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保留这个权利”

我非常自豪我能这样用这句话!

开学初,室友买来水果和零食也叫我吃,我不想吃,一来因为我没买东西分享,不好意思吃;二来我没洗手也没空洗手不能吃;三来时间不对,我晚餐后都不吃东西的……但如果每次都拒绝当然是不好的,所以我必须想一个婉拒方式……

“我保留吃的权利,明天再吃……”我很佩服自己能冒出这样一句话。我不是说“下次吃”这么敷衍,“权利”表现出我是重视的,权利保留保留着无效了也显得颇客观,不是我拒绝好意……

我很经常用这句话,而实践证明室友很接受这种拒绝。说话的艺术是要沉淀出来的,我亦满足这每一次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