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糕”涂鸦两幅

Peki和Wiwi的生日已过,之前口头上应允她们各一幅画,昨天动笔。用左手画的,因为我觉得右手被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限制了,相反左手画还处于“幼儿园阶段”,我就是要那种幼儿园风格的画。

我未能在脑海里勾勒好才画,完全涂鸦性质,想到什么画什么。还真很有幼儿园feel!过去我很介意涂色要涂得“一隙不留”,但现在我觉得涂得漏隙更可爱、更童真。

牺牲了午睡的时间完成了两幅劣作。竟被她们贴在床边的墙上,开心呢。如果我再画送给其他室友作礼物,那全宿舍都有我的作品了,荣幸之事也!

至于“梵糕”这名,竟不知羞耻地于大师“梵高”扯上关系?!因为可颐呢!之前她的《越夜越美丽》用了梵高的《星夜》,我才发觉梵高的画如此好看,于是想沾点名人的光为自己起个名字,想到要普通话和广州话都与“梵高”一样,就叫“梵糕”了(淘汰品有“饭糕”、“梵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