年的老师,唉……吐槽无力也。

又,隐约记得老师较为重视笔划写得“规范”与否,却没教多少一个字如何结构,如何平衡为好看,只略提过一些,如一个字某部分写大点小点。个人觉得教结构比教笔划更重要,也更该花时间,知道平衡好一个字的结构,即便用树枝在沙地上写字也能写得好看。反之,笔划规范,但结构不好,字也不好看。

咦?话说回来如何对小学二三年级的小孩教欣赏字,教字的结构,小孩听得懂?回想自己学会分辨一些东西好坏,如字好不好、颜色好不好、布料好不好、食物好不好、文字好不好等等,是相当后期乃至是最近之事。没老师带路才如此迟钝吧?抑或人总要到一定的年龄积累到一定的经历,才更会分辨,否则再早教也事倍功半?

临尾来段定向广播:

某人,再次讲声失礼!信塞入邮筒的当晚才查资料知道用生宣纸写小楷是多高难度多考功力之事!我记得当年老师讲过“毛笔用生宣,国画用熟宣”,就生搬硬套,不知道小楷要用熟宣或半生熟。结果笔一点下去就化开,不知道如何控制。加之小时候书法老师又是如上所描述者……呃,推卸责任了,最关键还是自己的问题。我叫你看我字别笑得肚疼,结果你还是因为另一个原因肚疼了,囧。

希望下次写好!(如果有下次。)

2 Though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