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乌龟而起的超简单数学探知

各位客官,我不敢要求您花宝贵的时间画如下文件夹的乌龟,但请先花10秒稍认真观察,想象您在画它,过程中您可能会联想到什么……

三日前全天8节课的周四,上课上到闷,就信手此乌龟为模特做阴形画画练习。落笔时有“按白边还是乌龟实际的边线画”的选择,我选择了白边。画不到半个龟身,我突然有个困惑——

白边都等宽,而乌龟长宽不等,扩展等宽边线后乌龟的身形比例会变吧?!

直神经地,我徒手画了个2:1的(竖)长方形,再差不多地加条窄边——看不出比例有异。

OK,直观看不出就列式:设加边宽x,新长方形的比例则为(2+x):(1+x)。代个0.2进去(每边扩0.1),得11:6<2。嗯,加边后肥了。

越来越肥的话会不会变成正方形?但(2+x)/(1+x)=1显然无解,不过当x趋向无穷时条式的极限是1,所以是无限趋近正方形而不会变成正方形……

以上表述稍费唇舌,实则当时花的时间很少。知道结论后,事后诸葛亮一下,其实有更快捷简便的想象解答——一条竖线,加边后会变成窄条长方形,显然是变肥了。没一开始想到这点,果然我数学脑残。

我时不时在想:产品设计要数学好(符合人体工学之类),建筑要数学好(计算有误会成危楼),环保研究也要数学好(科研都要)……偏偏自己的脑数学水土不服,这是否表示我不不能从事所有与数学沾边的行业?但我有兴趣的行业都涉及数学啊泪目!

本次乌龟阴形事件的数学问题虽然极为简单,编成几何题小学生都能解决,不过对数学冷感加白痴的我,会主动动用数学知识去探知某个问题,在我至今的人生中十年罕见的事了。而且我很高兴这是观察而察觉的,不是人人在画带边线的图案时都会注意到这点吧,尚可为自己的观察力增点自信。

“思考力为零,观察力尚可”是我对自己的评价,不知观察力是否可以弥补思考力?但愿。

*~( ̄▽ ̄)~=====【不常识豆栏-第18期】=====~( ̄▽ ̄)~*

《年薪十萬的乞丐給我上了震撼的一課》代理),文较长,记述作者与一位乞丐的对话。10万应该是马币,合人民币约22万。用智慧而非奸诈手段“赚得正当薪酬”的乞丐,他转行做乞丐前的原职是……(请移玉步到原文一察吧。)

这位乞丐赚钱不是靠运气,而是做过“精确的计算”,看来做个成功的乞丐也离不开数学。我绝不怀疑数学的重要,只是我陷入一个矛盾——

我想做的事需要较强的数学能力(yes?),但我对现在课程的数学公式方程相当厌倦;我对有兴趣的事领悟能力尚可,但我无法确知即使我对数学感兴趣后能否改变数学脑残的格局……

此问题暂时判定为无解,以上!

P.S. 拍文件夹没有选择正面,直觉觉得这样比较好;这个角度很难不摄入背景,而在阳台拍照而摄入的这些许背景的颜色对青色的文件夹刚好是不错的点缀。各位高见如何?

21 Though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