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rm与《帝女花》

因为可颐,因为《金牌冰人》,我对盖鸣晖有了好感。某日看见她在晚会上唱《帝女花》,好听!我忽然知道原来粤曲可以不大锣大鼓、可以不画画面谱。这样清清的很好听!

那段日子我真是很喜欢唱《帝女花》,同位Inform也熟悉戏剧、民乐之类的(难得呢,现在很多人都不喜欢粤剧,觉得是60岁以上才碰的),真是知音啊!我还打了歌词唱给她听。

晚自修放学和她一起走就一边行一边唱,我毫不介意让全世界知道我喜欢《帝女花》^_^不过Inform次次都是听我唱自己又不唱-_-///

(写于2006年8月7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