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骑行川藏线-19-第十九日,通麦-鲁朗

D19. 通麦(K4096 海拔2070)-老虎嘴(海拔1923)-排龙(海拔2039)-拉月村(K4119 海拔2372)-东久乡(K4129 海拔2560)-鲁朗(K4157 海拔3370):30km左右土路、其余为柏油路:71km,总里程:1691km

2011年9月26日,是日上坡,半程土路。新车队习惯自然醒晚出发,这是体力猛人的自信,不是猛人的我自觉早起早出发。

出通麦1km到易贡国家地质公园博物馆,别以为“公园”是好看舒服的代名词,这是展示地质灾害的公园,这一带是著名的泥石流、滑坡区!这里开始好路变土路——正常?!

再过博物馆是通麦大桥,这是有武警把守的交通要道,如果刚好遇车队要等放行等颇久,这也是我赶早出发的原因之一。顺利过桥,路边提示“前方14km便道为地质灾害危险区”(by波尔,我忘记了,也没拍照),烂路变成更烂路。

路窄,泥泞。波尔说这段路很险,我没太觉得,或许因为我实在太慢,很多路段都是推行。不是说尽量骑车不推车么?我已经很尽量了。这段路海拔低,空气不缺氧但我肺里还是很缺氧,烂路爬坡,比好路爬坡要克服多多少阻力!更麻烦的是,链条沾上泥浆!增大摩擦力已经来不及管,我最怕因此掉链断链!

以前练汽车时,老豆教我要有“人车合一”的感觉,就自然能开好车,我一直没能体会那是什么感觉,直到与多日战车骑行在烂泥路上——所谓“人车合一”,是“知道车子感觉”的感觉:蹬踩下去,车子的反馈稍微有点异样,力度不同,声音也不同,车子在发出“不舒服”的信号,再骑下去恐怕真会掉链断链——姐不会修车啊!所以,乖乖下车,爬坡推车,下坡骑车,如是多次循环。

前行到某段路,停了一条车龙,我走到龙头,见一大滩泥浆,修路?哈哈,机动车不能动之时,即单车显威风之时。路上多少次限行都不限单车,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我就没多问,径直骑过去——

啊!立即软陷而下!我本能地双脚着地停车,却无“地”可着,半只小腿陷入泥浆!这哪是修路,是泥石流!摩托车都停着不过,我应该警惕!两位大哥踩着几块大石头帮我支着车并抬出泥浆,我也艰难地抽步走出。

于是有上照,泡泥浆效果图。这也是一张拍摄当下就决定上博客的照片。

车子泡过泥浆,我还担心有什么内伤,它却给我一个大大大大大惊喜——码表复活!连续两天卡在“0”时速,怎么调都没反应的码表,竟然又开始动!看似不太准确,时快时慢时断时续,但的的确确在动!总比不动好,恢复有望,1128km有望!

当日码表渐渐正常计程,我激动得谢佛谢祖谢天谢地,但当日的直播游记却没记下这件事——不敢写,怕写了会戳破一个梦境,怕写了道破天机被收回奇迹。

按里程,如果码表继续正常,次日就可以计到1128km,拜托我知错了,不应该第三次搭车,请不要再傲娇,请帮我继续计程,至少计到1128km让我送得成这份生日礼物给自己。后来的事,看过老博文的博友知道,次日码表的确计程了1128km(直播版链接2011年生日回忆版链接),而且到拉萨都一直正常工作,所以说泥浆能治疗码表?怪哉怪哉,百思不得其解……

不久后经过“排龙天险老虎嘴”,我还是没觉得险,经旗飘飘风景不错。匆匆拍照离开,当前要务是找水洗鞋洗车!满鞋泥浆,半推半骑,来到排龙乡,大水管发现!感激西藏随便流的山泉,有村子的地方通常都有大水管日夜流水。拿大水管猛冲裤脚、冲鞋、洗车……

排龙乡紧挨雅鲁藏布江观景入口,见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广告,听说门票颇贵,没米骑行者,别妄想,骑车吧。

再之后,就发生了神奇的“红牛事件”。直播游记颇为详细记述过,在此复述下。

根据两日湿鞋经验,双鞋速干效果尚可,掏拖鞋麻烦就没换。又骑行1小时多,到下午1点,脚踝处被残留泥沙摩擦得痛,就停车换鞋,顺便吃午餐。

正是时,车友Q仔追上,在我后面一点停下,拿着相机拍某物体,我走近,竟然是一辆撞到下面草丛的车,车头撞变形,玻璃碎裂,车内没人,估计没伤亡。

我拍了张照片就回到车子整理驮包,Q仔送来一罐红牛,说是从那车拿的,而且有七八罐。“我脱口而出叫他全拿了!因为车主似乎很久没关心这车,如果车继续废弃或被拖走,饮料都浪费,不如我们喝了。”——直播游记如是写道,现在看来,我依然不确定这是否犯“偷盗戒”,不问自取是不对,那个情况也没人可问;如果这是刚出的事故,车主还会回来拿车,则无疑犯偷盗;但我当时判断“车主似乎很久没关心这车”,我不记得为什么这样判断,只拍了一张照片也看不出细节。就起心动念而言,我是不想饮料被浪费,希望罪过不至于太大。

无论如何,我真的很感激这位车主,让我得到三罐红牛。午餐喝掉一罐,剩下两罐在当日余下行程里几乎是救命的!

我低估了骑行消耗,四个馒头干料午餐就全吃完。后段28km爬700米海拔,烂路变好路,似乎不难,但我才骑了8km,又饿又累,馒头这么快就烧完,只好又喝一罐红牛。之后我亲身实验证明,红牛在紧急时候的效果远没有广告说得神,才又骑3km,再次头晕脚软无力,以为是出汗多缺盐,就再吃了唯一的固体食物——榨菜一小包。

(呃,好像复述也补不了多少内容,剩下的就贴上直播游记最后三段。)

但,依然饿!头次体会饿得头晕脚软!我知道Q仔有小面包,盼着他再次追上我,但很久都看不到他,鲁朗依然剩十几公里怎么踩都不见少,只能干掉唯一含糖的又一罐红牛!祈祷那车主平安,感激天掉下的能量补充……

当时饿得我,如果有车慢行鼓励我必定拦车讨食物,可惜没有。终于见到几个修路工人,我问大哥有东西吃吗?可惜还没有!

鲁朗有东方小瑞士之称,骑到后面终于可以从美景吸收能量。Q仔追上我 ,吃两个小面包感觉好些。似乎能赶天黑前到,就放慢脚步去拍照……

暮色中的东方小瑞士颇醉人,但以当时我的状态,更觉“饿人”多些。拍了几张照片,好看却不算出彩,不放上来了,次日拍的大日光下的鲁朗才精彩,骑行记已经写过,也是2011年自己送给自己庆生文,中间还有遇一个自驾游摄影团的奇缘小记,有兴趣可以去翻翻老底。我不重写这天,下篇写八一到工布江达,第21日骑行,还有3天。加油,填坑在望,指日可成。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