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剧院与体育场

于粤A城游过数日,发表一点普通公民的、外行的、主观的感想。(定语好多。)

按时间顺序,先看过大剧院的外观,好大一坨建筑。其后看过些其它小剧院,如第13号剧院、黄花岗剧院等,小剧院都不近地铁,外观较为旧式。我很粗糙地疑问:为什么大剧院要做得如此之“大”?同样的钱分开几个小剧院坐落于城市不同区域,让市民更方便看到话剧岂非更好?在同样交通便利但不算黄金地段的地方地价还没那么贵,演出票价也能更亲民些?

不过,在黄金地段的巨型艺术建筑看话剧,通常会让人觉得更有面子。加上演出话剧其实挺累人,所以演员们也偏好在大剧院一次演出给很多观众看,而不喜欢在小剧院演多几场?呃,Snowyy是喜欢偶然抛些问题但不求甚解之人,对上面一堆问号都是胡乱自问自答完就算。

一个偶然也不偶然的机会我在暨南大学买到10元爱心票,进大剧院看了一场话剧《徽州往事》,观察自己和观众的笑点亦乃趣事。温馨提示:请带一件不薄的长袖外套才好去大剧院,穿长裤最好,或再多带一件衣服盖腿,那温度大概是为了穿整套西装即两件长袖的人士而设,在这高雅地方精精神神进去流着鼻水出来就不妙。

再是体育场,因同学推荐去到海傍站附近的亚运城。第一感觉很漂亮,装修新靓的地铁站,不远处很多外观不错的住宅楼。但一出地铁站就看到通往亚运城的天桥口被锁上了,看锈斑也有不少时日,楼梯还长着零星生机勃勃的杂草。继续往前看到的其它体育馆亦如是,闭着门,很静,有些工人搞清洁,但表面的洁净遮掩不了没有“人气”的建筑疲态。2010年的亚运标识被晒得褪色,所谓光天化日下之浪费耶?

缺乏常识的我才知道媒体村、运动员村等住宅区,当初是给运动会相关人士作临时住宿用,这么多住宅,运动会一次来这么人?同学答“是”。于是我突然不明白人类为什么发明大型运动会,有必要都挤到一个时间一个城市?为什么不少地方都会为一次运动会建一个大体育场馆,不能好好利用原有场馆吗?如果说原有场馆设施跟不上最新需求,为什么当初建造的时候不前瞻一点预留其发展空间?事实上很多场馆也不“后瞻”,办完一次运动会后就长期闲置,并非场馆多得市民消化不了,近生活区交通方便的场馆或价高或爆满,找不到好的运动场馆也是常见事。

读研的同学说大学城的体育场馆闲置率也很高,某日特意去看看,大学城太大没有好好步行,坐巴士上环绕一圈,见篮球场挺爆满,同学说因为篮球场免费,体育场馆收费,很少人去。

见识浅窄,不多评论,只陈述下我见到以及轻微脑补的事实罢了。本来想说幸好草民我还没为朝廷纳过多少税,但后一瞬间即省起,日常生活,吃喝购物,都含税,所以我也是纳税人。纳税人看到钱用到哪里通常是后知后觉,事前基本没人知会吧?还是我太不关心时事,所以什么都不知道之故?

7 Thoughts

  1. Jacques

    这次Snowyy游粤A没有太多不常识啊。大剧院其实里面分很多格的啦,同一时间在不同格里面会有很多不同的演出。

    1. Snowyy Post author

      ¢( ̄□ ̄;)不常识博主失格?嘛嘛,草民我对大东西只敢适量吐槽,本身常识方面了解得不多就难挖不常识嘛。

      我看《徽州往事》的时候觉察到里面很多格,不过根据我很不可靠的目测这其中一格也算很大格,应该比13号剧院大很多,和黄花岗剧院比就不知道了。也因为这场我才想到会不会做话剧很累所以宁愿一次给更多观众看,但这看现场的东西个人觉得观众区域不宜大,看不清楚人的表情。(还是说要看清楚人的表情要求太高?)

      既然大剧院有很多格,那拆开分散到不同地方有多几个小剧院不好么?这个问题我自己的回答是涉及面子,“高雅艺术要在高雅地方”之类的逻辑。

      1. Jacques

        广州的大剧院我没有去过,三月初陪客户去过北京的大水泡,里面就是一格格的。天朝现在的制度就是催生大而不当的巨型空置建筑……

  2. Pingback: 三次刚好错过,一次刚好得到 | 不常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