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京归夜步校园

夜幕胶凝,昏黄高灯照孤影。拉箱隆隆似伴回声,恐入睡人之耳作惊。

丑夜校园,亮处三两星。唯我之外,何人尚醒?

此乃是日凌晨述事伪词一笔。

九号晚去北京,为十号某个去日本工作的招聘宣讲会兼笔试。

出发前打电话去问,才知道要日文简历——正好给自己理由不去?反正被选上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但也有自我作睹之心——如果下午五点前不能完成日文简历,即可客观认为能力太差,不去。

结果约用两小时,四点就完成。虽然肯定有错误,依然拿了去打印。我没有刻意赶时间,但既已打印出,一于拍板去也!

收拾,起行。班车凌晨抵京,乘客可以留在熄了火的巴士内。冻了若干小时,便去某青年旅舍,洗澡,睡觉。

笔试如同所料考日文,且据以前某日剧所观,题目是小学升中学难度。山寨货如我也有些许印象,对日文专业者自当更简单。此外还有日文作文,英文作文,日文数学题。日文作文是我死穴,数学题有易有难。

会上有提问的同学讲日文相当流利快速,拜服不已。这情形,即使过笔试也绝对过不了面试。

御姐主持说笔试合格者将在会后电话通知。我自判死刑,也因为我想念九号刚刚送到的九本书。事实证明自判无误,幸好没有浪费时间。

于是有开头一幕。

得不到即是没有缘分——不知这是不是有宗教感的人特有的思维模式?虽然我很想去日本,但我觉得那项工作不适合我,所以在看到招聘信息后也没有奋力攻日文。扬长避短,我的日文够为己用但不足以商用,也无谓与那些优秀的科班同学争。

希望渺茫依然成行,乃为见识,也为抽离常规,偶遇一些启示。见识和启示皆已得,故不枉此行也。

22 Though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