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囧集篇

囧,7月31号归家,本以为宅个几天写游记。但一个月的实验与旅行积累的疲劳大超我想象,这段期间的清醒时间平均不会持续超过5小时,每晚10点睡觉,单手写游记就耗时一周。

脑中浮有不少好句子,写出来却不成章。兴许是激起脑水太甚,沉淀需时日?一再搁置,竟又要离家了!今天去广州玩一天,明天火车。为凑数(?),且发囧集篇,实则“囧”与“总”音近,放到游记最后方有双关之趣,罢也罢也。

先贴囧图:

西安,汉阳陵的骑马俑。嘛,没有马还是不要摆骑马姿势好……(右边那位的面孔,不知是否汉朝人的常貌?)

西安,汉阳陵的陶猪,其纹理与超市的猪肉部位图颇神似。

西安鼓楼,原来只要透明箱内有神像,上有孔洞,就会有人投钱其中,甚至达淹没神像之势。

华山某路牌,请意会。

华山南峰顶的华夏之根,请意会。

华山西峰顶看日落的猫咪——外面是悬崖,小心啊!

同是华山西峰顶,两位道长也生看日落的好兴致。

华山某山峰,请意会。

上海张江高科,某站牌。

西塘,某旅馆大门。

再道囧事:

去西安的火车,并非空调车,窗打开。我吃完的杯面放于窗边的桌上,貌似风吹不倒。然俄尔迎面来一火车,两车挤压的空气暴走推倒了杯面!弄脏我裤子就算,最心疼是玷污了我当时在阅的《理想的下午》——舒国治先生的书平时都被我百般呵护,岂料出门遭此劫!

西安,同一地点的几个巴士站牌标示行车方向有左有右,某天稍不慎坐反方向到城郊,唯一可抵怨念的是见识到西安不怎么漂亮的一面。

去上海的汽车,卧中间的上铺,头顶对着冷气口。凌晨正半睡半醒之际,脸上忽感一滴水滴落,遂天马行空想象冷气口泼漏下一盆水的画面。再闭目睡去,适才想象的画面竟中于己身!惊叫弹起(反应快得以躲过第2波空袭),司机却不理睬。不能躺下只好打坐。

上海,从陆家嘴坐渡轮到对岸。乌龙混入去城隍庙的船(省0.5元),去到完全不懂路,只好坐回陆家嘴再坐去外滩(外滩较近旅馆)……

海宁到盐官路上,见“百合天地”的巨型广告牌;杭州巴士站等车时,看到“要做就做百合新娘”的广告——此二者也,广告者是百合控还是百合盲?

杭州到义乌的火车,早上7:54于杭州东站发出。前一晚看站牌头班车6:00开,早起确保赶上。岂料对面方向的头班车是6:30开!K4不少,问司机此趟车可否转车去东站,答“延安路南站”,遂上车,确认再问一次她却不理睬。到站后,不见去东站的车!问得K105可达,但问站牌所在时,问一个指一个方向,连警察都指错路!

到东站已是7:50,飞奔入站,那趟车晚点到8:10,晚点万岁!但随后晚点到8:25,上车后很久都不开车,最后实际晚点了1小时……

咦,似乎囧事皆与车相关?……

以上!

29 Thoughts

  1. Pingback: 尼泊尔馆——“请佛祖保佑财源广进” | 不常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