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粒皆辛苦

本周做了五日廉价劳工。何故?实习。何为?将LED灯两管脚分正负极插入电路板,一板插511只灯。何酬?2元一板,赠送午饭。

看到告示,插板工月薪加奖金有1200元,要求一天插20板,超出限定总量后一板3元,伙食未包。研发部、管理科的人在办公室颇显清闲,其工资几何?一个公司之内,工资不是按劳动量而是按可从事之人的稀罕程度分配?

曾与一位室内设计师聊天,他手指一边的柜说,设计柜的比制造柜的赚钱;忆起郎咸平先生所举,10美元的芭比娃娃中国只赚1美元之例;再曾听说印度很是羡慕中国,因中国之劳动密集型产业养活了很多无需太高技术知识的人,而印度的IT业未能让大部分人脱贫……

中国三十年经济腾飞,劳动密集型产业当记大功。但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劳作,岂不大闷?但“高效”又只在当人练成机器般熟练后方可获得。人最值钱之物乃是大脑,故无需思考的机械式劳动廉价?

工业发展使得很多人工被机器取代,人空闲出来做第三产业。第三产业往往较生产本身创造更多经济价值,故发达国家把劳动密集型工作转移到中国,中国沿海城市人不愿从事,遂由农民工担当。当中国人生活水平提高需要更多工资时,厂方就转移到人工更便宜的越南、孟加拉国等地,于是中国工人失业……?

此外,如果生产能全部实现机械化,工人亦会失业?我如是问经理,他说以后会全部机械化,届时工人转做销售。这与我上海商业观察所感相配,工业最终要在商业中盈利,而商业本质又不过买卖。

欲赚大钱,当花心思在“芭比娃娃非生产环节的9美元”……?

经理说,即使来个博士,依然首先到车间,从最低做起。经此一次看来我也要有做沉闷工作的觉悟。但沉闷并非不可选择,譬如老师,同样的内容要讲几次但可以次次换花样;又如厨师,学校饭堂的厨师概与插板工无异,但亦有厨师弃用菜谱,每天煮不同菜式待客……

即便沉闷如插板,我竟也在换插序、静思与聊天中找到乐趣。闷中作乐之能于绝闷之时会自然习得?

倘若他日真要做插板工,我比较介意的乃是喝水问题。虽无规定不能喝水,但工人都没有放水壶在身旁,也无人到饮水机喝水,上午三个半钟下午四个半钟,不喝水对肠胃不好也。厕所的等候时间概可证明这点……

大多数工人都很和善,除了工头,极想对她说整天板着脸很易老。其言虽无刻薄字眼,但语气既冰又硬。如此才能管人?本身性格?摆“官威”?正想吐槽她语库中只有祈使句没有陈述句时,却见她在饭堂与他人嬉笑聊天,第一次见其笑容,由此对此人的认识更是矛盾……

前四日插32块,第五朝插3块,共收70元。班上最猛者插了84块,多数亦有50几60几块。因用左手插龟速?较之赚钱我更视实习为训炼左手之良机,但有双手同开且极快速者。因诸念缠脑龟速?然聊天者亦多快手,且认双手笨拙也。准确率倒稍值自豪,快手者插反正负极也多,我只在第一天插反1个。

沉闷中迸发杂思与左手训练,较之微薄工钱,我倾向前者。这是大脑最优先的行为模式?我认为牺牲现在的小钱有利于将来赚大钱?若重视大脑是为了“将来”的钱,倘若“现在”每板10元或更多,我又会作何选择?

插板之后,如今睹物都思考其是机做或手做,思及其可能之枯燥辛劳。如此观察事物又多一切入点,概是五日最大所得也……

26 Thoughts

  1. A.shun

    这样的工作最郁闷。。
    不难、也不算不累,但是及其乏味。。
    撑得住5天你就退胎换骨了

  2. Snowyy Post author

    @A.shun:嘛,大三的师弟师妹们要做11天,据说前面几天还是按1元1块的价钱,到后面要为厂赶工才变成2元1块,太剥削了!!!

    说到脱胎换骨,我还真觉得左手有点这种感觉,比以前容易控制了,画轮廓之类的也稍觉精准,果然不求钱而锻炼左手正道啊!!>v<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