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实验”之名义

《够了!创意》提到定义对产品的影响,譬如若称香烟为“尼古丁输送系统”,则我们对它的态度、使用、广告、定价和法律都会改变。

《明朝那些事儿》提到如果说一个胖子100公斤没问题,说成0.1吨他和你拼过。

远例子暂表两个,身边常识例子亦很多,譬如有些不雅或禁忌词不能说,但换个说法就可以,而且无碍他人理解……

人的思考经由语言组织,所以改变“名义”,往往就随之改变了想法。

关于这个问题梁文道在开卷8分钟推荐的《Don’t Think of an Elephant!》还有详细探讨,但我未看过此书,不详表。

于是Snowyy除了介绍个半桶水常识,还想堆砌什么?

先日所道“中断Vitamin Human实验 ”,是日由我终止实验了。中断期20天整,期间失眠概率甚高(还有个外伤原因,暂不表)。同时开始另一个“因果关系探索”实验:失眠是否与VH缺乏相关?

其实“实验”是“试试这样做会如何”的别称而已,但换个名目,便多了点观察探索之趣。譬如明知中断VH会带来不适,但这正是要观察的,便得以坚持20天未抓狂。

此后开始多调戏多索取VH,非因想念,是乃实验。

Snowyy是个拿自己和他人做“人体实验”之人。故Snowyy不是好人,鉴定未完毕。

15 Thoughts

  1. Pingback: 患得患失,若即若离 – 不常识

  2. Vicia

    囧,发现我还未睡,yy已起。这未读的文章还不知啥时候是尽头。盖个戳,先去眠了。明天继续。><
    早安。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