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东林寺佛七修行前诸事杂记

此刻早上4点23分,照常理似吾辈之辞职闲人,不必如此赶早写博,实而为之,则见有非常之事——我今天就搬离这个粤B城宿舍——但直到昨晚睡觉前我没向任何室友或佛友透露我要离开。房租刚好到期,请老豆开车来把东西都搬回家,然后,去江西庐山东林寺打佛七,票已买好,10号明天火车,这个我老豆也不知道。

不是故意搞神秘,而是不想提前告知些什么而招来种种(关心的)疑问,我本身什么都不确定,问了白问答了白答,不如不讲。况且,我并非与粤B城长别,甚至可能每周六依然出现在佛寺,好像我依然在此城工作生活。但后事究竟如何,我真不知道,是故想通过去东林精进念佛修行,找答案。

【祈福大典】

说回上周祈福大典,做了三天打杂,亦连续三天与外界稍微相隔,与学佛人的群体一起,颇自在舒服。每天开工前诵一次“前行”,收工前诵一次“结行”,都是简短经文,其它义工团体大概不会集体朗诵《心经》?又大家都发心来做事,齐心出力,不会谁偷懒;闲聊亦论人我之事,相对非学佛人少些“两舌恶口”,多些修行体会;爱惜粮食,饭量少的女众会吃饭前先减一些给男众;晚上睡在弘法寺的大通铺,即一个大房间放了好多上下铺,如此却不嘈杂,还见到不少睡前闭目安坐良久者;清晨4点亦有早起上殿做早课者;我哼唱佛号,不用顾忌旁边,大家常会跟着一起哼唱……如果外面社会都是这个气氛就好啰!

稍微提下伙食,自然是素食饭盒,精致度高于预期,还有手掌大的一盒切好的水果。饭量大不够吃怎办?供应方备有一煲饭,不够可再添。事实上饭盒总会稍多订一些,一盒不够也吃多一盒。

第二天我才听说这个饭盒价值24元,囧,高出我平时伙食水平好多。难怪,切好的苹果、火龙果之相对高级的服务,人力成本看着都不少……

人手足够多,在做一些搬运工作时,就采取接龙传递方式,更快也更省力。装礼物袋,一个袋有好几样物品,最初流水线方案颇低效,之后某位师兄组织了下,就高效好多——这大概是很原始的管理?一个朴素的目的是组织好一些人更高效完成一些事……

佛寺早铃4点10分就响,我于第二晨跟去做早课。晚课几乎周末都做所以熟悉,早课则相当陌生,上一次做早课还是在尼泊尔蓝毗尼中华寺。早课念咒为主……看着书都有点跟不上……

三天来天气都不好,绵雨稍歇即延,大典中途雨仍未止,但据印顺大和尚闭幕前的答辞,在恭请本焕老和尚的指骨舍利到台上后,风停了,雨亦停了。当时我们在准备其它工作没敏感感觉到这个转变,但稍回想的确如是,直到次日都不下雨,虽然依然天阴。

【强求】

大典诸事流水账毕。时至刚过去的一周,不知何故似乎突然频繁听到看到“结婚”之字眼:某大学同学领结婚证,亦准备贷款买房买车;某同学被求婚应该也答应了;某同学原来已经结婚一年了;某某和某某大概也快了……相比,自己因为某事失落不已(至今未已),辞职后在家念佛,亦看完厚厚的《印光法师文钞全集》上册,又即将去东林寺修行三七二十一日……与别人如此不同,我当视之如何?

也有友人问起究竟何事影响我如此之大,恕我执己愚见,未是时候,不讲。两个月来,若不算还在职的三周,也有个多月,我保持着外界看来“精进修行”状态,但究竟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用功目的,并非完全为修行,我有所求,而且是从来没有过的强求。

学佛两年来,确实遇到好多善缘奇缘,好些起心动念也即有所应,一些当时觉得不好的事,事后反而变成好事或至少不坏。所以我有时向佛菩萨请求一些帮助时,结尾都会说遵从佛菩萨安排。但那件事,如果它不能解决,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它于己于人有何好处。

【疑根】

我知道,这可能是所谓“重报转轻报,后报转现报”,其实已经转化了未来可能更大的恶报;我知道,恶因才有恶报,虽然这个恶因不一定是今生所种;我知道,有些定业连佛也不能转;我知道,以躁妄心求见佛,反而不易见到甚至如果知见不正容易有魔障……但我依然求,折福折寿也想求到。我讲过这件事不是人力能解决,如果真能解决,那我也能转这个恶因缘为善因缘,有底气告诉别人佛菩萨真存在,真的救苦救难。我诚心忏悔,后不复造,持好五戒,后来我加重发愿如果事情解决去受菩萨戒……但,事情依旧未解决……

好多时刻,我怀疑佛菩萨的存在——若比自己作一脆弱的法器,这件事就像这个法器开始穿洞漏水。我念佛念经看印祖文钞看大安法师开示,企图补好那些漏洞,这段时间理论知识稍微丰富,但,“知道”和“信受”,同而不同,不同而同。

我自问:释迦牟尼佛放弃王位出家苦行,成道后利生讲法,难道都是大话?历代高僧不惜身命去印度取经,历代祖师大德信受奉行精进修行,他们信佛,难道我比他们都有智慧认为他们信佛是愚痴?古今念佛念观音消灾感应甚多甚多,即便自己亲历病好和善缘,难道“巧合”二字就把那些全部抹为虚妄?六道轮回以及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记录也甚多甚多,难道就凭所谓现代科技没检测到就全部判为迷信?……

这件事,你依然在求,每天求,甚至起心动念都在求,在事件未解决之前,你的疑根未能彻底粉碎,你的法器依然脆弱漏水,将会如何?

所以,我去东林寺,净土宗祖庭,打佛七,其中一个原因是拯救自己的信仰:我知道我那丝疑根,其实是所谓人死如灯灭之断灭见,既然早死迟死都是死,人世如此之苦,何不早死?但,信仰并修行净土的我,那一丝疑根之外,全体相信阿弥陀佛以及西方极乐世界存在,对现今所处娑婆世界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炽盛乃至无量的苦,深深厌离,而欣求西方极乐世界种种依正庄严,以及快速成佛的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力加持,既然迟早往生,我真愿早往生。往生后回来度众生会如鹅鸭下水般自在,而现在度众生则如同落汤鸡,何不早往生早回来?

我只是这样希望而已,事实上佛不赞成灭寿取证,加之净土往生一法,是靠自心深信切愿求往生之心与阿弥陀佛慈悲接引往生的愿力感应道交,印祖也有开示如果一个人正常情况下都没有正知见,自戕(这个词是自杀的意思)时的痛不可言,更不可能提起正念,如此则枉做冤死鬼,大失往生之利,想再遇到净土法门出离生死,不知又要过几何尘点劫……

事实上,事情发生不久很伤心时,确实颇有起心动念想自戕(读者阁下自问,真的从来没有过自戕的起心动念?所以不用为博主这起心动念而惊讶恐惧),但我紧记佛言祖语,除非阿弥陀佛来接,否则谁也不能叫我离开。想起那天悲从心起,自戕的起心动念密集出现,却突然来了若干电话短信,都是颇久没联系的人,不知何故都扎堆在这晚找我,也没聊什么要事……他们这有意无意的关心,是阿弥陀佛的安排吗?

【生死事大】

几个月前听一位师兄讲,她曾经放下万缘去东林寺念佛,出行前写好遗书。当时我想,如果我会去东林寺闭关念佛,也要先写好遗书。本来有打算过辞职后去东林寺闭关,但知道他们闭关报名挺难,而且要半年每天念佛号一万声作报名条件,我不够半年,就没申请,如今有打三七佛七的机会……也先写好一份吧。

人一天为饥渴作饮食准备,一年为夏暑冬寒作衣物准备,何以人生最大之事——生死,却总喜欢装作其不存在,甚至避讳它?事实上“死”字也是假名,不过一期生命终结开始另一期,一期臭皮囊坏了换另一个,都是客体,我们的主人,真如佛性,是不生不灭,无始无终,在圣不增,在凡不减的。所以,为自己“死”后去哪里,是继续受轮回苦还是出离生死去西方极乐世界,早作考虑及准备,不是很应该吗?

我看过一篇文章说苹果的乔布斯也常思考如果今天是人生最后一天应如何过的问题,读者阁下大概也看过类似文章。我记得自己最初想到要写遗书是初中时候,还和同学讨论过,所以写遗书不是什么恐怖的事——本来大家都应该为死亡早作准备,本来应该是常识,何以现在却是不常识呢?

当然,这话我敢在博客讲,但不敢和家人讲。这次去东林寺,如果阿弥陀佛来,我肯定跟他走。但毕竟阿弥陀佛发愿是“临命终时”接引往生,不是说想往生就往生,我命数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佛知道。如果时候没到,那我回来还是要考虑做什么工作之类世俗问题……

【离开粤B城】

今天之所以搬家离开粤B城,原因也有若干,除了上述为自己制造无后顾之忧的条件,我要把东西都搬回家。另外,我看到粤B城的地铁规划,华强北6条线、车公庙4条线交汇——我不认同这样的城市蓝图,资源过分集中,大概因为香港在南边所以资源都倾到南边的关内?这样房价会越来越高,各方面成本也会越来越高。我现在需要更好的学习修行环境,所以先退回家。但我依然不舍得这边的佛寺和净土学习班,甚至想每周末如常过来,我可能会考虑离粤B离家都近的地方……

不过,这些暂时不考虑,如果阿弥陀佛来接,这些也不必考虑。如果佛这次没来,那念佛也开智慧,我回来后大概就有智慧处理这些世俗问题。

如果读者阁下此时起心动念疑问博主会否出家,那我先给你否定答案:尽形寿都不会。首先出家要有过人的智慧,我自认没有,不能肩负弘法利生之任;再者,中国以比丘道场为主,比丘尼外出参学会有较多不便……所以,我还是老实做外护,有缘就随分随力和人分享下佛言祖语,没缘就做自了汉,以后再度众生。

哦呀,4个多小时过去,天黑写到大太阳。最后再啰嗦一下,前段时间博客主机显示流量好多CPU也耗好多,明明这个博客就没几个人看,加上我荒废更新应该更没人才是,很奇怪。和主机老板一起处理了几天,不确定还会否有问题,但我又会大半个月用不到电脑。所以如果阁下打开不到博客,那是主机问题不是其它,认识我的人若不介意可以通知我一下。毕竟如果博主未到时候往生,依然会回来做博主。

但我又不得不起心动念考虑,假设我不在了,这个博客怎办?随便域名到期自动消失,抑或有个继承人继续写下不常识?

容后再议……

7 Thoughts

  1. David

    不常识很让妳牵肠挂肚啊…………我知道妳会回来的!dear frien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