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大学

到时自然事过境迁……

(原定要写篇解释近日日志风格的文,但还是先写这篇吧。)

昨晚看完留言后,我失眠了两小时想怎样回应这些留言,脑中又飘出一堆句子,感谢留言的同学给我的脑部刺激!

我相信世界上只有少数同学像火星蜥蜴那样,不重要的考试可能适当作弊(以示反抗?),重要的考试认真对待。但我不相信大多数人(包括自己)有那个自制力——既然不重要的考试可以通过作弊得到甜头,何不在学分更加权重的“重要考试”也作上一弊?

事实上我看到的是,在考试前一两天甚至几天就在想着“到时抄桌面上”,虽然不排除这只是随口说说,但至少感觉大家不是把作弊作为最后无可奈何才用的下策,而是视其为理所当然。

我不是一刀切鄙视所有作弊行为。有如街上的流动熟食小贩,如果他们有钱有能力开店大概也不想“走鬼”。他们是弱势群体,政府也不该对其“赶尽杀绝”。类似地,有些同学或许平时花时间做更伟大的事而大增挂科概率,如此保命式作弊我可以接受。我不解的是为什么成绩好的同学也作弊,到底出于怎样一种心理?

继续阅读下文

第二张乒乓球台

不知这个题目有没有发展成惊吓片的潜质?- -|||

从宿舍走到饭堂要路经一排乒乓球台。今早吃早餐前见到两个男生在第二张乒乓球台上对打,心想两位真好兴致,想必今天没有考试……

吃完早餐出来,扫视到在第二张球台上对打的变成两个女生!我以想象填补中间发生的事,不过我更好奇为什么他们都选择第二张台。

下一个瞬间我留意到:阳光晒到第三张台,第二张台还是阴的,而第一张台上有水渍(怪哉,明明没有下雨)——所以,大家都选择第二张球台……

\(“▔□▔)/\(“▔□▔)/\(“▔□▔)/\(“▔□▔)/\(“▔□▔)/

上野树里在Spring的封面图

继续阅读下文

当雷声大雨点小时……

(此文昨晚快写完时突然断电,万幸wordpress有自动保存功能。为了文字上的现场感我没有修改下面的时间用语)

校规曰:考试作弊轻则记过,重则开除学籍……

事件一:同学A某次考试把公式抄在计算器上被老师发现,忘了结果是让他(以下提到的他都不分男女)擦掉还是其它处理,反正没揪他出来。

事件二:入党仪式上,辅导员要求同学互相指出缺点,同学C当众指同学B作弊的事。从同学B的叙述听来,他们班作弊者很多,B不算最严重的,那次作弊他只是带了小抄还没抄成就掉地上了,但C在那那种场合“爆料”,还说得似乎只有B一人作弊,令B极为丢脸,事实上在场的那堆新鲜党员都作过弊。

当晚B打电话给辅导员“诉苦”(囧~~),以类似撒娇的语气说“以后都不与C说话了”。从对话的停顿听来,辅导员的话远比B多(其内容我是听不到啦)。随后B有一言:“我觉得作弊也是社会上一种技能,老师你以前就没作过弊吗?”同样从辅导员说话的时间推断,他作了肯定回答,大概随后是一堆道理……

继续阅读下文

水鱼?!

昨天开了送别大四师兄师姐的老乡会,我等今天有考试的被“特许”提早离场……

送大四聚餐

因为要等会长开场白一下才动筷,菜又是放满一桌,上面的阵势的基础上还有四五碟左右追加O_O(这围10人)虽然不够早日班上的聚餐壮观啦。

这是我在这个城市吃的最豪华的一餐!注意左上角的汤,里面的动物貌似是水鱼!印象中水鱼比较贵,竟然会在学生的餐会吃到,shock!

继续阅读下文

“重点”恶作剧

公元2009年1月,同学X在期末复习《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时大吼:“有没有搞错?!这个也是重点?!”

回溯到公元2008年9月,同学X从一个名叫Snowyy的师姐处得到此书,粗略一翻,划线良多,遂想期末不用担心了。

再逆时针拨手表到公元2008年6月某日,Snowyy要考中国近现代史,但老师不划重点,加之一个学期的课都是看煽情科教片,书本相当干净(相同的过程当然也发生在后来的X身上)……

反正是白书,Snowyy于是有一恶作剧灵感:把最不重要最零碎的部分郑重划线,标上“重点!背!”……

——Snowyy妄想剧场完毕——

23道菜的端午节聚餐O_O

端午节聚餐1

昨晚班上聚餐,班长开场白了其三意义:端午节;大二结束;为班上转专业的同学饯行(他们要转校区)。

如果是普通的聚餐再贴张图就可结,但这次聚餐的菜多得够瞠目。而且上菜略有“连环拳”之感,一上来就放满桌面,在以为“够多了,上完了吧”的时候又突然再来个三四盘=口=

继续阅读下文

体育课的“潜规则”?(我是弱势群体……)

这个学年我体育课选修的是羽毛球,体育班有36人,而球场只有8个。好,各位聪明的小朋友一定很快算出,每场4个人,还会剩下4个人……

比较不幸地其中2个人经常就是我和DM同学,其他2男生有固定居所的……

老师没有规定同学的场地,大概人数不好操作,所以“先到先得”应该是默认的原则。上学期确实基本如此,早到一点基本上都有场。但这个学期,不知何故似乎大家的场都固定了……

某次1号场还没人,我就占那场,但之后4个女生来了,说她们从上学期就在这里。这也是事实,我没有坚持,而且觉得自己理亏(为什么?)。

继续阅读下文

三级的一周-v-

“三级”这个词容易令人浮想联翩,不过说“计算机三级网络技术”又生外了点,反正平时就这样简称……

抱佛脚了一周,佛祖听不听我的呼唤就是他老人家的自由了。大概他也是略略关照了一下的:昨天笔试及格的希望不至于为0;今天的上机确实也没抽到很crazy的题,在南开100题也见过,不过关键部分我忘记了-v-|||难道因为昨天我没有斋戒,佛祖不开心就给我施了局部记忆屏蔽?(看吧,这个人就是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v-)

博客发酵了一周,本来我好歹应该看看留言的,不过如果见到没留言的话会有点down,有留言我又会觉得不好意思这么久不更新,索性不看,任其发酵了。

这个星期初看了清明节那集三人行,整周都有点blue,同时又没空写博(接下来就要写),有点“戒博不适”……

……此时米共同学跳出来讲了:“是‘戒米不适’!”何也?因为本周初我说了不打搅米共同学复习二级而“戒米”一周(就是不主动发短信给她),不过周三晚实在不太自在,就飞个电话去(不算破戒……),不过此时米共同学在等辩论赛的结果(cut我电话了),而且貌似因为我电话带来的运气她的team终于赢了那个已经二连冠的team!!-v-b

散场后我再打过去,听声音觉得米共同学非常兴奋,问她是因为得奖了还是我来电话,答曰后者,还说我很久没打电话给她了。(真无语,几天前才QQ语音聊天了=,=)我说近来米价上涨了,不过当事人似乎没打算自枱身价……

真发觉给米共同学起了个好名!从字面上她可以由维生素升级为主食,不过造名者我叫CUT了,某人已经够自恋的了,不可继续加深……

“欠打”的过程.\ /.

今天安装了三级的模拟上机系统,打开后提示我没安装VC(其实我有个绿色版的)。好吧,去找了个181M,解压后4++M的巨型家伙,安装出错-_-|||

同学有安装成功者,恭迎了一份copy过来……失败依然=_=|||

难道VC来到我的电脑都水土不服?(非也吧,在另一个同学的电脑上也安不了)

我放弃了,反正上机系统的题和书上的一样,不就是少了打字的过程而已——即“欠打”的过程.\ /.

P.S.接下来的一周我要忙三级试,可能不怎么更新,有也是这种营养不高的碎碎念,请多包涵……

断粮了~~~T_T

虽说近来米价上涨,不过我断的不是粮食食量而是精神食量啊~~~

3月,我追的动画和日剧好像约好似的一起大结局。今天把最后一个结局的《竹刀少女》的最后一集也看了,精神食粮中断中……

当然,才讲我的课程很忙的,都结局了不就可以专心学习了吗(老师思维?)?不过我都是小娱而已,不会看多,那是维生素般的存在……

我的大硬盘确是收了很多宝贝……但纪录片看起来要动脑,彩云国物语和Zombie-Loan等因为是英文字幕我是打算用来学英语的,它们在我考完三级后就派上用场的(要考六级-_-),但现在看的话我又会不自觉地很注意其中的英文而大费脑筋……

日前开了班会(其实是没有茶的茶话会),辅导员最后总结时说:现在看来很难的课,很快就过去,以后想起也不会记得当时是多辛苦……我知道不可能强求留下很多记忆,但我也不想多年后对大学的概念剩下“四年”二字,所以现在小小地记录下一些小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