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骑行川藏线-4-第四日,泸定-康定,兼第五日康定晨游

D4. 泸定(K2792 海拔1330)-烹坝乡(K2810)-瓦斯沟(K2818)-小天都隧道(K2834)-康定(K2843 海拔2395):烂路、水泥路:51km,总里程:350km

此日,2011年9月11日,农历八月十四。啊?只拍了一张照片……

当日直播游记感叹号不少,想来真被烂路和爬坡折腾得躁动。

泸定出城后4km左右烂路开始,到瓦斯沟共有20km多,是修水电站造成的烂路。路烂成何样呢?砂石泥浆灰尘,部分爬坡推车都费劲,下坡也精神紧张控车怕碎石滑车摔车。又,多次回想竟然想不起大货车如何通过那段烂路,记忆力不好抑或当时实在全神贯注在单车没空留意大车?

10点,过了不少烂路后“回首一拍”。风光不算太好看,不过既然它是当日唯一就贴出来代表下。

临近瓦斯,烂路告结,亦告别大渡河,沿折多河上行。波尔攻略中认为的川藏线真正挑战从下瓦斯开始,会见到藏区第一个“六字直言”,亦会见到藏区第一尊“彩绘刻石佛像”——但我在这些“地标”前都没拍照,没力拍……也许当时心里总想着一件事:24km上坡,海拔涨1千米,1千米竖起来是何概念?……波尔攻略中如是提到:

“下瓦斯1km左右到上瓦斯,坡度会陡然增加,但比二郎山的路要缓一点。这样一直持续10km左右,坡度再次增加,车只能以6km/h的速度缓缓爬升,直到15km远的康定。”

二郎山的坡真挺陡不是我记错嘛。

中午爬坡爬不动休息,队友请吃经典广式莲蓉蛋黄月,此年度第二次吃月饼。下午,某段路队友L哥停下来拍照,他说被人叫“美女”了。头盔蒙面装,L哥人也瘦,被认为美女真不出奇,哈哈……

最快的队长比我们最后四个快3小时到达,体能差别非一般大!很记得到康定“门口”有一段缓坡,队友在前面,眼盯着那段坡就是不想爬。当日直播感想如是道:

“今天爬坡依然龟速,但也悟出点道理:上坡路很艰辛。如果看得远,看见坡很陡,会不想爬;但如果只看前面五六米,甚至只专注脚下蹬踩,那样坡会显得像平路,相对爬得没那么辛苦。人生上坡也当如此?”

创业正开头的现在看到这句话……嗯,明白了。谢谢当时的自己!

次日即八月十五,将到折多塘。考虑到“折多”二字不够喜庆,且康定情歌之城先发了中秋祝福短信。

康定海拔2395米。突然去翻下华山照片,华山南峰海拔2154.9米,果然那天在康定就刷新了我在地球上今生最高海拔(飞机不算),而这个数字在后面还会陆续刷新。

正式进入青藏高原,气温也低了些。开始轻微感冒,都说高原感冒很麻烦,有药不怕。肩背也酸痛,尤其左边鼠标肩,押后哥帮喷了点云南白药。但最糟糕的是,左眼旧患稍觉不适,我没备眼药水,趁康定这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物资较丰富,赶紧买药。没有最对症的洛美沙星眼药水,只有氧氟沙星,买了。高原药价挺贵……说起左眼旧患,真是件很苦,但又不得不说有点神奇的事。以前几次说过现在重新提下:

2010年,大四下学期,即三年前春天,吃包枣子却不小心被塑料包装边角刮伤左眼的外角膜。医生说有人几天就好,但我却久久不好又红又痛,半夜都睡不好会痛醒要滴眼药水。后来会稍微康复一段时间后又复发。毕业回家后看了另外的熟人医生,开了另外的药,好像好些,但依然一两个月复发一次。

虽然无论博文还是与人接触我都没表现出很难受,但个中辛酸只有自己才知道。当时真很怕这辈子要滴眼药水过活,更怕如果那不知细菌还是病毒日久有了抗药性眼药水宣告无效时,这只眼会变成怎样。

2011年4月,一年过去,左眼旧患再次复发,我当时死马当活马医——不用药,试试佛力!当时用一星期时间每天早上诵一次《地藏经》,平时念南无地藏王菩萨名号。神奇在,没事了,后来去泰国带了眼药水都没用得着。

我以为彻底康复,所以川藏线没带眼药水。当日在康定,感觉左眼轻微痒痛,我猜可能要复发。到后面新都桥和雅江相克宗村最严重,左眼发炎发红兼重感冒,也就有了不圆满的搭车……到后来多少叫控制到,没发炎但要坚持吃消炎药滴眼药水。再后来在尼泊尔又完全没有了不适感,但从尼泊尔再回到西藏又有点不舒服,从西藏回来后至今又没复发。

稍微离题写一大段左眼康复又复发,是因为那段病苦对我影响甚大甚大,也是我信佛,信阿弥陀佛,信西方极乐世界的直接强缘。佛门外的人,可能都不理解我二十多岁女像老太太一样持素念佛,可能会认为那是老了无聊调剂下生活才去做。但,在人家认为大好青春的时候,我差点连一只眼都不知能否保得住,这样对人生无常人命危脆的刻骨体会不是人人都能理解者。当时直播游记我没写出这些不安,但其实每次回想都有点后怕。

时至今日,偶然,左眼会稍微有点痒,我就立即闭眼休息,抢念阿弥陀佛佛号,所幸很快都会没事。我不知道我左眼是彻底好了,抑或只在低海拔没事上到高海拔会复发,但至少在低海拔的日常生活,我不用吃药,不用滴眼药水,已经深感佛恩了!所以,即便再多有“高见”和我分析讲理说佛不存在、极乐世界不存在云云,如果机缘不成熟我也不争辩,我自问:如果佛不存在,谁治了你眼伤?

归题归题,一切都是过去式,且继续捡拾回忆。

9月12日,八月十五中秋节,此日只要骑17km到折多塘,就睡到自然醒再逛下康定城。“康定情歌”听过名而未听过歌,城里也不太觉有浪漫气氛。倒是出门不久看见一个招牌——“磨西小解”,囧,“小解”不是“那个”意思吗,竟然做店名?但那是家烧烤店,想必是“庖丁解牛”的“解”,但“小”字放前面就……

河边(折多河?)的山崖有彩绘石刻佛像和六字真言,藏区不出奇;商店还没开门,看到卷闸是红底印上黄色藏族图案,藏区不出奇……哦呀,天主教堂?信仰自由,藏区有点出奇……啊,中国电信,不是,是中国电信门口那棵假椰子树!很假很矮小!为什么青藏高原要竖些假热带树木?藏区大出奇!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