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喝酒”稍改观

上周六,去送别大四的老乡会——又一个会碰到很多酒的时候。

同一个餐馆,上次去是去年11月11日光棍节,班里的聚餐。那时我颇看不惯同学喝酒那很大人的样子,对“能喝”这词也很不屑。

而这次老乡会,我第二次产生“想得到‘能喝’这种能力”的念头。第一次是看《彩云国物语》小说时,秀丽为了和工部尚书管飞翔谈建设茶州学术之都的事,要和他斗酒!秀丽的酒量嘛,用她的原话来说,就是“我母亲好像很能喝的样子……我自己至今为止几乎没喝过酒,所以不是很清楚酒量算大还是算小。” -_-///

但结果是她喝了很多都没醉,欧阳侍郎说她喝下去的量已经不是酒量大小的问题了,她完全靠毅力在支撑。最后她喝下了全国酒精度最高的“茅炎白酒”,赢了管尚书。

                  

管尚书说:“……这和酒量大小没有关系。如果真心不想认输的话,就算死也不会倒下吧。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会喝到死为止。那就是背负着他人性命的官吏必须具备的毅力。……”

我没醉过,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靠毅力使自己不醉。秀丽有她母亲千杯不醉的血统,我不知有没有,我父母都不碰酒的。看完那段之后,我真想试试自己酒量有多大呢!不过我始终抗拒啤酒,啤酒太难喝了!红酒或黄酒倒还可以“用作练习”,白酒最伤肝,还是远离。

之前看《三人行》,说人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喜欢古董,这是自然而然的。而我现在(19岁)对“喝酒”的改观是偶然还是必然呢?如果我不看《彩云国物语》就不会看到斗酒这一幕,我就还是讨厌酒。抑或是这类情景其实经常出现,只是现在的我才与之频率相通,接收也接受了呢?

虽说略改观,但只限于“能喝”二字,我对“不喝就不给面子”之类逼人喝酒的话还是万分抗拒的!

6 Thoughts

  1. mountain

    你真是对彩云国物语好有研究啊,好多篇野都是讲果度。睇来我都要睇下先同你有共同语言拉。哈

  2. Snowyy

    回mountain:那确实是很好的作品!看吧,等有人可以和我吹水!

    回好靓:我有去申请!但填完表后打开不了网页!改天再申请吧,我也怕掉大牙呢!

  3. Snowyy

    对你来说发短信应该比上网聊天费电费吧,但总括成本低些,反正我还是不会装QQ,讲个号给你也没用-v-

  4. Pingback: 开红酒大作战 at Snowyy的泼墨涂鸦树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