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骑行川藏线-7-第七日,新都桥休整,高反了

2011年9月14日,早晨在新都桥登巴客栈多人间醒来,此日休整,大家计划去塔公草原,yeah!可以好好玩——本该如此,咳咳,咦?咳嗽,鼻塞,感冒加重。左肩好酸痛,左眼也旧伤发炎,脸有点水肿还是别人告诉我才知道,他们都说我高反了。这就是高反?弊,中招……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出发前没有备任何防高反的药物,也许觉得要在高原骑车的人即使高反也要骑,或者反正适应就可,不就少点气压少点氧气……但高反不会因为你轻视它就不上门找你。

旅馆店员马上给我吃红景天和肌苷片。自带的感冒药也胡乱吞一些。虽说病人该休息,但好好一次休整总不愿窝旅馆。有车友骑车去塔公草原,我就和另几位车友搭车去。

草原费10元,没进。佛寺被围墙围着,乍不见入口,没进。骑车忘记多少钱,没骑——此人真不好玩!太省钱还是身体不舒服?后者吧……这天明明大好机会多多拍照,却没拍几张。

又见山坡上的经幡阵和六字大明咒。何人把山当纸般画?

下午,车友建议我去医院打针,好尽快康复不耽误行程。从而往。去到,医院的人还没午休完毕,等了良久。那里说是医院实更像小诊所,第一次明白何谓“简陋的医疗条件”,当地人万一有急病怎办?

医生上班,简单看看问问,认为不必打针,开了些我也懂开的药,药价倒很便宜。看了和没看差不多。

看回当日的直播游记,这天下午是“还不是觉得太不舒服”,但到晚上,我印象很深刻,全程最猛列的高反发生在这天晚上到次日清晨一段,两天后的在理塘写的直播游记我如此写道:

这晚不知吃药太杂还是高反加重,凌晨起身呕了两次!头痛!从没试过如此担心下一秒还会不会呼吸,大脑血管会否受不住高原低气压爆掉几条!

平原人的大脑血管习惯平原气压,所以在高原高反头痛,痛到觉得会不会因为气压差而爆血管,如此猜想不出奇,没查医书不知有无医学根据。

次日,要翻高尔寺山。虽然依然很不舒服,但我不敢说,我想跟着这个车队,如果不是这个车队我川藏线很可能骑不下去。押后哥提出帮我驮大背包,我没拒绝。

行李轻了很多,一开始还猛飚了一下,平地我还是骑得挺快。岂料轻快的开头,却启动了全程最辛苦和最崩溃的一天……待续……

2 Thoughts

    1. Snowyy Post author

      呃……惭愧。因为2011年玩得太多,泰国、川藏、尼泊尔,前后玩了4个月。2012年工作,又没太多时间写博,加上写游记真写得很慢,所以一拖再拖拖到现在还没写完川藏线骑行记。 (ノ-o-)ノ

      我尽快填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