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需要这个组织……这样想会好一些……”

一年前,一位前辈莲友对我说:“不是组织需要你,是你需要这个组织,这样想会好一些……”当时,我若有所懂;今天,我大概更领会到个中深意^

2014年初,我有机会去尼泊尔蓝毗尼做一段时间佛寺义工。当时介乎想去不想去之间,结果决定不去。理由有若干,其中之一,是考虑到净土修行。蓝毗尼是释迦牟尼佛出生地,佛教四大圣地之一,2011年去过一次,修行气氛浓厚,但相对而言,净土氛围不如这边学习班;理由之二,是我在这边,负责每周学习资料整理,兼处理一些文字杂务,当时学习班已决定要去东林寺参学,这应该也需要我做些事。学习班的杂务,如果我不做,好像就没人做了;而蓝毗尼义工很多,不缺我一个。所以,我认为“学习班比蓝毗尼更需要我”,我就留在学习班。

当我告诉某位前辈莲友上面的思考逻辑时,她就对我说了文首那番话。字词不算精确地还原,但从“被需要”到“我需要”的思维转换,则是直刻入脑。这番话,表面意思似易理解,但每次想起,又自觉其实没懂。直到最近,因为某些事,我猜,自己对这番话比以前更明白了些。这“某些事”,也与净土学习班相关。

2013年底,我又回到学习班,通常一些资料和文字工作我都主动发心做;到2014年初,很惭愧地接受师父给予的课堂分享任务,也认真去做了;后来,学习班成立班委,我是其中较重要的职位(当然我一直自处为“服务员”而非管理者);到2014年底,每周我要为两次上课事先准备,几乎是“堂上三分钟,堂下三个钟”的时间使用……

前段时间,内心为此颇为烦躁。虽然我曾在蓝毗尼发愿随分随力劝进行者,但又实在感觉每周花在学习班的时间太多,且周日加了一堂课,要花更多时间。为备课,没机会补眠,眼睛又痛,脾气就不好,有时还会早餐都没机会吃(因为不出门去佛寺),烦躁就更盛。起心动念间甚至还生怨恨心,怪责学习班占用我太多时间,但又瞬间自省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态……如此内心矛盾,有几次矛盾得都哭了。

我愿意劝进行者,自问发心真诚,而且我也确实有认真实行。但我毕竟不是出家人,弘法不是我的职责,我是在家佛弟子,也要好好工作赚钱,在这个高物价高房价的城市立足。而好工作好财富又需要通过好的世间技能去获得,世间技能又需要时间学习充电,但我不多的空余时间几乎全部给了学习班——这正是矛盾所在:去年初借了表妹几本财务相关的书想补补短板,但大半年过去,竟然都没翻几次。

何解?时间去了哪里?

工作日,加班自然没时间,若不加班,晚上回来也很疲累,属“没精力”;

周末,上午通常在佛寺做义工,晚上上课,剩下不多的下午时间则整理学习班资料,或休息补眠,属“既无时间又没精力”。

那,少睡点挤时间?我自以为已经睡很少,每天4点多起床,去佛寺做早课(有段时间长期迟到,实在起不来),日睡眠时间5-6小时,可以不缩吗,感觉是休息时间底线了……

如此作息,看来果真没时间学世间技能,是否可以放弃上面某项来换时间呢?

放弃周末上课?不可能。有时甚至觉得如果学习班没有了,我也不太想留在粤B城了,当然这又涉及想住得离佛寺近方便修行的内心拉锯,在此暂按不表。

放弃周末佛寺义工?嗯,可以只做一天而不做两天,但不可以一点都不做。首先,虽然我都有放伙食费到功德箱,但毕竟道场的饮食是十方供养三宝的,我是普通居士,如果不做点义工,我觉得会受不起这份福报;其次,周末佛寺通常人多要做的食物也多,也觉得自己应该出一分力,帮轻厨房工作人员,回馈平时煮食的恩惠;三者,在厨房做义工本身是很欢乐的事,也能学习练习处理食材,平时久坐办公室,在斋堂劳动也不失为调节。所以,若实在忙,可以不做一两次义工,但不会也不可以彻底不做。

放弃做早课?虽然也曾这样想过,但发现不可。首先,早课是修行定课,有段时间缺勤得厉害,感觉心更散乱,也更容易起烦恼,而且现在面对很多违缘,根本原因是福报不够,而修行有消业增福的利益,更不应该放弃;此外,早课也是一种外力督促自己早起,如果不做早课,极有可能我会多睡一小时而不是依旧早起学习;再者,如果不做早课,我觉得自己没立场去佛寺吃早餐——十方供养的食物,如果不修行,更受不起。但在外面又没有美味的素食早餐,所以,即便出于这个比较卑劣的贪吃动机,也必须做早课。

那,放弃周末的学习分享?这就回到上文,我多日来纠结正是此处。我负责的课是播放大安法师的开示,课堂形式几经摸索,现在是一节课听开示35-45分钟,然后我再梳理下,点出重点。虽然是拾人牙慧,一堂课讲话约3-5分钟,但课前我必须好好先听一次开示,难点部分还要查资料,目的是用最简洁最易懂的话准确复述,抓出重点,便于大家记忆。如是者,准备一节课至少3小时,两节课就是6小时,再算上课后整理资料,差不多每周有8小时花在学习班——相当于多上一个工作日的班了。

时间不够用,不奇怪了吧?

有段时间,累得心情不好,真不想做这个工作。我想放弃我的头衔,做个普通学员,上课而不用备课。而且现在是播放现成的开示,其他人也可以做,不是只有我能做。很多时候,我发心做一些事,单纯因为没人做,所以我做。我最初努力学净土,只是因为学习班重视祖师言教的声音太小;最初整理学习资料,也只是因为我觉得这有利于大家温习,而我又擅长整理文字。似乎也因为这些“付出”,令我看起来在学习班挺“重要”。但,我不希望自己在学习班太重要,我最希望我的工作别人可以取代,这样才有利于一个团体的长久发展,否则,很多事都由我来做,虽然我愿意做,但万一我出什么状况呢?把宝押在一个人,风险太高。

今年元旦前,这个烦恼尤其强烈。元旦假期最后一天1月3日是周六,这晚我会回到粤B城,但如果这晚我来上课,就需要早得多离开家,我不愿意。当我贪多放假好了,不过也有想多陪陪家人的乖乖发心。以前面对类似情况,我会赶回来上课,但这次,我要离开学习班,当我太累想调整下心情吧,同时,我也认为应该实验下学习班没有我在的情况,为以后万一我不在的情况打底,算是风险管理。

或许,比以前情况好转的是,我觉得有人可以代替我的工作——W莲友。这位莲友也是每天去佛寺做早课,每天功课量也比我多得多,总之非常精进,我自叹不如。元旦前,我请她帮我播放开示,她初步愿意,但还是想我周六回来,yeah,她愿意就好。

又某次,我对另一位刚来学习班没多久,但修行精进也看得出来修行很好的J莲友提到没人代替我的风险问题。他说,首先,我做这些杂务,如果发心纯正,是有很大功德的;至于有没有人替代自己,这不是风险问题,而应该惭愧“自己德行不够”,感召不到有人帮忙……很意外相识不久的他,会如此直白地讲出这点,如果是我,可能用语不会这般直白(其实是自己心量小),感谢他!的确,依佛理,要有德行才能感召到善知识和善缘。J莲友会讲这番话,还有W莲友愿意代我播开示,或许,也显示我修行有些许长进吧。

我好像常常陷入一个循环:因为学习班得到一些心性和现实事件的利益,就觉得不能离开学习班,不能离开佛寺,因为在其他地方得不到这些;但当一些现实的违缘和挫折现前,又会很想离开学习班,离开佛寺,或者说是暂时离开,目的也是以后更有能力留下,可以让我珍惜的人过来长住短住。实则,一个根本问题是: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之间,当如何平衡?

两周前,学习班学习印祖的《增广文钞·复周群铮居士书三》,这是一篇较短的书信,引用第一段如下:

学佛必须专以自了为事,然亦须随分随力以作功德。若大力量人,方能彻底放下,彻底提起。中下之人,以无一切作为,遂成懒惰懈怠。则自利也不认真,利人全置度外。流入杨子拔毛不肯利人之弊。故必须二法相辅而行,但专主于自利一边。二林之语,亦不可误会。误会则得罪二林不小。二林之意,乃专主自利,非并随分随力教人修习净土法门全废也。利人一事,唯大菩萨方能担荷。降此谁敢说此大话。中下之人,随分随力以行利人之事,乃方可合于修行自利之道。以修行法门,有六度万行故。自未度脱,利人仍属自利。但不可专在外边事迹上做。其于对治自心之烦恼习气,置之不讲,则由有外行,内功全荒。反因之生我慢,自以功利为德,则所损多矣。

注意到“中下之人,以无一切作为,遂成懒惰懈怠。则自利也不认真,利人全置度外……中下之人,随分随力以行利人之事,乃方可合于修行自利之道。以修行法门,有六度万行故。自未度脱,利人仍属自利。”

学习这段书信的时候,总回想起本篇文首那位莲友一年前的话,感觉和印祖这段开示一起,正是我现在的“药”。回想起来,最初我有“利人”之心,于是大量深入经藏学习净土,结果是自己净土理论突飞猛进;2013年离开学习班自己在家修行的日子,没有太需要“利人”,“自利”果然也不认真,修行不太精进;到2013年底又回到学习班,从整理资料到课堂分享,又一次深入佛言祖语,得益最多的依然是自己。所以,果如前辈莲友一番话,不是学习班需要我,而是我需要学习班……我好像为他人付出好多,其实结果还是为自己付出,自己得到收获……

道理是明白,但凡夫总会冒出些“神逻辑”:既然反正利益自己,我自己可以调整利益点吗?现实利益比起心性利益对我而言更迫切啊,怎么现实利益暂时还没太大改变……你确定?你面相变好是现实利益,还有一些人力难为的事解决到,也是现实利益。相比以前,进步不少了,不过起点低,所以现实情况还难常如意而已。岂不更该从心性上反思,依报随着正报转,德行不够,福报怎么来呢?

好像不知不觉写得有年终总结的味道,如此有时法喜有时焦躁,有时开心有时失落,有时挺有福报有时又很没福报,道心有时积极有时消极——“矛盾”,算是我2014年内心概括。

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2014年,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空乏身、拂乱行为等等都深刻经历了,但“大任”好像还没到……

写了这么长一篇,惭愧,我还不确切知道怎样平衡世间和出世间的时间分配。而确定的是:2014年底给自己下了某个目标,为了我珍惜的人,一定要努力达成,世间出世间事都要努力做好!

10 Thoughts

    1. Snowyy Post author

      有一个毛病写博多年都改不了,就是有一段时间不上博客后,就一定要写篇文才看留言。因为总觉得看留言有压力令自己更新,但如果无法更新时,这就成为一个烦恼,所以宁愿不看。所以,不好意思,请多多包涵,怠慢了。m(_ _)m

      你未来东家出名的加班多,你确定有时间来?呵呵。

      这篇文可能写了有8小时以上,囧,年度作不容易啊。

      1. 静水流深

        换了个新东家,嘿嘿,工资和那一家持平,年终奖估计没某号称28W的HuaWei公司多,不过不强迫加班,当然名气也没HuaWei大了!我想通了,生活和赚钱两者之间得平衡,我还有太多事要做了,除了工作之外~

        1. Snowyy Post author

          啊哈,有能力就是有底气!恭喜!应该春节后入职吧?地点依然是粤B城?

          看到你的留言,突然感叹,现代人不少有点早衰呢,在电梯里、在中午排队吃饭时,常见到看似年纪不大的人,竟然有白头发了(男性居多)。唉,赚钱是赚生活费,不是赚医药费……当然要在大城市立足,想买房,需要的银两也很大量啦……

          啊,你可以发挥你的力量,让你未来东家名气直追“华记”。~~(°°;))))

        1. Snowyy Post author

          粤B城的高科技企业在南山深大一带挺集中~
          恭喜……&恭候? Ψ(`▽´)Ψ

  1. 学愚

    遇到这些烦恼问题的朋友应该不少,但能够这样坦白的陈列出来的,估计不多吧,一如既往有“诚”噢!

    类似这样的烦恼这是经常会遇到的了,所以不断地在佛经祖典当中寻办法,总也有一些浅陋的心得,现在看到此文,又促发我写一篇“总结”以回应,晚上十二点多下班,码呀码,不知已几更天,又怕思路断了改天接续不佳,虽然开始腰酸背痛了,但仍然不肯停手,码到现在,四个多钟了,还没有码完呢,可是天快亮了,白天还得干活,看形势不得不“下回分解”了,然而也就剩一些收尾了,改天补完再发即可!

    问题来了,码了几更天,码了一大堆字,似乎能够直追博主正文的字数,万一超了我岂不喧宾夺主了,有不敬之嫌哦,再说这个小小回复框也容不下那么多小蚂蚁啊,咋办呢!

    善问者,可以为师矣,由于本文的问题启发,而促我总结,我应当将此看做是我的老师吧,要感谢!

    赶紧要见周公了。。。

    1. Snowyy Post author

      学愚兄吉祥!不知大作写好了么?如果发邮箱请发企鹅邮箱哦,gmail上不去~<(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