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开广东老乡会

新生军训完了,二级考试完了,开老乡会的时间到了。

这次老乡会是大二的我们请客,室友开老乡会也是大二请客,难道这是不成文规定?

被人叫“师姐”“学姐”,略怪略爽。因为动画同好迅速和两位同系师弟混熟。说起同系,我的专业是新开专业,学院只在这个专业收广东考生,所以昨天7个广东同系者同坐一桌。远仔说:“我们3个是元老,你们4个是护法。”

去之前我就感觉这次不可避免要喝酒,实践证明也如此。幸好那杯子是瘦瘦的酒杯而非水杯,“干”起来没那么大份量。没确切数下喝了多少杯,大概有六七吧。

假期验证了这么久我都不知自己的酒量,昨天那程度完全没问题。需要我干杯时我会干,但我不会主动和人喝酒。YY曰:“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其中一位动画同好师弟是广州人,他说那菜还不如广州的盒饭好吃。说真的,昨天那菜馆外表也算中上,但饭菜确实一般。说吃还是广东最好!想那奥运翻译很多京菜名,希望外国人知道一下还有更好吃的粤菜呢!

这位广州师弟给我非常亲切的感觉就是他时不时弹句日语出来,我们昨天热烈讨论的就是动画和日语。他说看多了就会挂一两句在嘴边,但我的同学也不乏看动画的,她们都没弹日语出来啊!听他讲话像听自己讲一样,好feel极了!

说回喝酒的话题。每到这种饭局我都会想起某次姑姐公司的餐会不停喝酒不停客套的场景,也许那些在我听来很客套的话是真心话,或者说是那一代人的说话方式?

那时非常讨厌“不喝就不给面子”这话,现在自己身在其中,平时不好酒的两位同学都说了类似的话,而一切似乎又不太讨厌。

我很注意一些自己一直讨厌但渐渐变得不太讨厌的东西,对酒的感觉是其中的重要方面。是我渐渐接受这种餐会酒呢?还是桌上的是同学,很清楚他讲的不是假话?还是餐会只是个老乡会,同学间没有利益关系,所谓的“敬”纯粹以年级来分,所以才不讨厌?

5 Thoughts

  1. 小蔚同学

    昨晚中秋同乡聚会,我都被同乡灌了一杯,(其实大家都要喝一本)之后自己也喝了一点。哈哈!

  2. Snowyy

    回好靓:我颇怕见到这种台词……都说我的酒力只想用作应急,非斗酒-_-///

    回Mountain:不太叫“中意”啦,红酒是有点好。

    回小蔚同学:你幸运没被灌,辈分高点可能就会了。

    回米共同学:怎么看这句话都把我喝的量放大了,喝得不多的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