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墨加宣纸——岂一个爽字了得

(每次看《金牌冰人》都激起我写毛笔字的欲望……)

今天本打算只写一小时毛笔字,却总写了两个半小时。初用废草稿纸写的,写着写着想用宣纸写,就用囖。我特意把墨磨得浓些,写出来果然不甚化开。

不知何故,在宣纸上写的字“零舍不同”,显得更有笔锋,有型有格。是因为在正式纸上有了正式的心态才能写出正式的字吗?不排除此因,但我想到会不会是毛笔字就是要用宣纸写才能写出神韵呢?

我留意到起笔和收笔时笔在纸上停留的时间会多一点,纸上自然形成了“笔锋”,看上去很有味道。进而胡思乱想一下:古人会否“不是故意把毛笔字写成毛笔字的样子”,而只是纸质使其然矣。字体的演变会否也有纸质的因素在影响?以前的人写行书草书除因为想快之外还会否因为纸质不好逼着要写快点?

哈,挂了N个问号在头上,也还没有空考究,若有哪位专家看见以上颇baga的问题请不要见笑。但这个时代,找答案不难,难在提出问题,问题多是好事来的!

One Thought

  1. Pingback: 《汉字书法之美》读后常识小记 | 不常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