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与人之际遇

西安,去汉阳陵的巴士,竟不直达,中途换车。一对老外夫妇不明白,司机不通英语,无他人挺身而出之下唯有由不才我解释。他们上车坐我旁席,我问得归程车时间表告诉他们,游汉阳陵偶碰头亦有 hello。

生平首次严格意义上与老外对话,口齿如乏油之轮轴,虽总算顺利沟通,然于己大有打击……

大雁塔内,一位大叔向我请教他相机的用法,牌子未曾谋面的,幸好自己对数码产品的直觉不错。之后他再请教我手机拍摄之法,我亦解答了。

兵马俑,一位叔叔见我一个人,说旅游“三分靠看七分靠听”,我不请导游等于白看。刚好我前一天想好一套说辞反驳此观点,遂与之稍作辩论

钟楼青年旅舍,遇一安徽大一女生,她已独游神州多地,且较我更有发现美景之敏锐直觉——她在法门寺看见“妩媚”的卧佛,其于工地包围中,我游时未见,若非我跟一日游,或亦会觅。西安西线游景点较散,她成功坐公车去令我更有败北感……

华山西峰宾馆,遇两位来西安出差的白领男士,其中来自重庆的一位来我住的十人间,聊旅行愈两小时

华山西峰看日出,遇到来自广东的一对夫妻加外甥的组合。下山亦不时遇到广东人,我主动打招呼皆有友好回应,被问到时亦浅谈上山心得。上海杭州见广东人的机会颇多,却不大敢say hello,因山野较于城市“隔世”,见老乡方易感亲切?

华山火车站,工作人员要给一位老外换另一趟车票,却解释不通,对着整个候车室召唤懂英语之人,10秒,因在场学生面孔者不少,我待英语专业人士出马,竟无。汉阳陵之蹩脚翻译打击余韵未消,但丢脸过一次也不怕次回,上!虽则又打击一次,罢也罢也。

同是华山火车站,写游记时一位女生转移到我邻座,说我很认真,以为我在写小说。(我如此文艺气场?)被如此特意搭话还是首次,相谈亦颇欢。她想加我校内好友,然我在那类交际网站皆没有注册,故萍水之缘止于她火车到来之时。

自华山归程的火车上,被一群烟鬼包围,期间所吸二手烟概有平日一年之量!此亦是归来大咳一周之主凶。某人还颇是没品,与另一人稍闹矛盾,把桌上的食物瓶罐全扔窗外!大幸没有升级为打架。

上海,去前担心日食期间上海的青年旅舍全数客满(事实确如此),故联系夕阳,得其招待与帮助,拜谢!与夕阳在桑岛法子吧相识两年许,但不曾见面。她戴太阳眼镜出现在地铁站的一刻我终生难忘——好御姐!之后的互动,大感她真人比网上的印象还厉害,其举动与气息皆令我强烈觉得“果然是上海女生”!夕阳还甚爱小动物,去淘碟的一天,下巴士时见3只被遗弃小猫,她去买牛奶和香肠,小猫不吃对她颇是打击,倒是惹得蚂蚁军团出动。

我在上海的第一站是她家,吃了她祖母大人煮的两顿正宗上海菜、看她的法子收藏品、玩电脑、看书,算是体验了上海人的日常生活。祖母大人以前也走过全国多处,是个有智慧的老人家,与她聊天亦颇投契。

貌似因为我来上海,夕阳组织上海法子吧友聚会——唱动漫歌。有幸见得某冰、SK、紫同学真人。虽我极不习惯唱K场合(轮到我唱时双手冰冷小吓了夕阳),但毕竟是地主邀请,且以往未曾网聚,亦作生活体验。聚会后得SK飨食一餐,席间畅聊甚欢。若来日他们游广东,则由我尽地主之谊吧。

在夕阳家电话问得职达求职旅馆尚余床位,check in时方悉此旅馆仅让在校或毕业几年内的学生入住,难怪地点不错还能剩床位。我住的6人间,其余5人皆是毕业求职,2个找到3个未觅,闲聊中取经之余亦刺激下我悠闲散漫的根性。

海宁盐官,见一个木路牌可爱,遂拍下,身边走过两位拿着厉害摄影装备的人说我是“未来摄影家”。被赞,惶恐,亦颇心甜。

日食游记提到与某位旅人的交流,归来后被两位密友说我太轻易“跟怪蜀黍走”,当然非也!彼日日食后与钱塘潮相隔3小时,静候之际,耳闻得身旁的旅人与其同伴聊旅行经验与心态,大感其与舒国治先生相似,其言颇有启发与共鸣,我没插话,细听。

良久,旅人与我搭话,他说见我一个人不说话静静等,“耐得住寂寞,旅行应当如此。”于是聊旅行,后我提及佛教,话题马上变成“倾佛偈”——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他教我后面咒语的梵文读法,与粤语版较为接近。后还聊及他在我家乡待过几年……这是何等的缘分!所以我没有拒绝他们邀请吃饭和送我回上海。

旅人说现在每年会花7个月旅行,我问他这是否建立在赚到很多钱的基础上,答是。有人有钱后被其束缚,但也有人有钱后环游各地——努力让自己成为后者就是!暑假前颇是心急想在毕业前疯狂旅行,现在稍不着急了。

西塘,晚上游荡,被一位可爱阿姨搭话,站在河边聊愈一小时

杭州江南驿青年旅舍,室友是前所未有奇怪的组合:北京的博士、貌似大三实则已工作三年的上海女生、中年上海大姐,次日新加入两位福建的老师,感情极好,看在我百合党眼中嘛……

那位上海大姐判定我“喜欢被控制”,囧,岂不是说我是小受一只?绝非如此!我不好控制他人也不好被控制,不攻也不受!

义乌国际商贸城的餐厅,一位温州商人来搭桌,与他讨论旅途中观察到的商业问题乃此次旅行尾声的莫大收获!

义乌到广州的火车,周围坐有些商人,也旁听了点生意经。

……

┌( ̄. ̄)┘=====【并非豆栏之分隔线】=====└( ̄. ̄)┐

旅行中,多次和陌生人有较长时间对话,一度以为自己交际能力有大提高。然在义乌到广州的火车上,周围人聊男女关系、聊家庭教育,我又寡言了,累?话题俗?话题没兴趣?自己没有经历过故自弃发言权?……由此,我与陌生人可以聊很长时间,概只因投契而已……

我的交际能力何弱之有?譬如盐官那位旅人,我一直在矛盾要否请问其姓名电话,因为言谈中看出他也是个大老板,若藉此际遇为来年找工作留个可能,或亦为好事。但最终没问,总觉得动机不纯。若问了,倘号码仅用于过节发问候短信,这是否在强续着应该放下的关系?若故意不时寒暄,动机却是为了未来可能的好处,岂不是浪费他人和自己时间?

旅人也没有主动告诉我其身份,我也不确定可否长期维持良好联系的关系,故保持萍水相逢的缘分就好……此举,笨蛋?

归家后,总听家人讲人被骗被抢被杀的新闻,如此我能遇到很多友善的陌生人实在幸运。或许社会有很多危险,但我依然不怕再次独自出行,因《心经》曰:“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22 Thoughts

  1. Jacques

    MM要趁在校有时间赶快畅游啊 不要怕辛苦 呵呵 我虽然在校时去过不少地方 现在还是觉得太少 呵呵

  2. Snowyy Post author

    @Jacques:(抽泣)有得去旅行我绝不怕辛苦,但————没有银两了!!!!高中之前几乎没去过旅行,大学把以前的积蓄败得差不多了。

    当然国庆还是会继续败家,去内蒙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