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发现

光头强主题公园?

路过电视看了几眼《熊出没》,看到光头强家里装修挺特别,周边又很多树……忽生一问:有没有光头强主题公园?

搜索得知,还真有,而且直接是动画制作公司华强文化做的,可谓“亲生”。单看图片,和想象中差别不小:主题公园看着树少,而且似乎走机动游戏路线,提供室内什么射击之类的游戏。按我说如果只是把普通的游戏套个动画角色的大纸板,放几个大公仔,还没算发挥“主题”。

我想象的是:光头强主题公园似乎适宜建在东北,因为动画中常出现砍树的情节,看着有些松树,还有熊,像在东北林区。然后按原样做一间光头强和熊大熊二的屋子,供参观游玩。园区主打森林野趣,开发一些用木头玩的小游戏,减少机动游戏,减少大型室内空间,增加小型主题木屋。如果做旅馆,最好不要做千篇一律的星级酒店,可以直接复制光头强和熊大熊二的屋子,或至少相近主题有特色的旅馆。若撇开动植物种类匹配,南方地区开光头强主题公园也可以。

我不是第一次看光头强,到这次才突然联想到主题公园。简单发散下思维,略有所得,随便写几句分享下。

电商产品和超市产品的包装不同

循例写前一搜,相关资料比预想中少,有一篇《电商时代商品包装在发生变化!》,总结得不错。

那我要聊什么?说一下为什么会发现这个问题。

前天发的买电脑检讨文的第三小节,我说“网店有一个特点,页面信息量大,足够商家把商品详细信息都标出来,任看任对比……”自己写出这个常识,倒感觉有点不常识:电商产品既然在页面上已经有足够位置把想说的都说了,那在实际包装上就可以比超市产品更简洁咯?

刚好,昨天看到某互联网品牌姨妈巾,其包装正是走极简路线。从度娘图片搜索看到其只有背面印了产品信息,省却了超市姨妈巾几乎肯定有的产品形状图和尺寸表。

电商产品通过包裹运输,里面放的东西可以无比灵活:加份小礼品、加张小卡片、加张海报、加张优惠券、加张说明书、加份小册子等等,尽情想象,说加就加。但超市产品要做到这点相当不容易。

继续阅读下文

有无洗衣机对冬天穿衣服的影响

有洗衣机的博友,是否想过如果没洗衣机,你冬天会怎样穿衣服?

也许只有在冬天手洗过衣服才知道个中滋味:衣服大件,又厚,湿了水很重,提起来费力,拧起来费劲。夏天洗衣服位置绰绰有余的大桶,冬天放几件就转动不开了——那就分开两次洗?啊……非要逼我坦白我“只求过水,不求洗得多干净”吗?已经洗了二三十分钟,耗不起双倍的时间和精力了……

以为熬过大学四年没洗衣机用的日子就苦尽甘来,勉强也“甘”过一阵子,毕竟在粤B城租房都特别关注是否有洗衣机,但有时实在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之前租住的地方,我又手洗了一年半衣服……

2014年7月我住到那个房子,有洗衣机,我每天都开“快速”模式洗,挺方便,就是洗衣机声音很大,怪怪的……到了10月,洗衣机坏了。房东贴了张纸条,说洗衣机老化,修了但不能多用,一周最多用3次——那不就是不能用的意思!(合租,和房东家人住一起。)

继续阅读下文

稍稍打开的厕所门

看到标题想歪的请自觉检讨,内文讨论正经事。

公共场所如厕,肯定会遇到一个问题:厕所有人吗?门关着看不出来,推门拉门万一有人又不礼貌,敲门多少有点尴尬……所以现在很多厕所门都设计成有个小口分颜色显示,无人时显示绿色无人,有人时显示红色有人。

这本来是挺一目了然的设计,但实际应用时却对这红色绿色不一定踏实——不少厕所有失维护,门栓损坏,关不上门,那明明有人也会显示无人;或者门栓被扭在另一边,外面不一定正确显示红绿色……诸如此类,单靠红绿色难以判断,有时不免辅以敲门推拉门……

某次在一家图书馆厕所,其中有一间,那扇门在无人时会稍稍打开一点角度,一眼就知道里面无人。旁边几个门在无人时都自然闭合,这扇稍稍打开的门可能是施工略有偏差的结果?能不能故意制造这种偏差,让门在无人时自然打开一点角度?比如10°就挺好,这比红绿色更一目了然。

好像跟门的阻尼有关还是哪里,失礼,物理知识还给老师了。就一个小观察小idea,简单一记。

车行道侧的垃圾桶

在上海松江大学城,看到马路车行道侧一排垃圾桶,被轻微不常识了下——垃圾桶不是通常在人行道上?

没有系统统计,印象中见过的马路垃圾桶,都设置在人行道靠车行道一侧。通常人行道比车行道高一点点,垃圾桶再贴近车行道,也不会放到车行道上。

松江大学城的这些垃圾桶是高一米多长宽约半米的敞口方形桶,同时出现多个,垃圾容量宽裕。垃圾桶前后可能有些停车,但感觉对行车停车影响都不大,而人行道会因此宽敞些——省了占半米的垃圾桶以及行人自觉远离垃圾桶的小距离。

虽然只是一米半米之差,似乎都人车都有利。挺有意思,简单一记。

小学校服质料

穿校服是不是你中小学美好回忆之一?于我,不是,夏天尤其不是。那东东是榨汗神器,穿上多榨几斤水无压力。另外它不失为锻炼中小学生毅力的好帮手——穿着它能淡定上课,毅力都不一般,祖国未来好栋梁!

以前不懂衣服布料,只觉得校服运动服穿着不如自己买的衣服舒服。多年过去,虽然校服还留着纪念,但水洗标已经洗没有了,不知道是什么料。

日前看了某小学一年级生的新校服,不禁要为它开篇博文吐槽。该夏季校服运动服衣料成分如下:

校服衫:聚酯纤维80%,棉20%;
校服裤:聚酯纤维65%,棉35%;
运动衫:聚酯纤维65%,棉35%;
运动裤:聚酯纤维100%。

继续阅读下文

对比圣诞节,中国节日“饰物标志物”少?

圣诞节,到处见到圣诞老人和圣诞树,似乎很平常,但如果一个地方“只”在圣诞节才出现如此大量的共同标志物呢?

如此不常识感觉来自随处可见的圣诞饰物:我公司一年所有节日都没有特别装饰,偏偏在圣诞节贴了两个圣诞老人像,还挂了些彩带。

公司所在的大厦,也是除了春节放盘年吉围些年花,其他节日都没见到任何布置,却在圣诞节前布置了圣诞树,还放了个假雪人,门口也喷了圣诞老人像。

我吃午饭的“饭堂”,也在墙上窗边贴了圣诞老人像和一些彩带,圣诞那天,打饭菜的工作人员竟然顶着热天戴着看起来挺厚的圣诞红帽子!何以是“顶着热天”?今年粤B城冬天不太冷,圣诞那天也偏暖,而且打饭菜的地方常年热气腾腾,工作人员冬天都穿短袖,戴着红厚帽很不协调。

公司附近其他建筑物,很多也在显眼位置布置了圣诞树或圣诞老人等饰物;上班路上见到其他大厦也有布置,尤其是圣诞树,好像比气派般一棵比一棵高,其最甚者目测有四层楼高!

“节日气氛”乍觉“看不见摸不着”,其实都在一点一滴“看得见摸得着”的饰物中体现。中国节日气氛又如何呢?想来“食物标志物”有若干,譬如元宵节吃汤圆、端午吃棕、中秋吃月饼,但“饰物标志物”还真有点缺,顶多是春节放盆年花年吉,挂个灯笼,其他节日的“饰物标志物”都不算明显。

对比圣诞节的圣诞老人圣诞树和春节的年吉灯笼,其比较大的不同在于“购买方便及便宜程度”:圣诞饰物丰俭由人,可以很烧钱复杂,也可以很简单,去超市买几张圣诞老人圣诞树贴纸一贴就是,不费多少钱;而春节年花年吉,买起来相对麻烦,价格也较高,灯笼不是随便有地方挂,平面灯笼贴纸好像也有,但不多见。

当然春节是一年最大的节日,多少还算比较有气氛,和圣诞比气氛可能看不出什么区别,试想端午和中秋又如何?

这两个节日有典型的“食物”,也有比较共同的“玩物”:龙舟和花灯,但“饰物”不明显——好像没见过人做几层楼高的粽子饰物,也没见人做个龙舟饰物、超级大月亮等饰物应节,感觉这两个节日看得最多是粽子和月饼广告。当然,有些地方赛龙舟、猜灯谜,也很有节日气氛,但这毕竟只能发生在局部区域,比起到处都见到相关饰物的圣诞节,还是感觉圣诞节的节日文化更强势些,这就是“文化软实力”吧。

“饰物标志物”是传播节日文化的最方便方式?“食物标志物”有没有办法做得更有“气氛”?暂时答不出来,留着啰,也欢迎看官高见。

弹出窗口

弹出窗口的主人们,
肯定知道多少上班族开了小差。

弹出窗口的员工们也开小差吗?
弹出窗口的主人们也希望员工开小差?

不是说专心才能做好事情?

他们希望人专心,
还是希望人分心?

“亲鼻”嗅到

这是昨晚临睡在床上突然而来的无厘头问题: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亲身”体会等的说法,按人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却没有“亲鼻”嗅到之说,咦,为什么没有呢?搜到这个不常识问题在百度知道上早有人问过,但没有理想答案。

还有,口部,通常说“亲口”尝过、“亲口”说出,好像也有“亲嘴”说出这个词?但“亲口”和“亲嘴”平常用法显然不同,何解?

扛死猪

很奇怪的缘分,我在我家附近和公司附近的三处地方见到扛死猪……

首先是离家比较近的地方有一猪肉档,有时早上去佛寺迟大到就会看到一辆货车运死猪过来。(为什么这里用“死猪”而不用“猪肉”一词?因为那是整只猪,还没被分块切成猪肉。)有一个男的,双手提着死猪前腿,把死猪扛在背上,从车里搬运死猪到猪肉档门口。运死猪的货车和一般货车的区别是有两个铁栏小窗,当时货门开着,看得见货箱内还挂有其它死猪。

离家里远一点那间猪肉店,则是某次放假回家,赶早搭车,绕去平时不走的那边,刚好看到类似的把死猪从车上扛到店里的场景。

又,某工作日午饭后,走回公司,路过一个菜市场,竟然又碰到扛死猪……

印象中感觉在这之前,我从来没见过扛死猪的画面,首先去菜市场买菜的次数就不多,也不会一大早和中午去。不过在这几个月连续在这三处地方见到扛死猪,算是有点高概率?

扛死猪,车里还挂着好几头死猪,在还没吃素的人看来,这是新鲜好吃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