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岛法子《纯色Brilliant》内页翻译

首先要大感谢夕阳买了这张专辑还扫了超级大图,夕阳希望有人翻译,我收了礼物就以翻译作为回报吧。本来我只打算在法子吧贴文,但百度神经过敏说要审查发不成,所以贴来这里。

这个翻译是初稿,和法子吧的亲讨论后应该会有修改。

++++++++++++++++++++++++++++++++++++++

注:()是原文的括号、[ ]是我的补充说明、【?】之前的一句话表示我不确定其意思(惭愧,这个符号出现不少……)

[以下“福”是福田正夫,音乐制作人]

福:这样看来,这几年桑岛san出演Bikutaa的动画很多吧?

桑:是的。为什么会这样呢,真有点不思议(笑)。

福:我不是映像制作人,不会讲了不起的话。大概Bikutaa[动画制作商?我这里译出其读音]的动画中,一些有点类似拐弯球,不单纯的东西很多吧。

桑:是呢。的确Bikutaa的动画给人复杂的感觉。

福:所以,不仅演绎角色的一种形态,用各种各样的心情细腻地把角色的不同部分演绎的情况就必然多起来。这种时候,像桑岛san这样的,有特定擅长的角色类型,但不仅仅这样,其他各种各样的角色都能超水准演出的万能型役者,无论如何都想拜托演出呢。

桑:是吗?很意外。非常荣幸啊。但我真觉得不思议。例如这次出演《GUN×SWORD》的ウェンディ[我未闻此作or此角],我在想其他演出方法要多少有多少,为什么会选择我?这样的话,制作方看不到这个作品的各种可能性,或者说像是在追求什么未知的部分吧?【?】假如是这样,自己身上有着很多未知数的话会更好吧。

福:从制作者的角度看,桑岛san,是出演的时候会传达出孤注一掷[原文是个“赌”字,不明其意,姑且这样译]的执念或者说气魄这样的东西的役者呢。

桑:因为役者只能这样了。大概在各种场合都讲过,有时,朋友说“你没做过这事就一定活不下去的,所以做过吧。”我呆呆地回答“呃,可能是这样”。【?】所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有这样那样的可能性,“有这样一条路啊”这样的想法在我人生中是不存在的。用消去法[大概指数学解方程那个]后什么也没有留下【?】,悲壮的觉悟呢(笑)。因为只想做喜欢做的事嘛。虽然觉得这样很任性,但不想自己限制自己。

福:但是,限制也有限制的优点吧?

桑: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一定会反映出负面性,如果现在说可以反映出好的方向,那样才是奇迹呢。【?】所以可能我10年来都是这样吧(笑)。所以,结果和人结缘了。这样为我设想的人很快地向前走了,升职了之类的事,这10年时不时都发生,把它们集起来就有了这张专辑【?】。

福:真是很好的话呢(笑)。但是,世人都有“用生命赌这条路”的感觉吧?

桑:所以,有着奇怪触角的人会马上感受到我做的奇怪的事吧。

福:所以,出演Bikutaa的动画变得多起来吧(笑)。

桑:可能是这样(笑)。

福:但是,怎样呢?到现在为止出演了各个作品,结果造就了这张专辑……

桑:以前我很介意别人怎么看,特别是GIRLS BE(豊嶋真千子&桑岛法子)的时候作为声优作为歌手不能不唱歌,我介意这个,因为讨厌被贴上标签,以前有把各个创作者的作品集合在一起的角色歌集。觉得“我不属于任何一方”(笑)。因为有接受这种任性的人,过去才能出2张角色歌集呢。

福:这次的专辑只有Bikutaa的音源吧。

桑:是的,所以大概以前的我会拒绝这件事。会觉得“我不想被Bikutaa束缚”。但是,人会成长的嘛(笑)[这里原句是“丸くなった”,貌似是句日谚,但我查不到其意思]。或者说不能不变化吧。

福:的确比起以前是成长了呢[同上注](笑)。

桑:只有这次我接受了Bikutaa,现在累得筋疲力尽了。但是,真的很感激。实在是非常好的作品,很好地配合了角色,都是无可替代的东西,都是有着角色感情的曲子。反过来说如果不是答应了Bikutaa,可能就不会集合这些作品成一张专辑,而现在专辑出来了,真是是万分感激呢(笑)。

福:我们才是万分感激呢(笑)。

桑:而且,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可能就不会出了,假设2年后出不是很微妙嘛?果然是需要时机的。

福:话说回来,这也算是“缘分”吧。6月桑岛san和我们宣传的人这样3个偶然遇到的时候,谈到“说起来做声优已经10年了吧”,偶然对桑岛san的歌剩下很多[没出专辑]而惊奇,刚好那时我准备要出专辑。

桑:那是因为福田san是10年前我的出道作GIRLS BE的导演嘛,好像是我[这里用了男性用语“俺”]的10周年纪念的样子(笑)。

福:啊,有这感觉(笑)。不过,这对fans来讲是无所谓的事啦。

桑:的确是(笑)。fans似乎都不知道以前的事呢。

福:不是说“十年一昔”吗[日谚,大意是每十年要想想自己做过什么],时代改变,现在喜欢桑岛san的fans可能不知道GIRLS BE吧?

桑:我觉得是不知道的。

福:这样说,《シークレット·トラック》里桑岛san唱松田圣子的歌就非常珍贵了。

桑:很震惊啊[提起这件事]。现在听来,真觉得唱得不好呢。

福:不是不是,还是很有“味道”的嘛。

桑:也只剩味道了吧(笑)。

福:但是,mastering room[原版盘制作室]里听专辑的时候,《制服》[专辑第14曲]之前无声的1分钟,真的非常有紧张感呢。因为,到《ウェンディのバラッド》[专辑第12曲]专辑还没结束吧。

桑:嗯,专辑在那里中断了呢。

福:所以,听的人会说“啊?完了吗?但为什么cd player不停止呢?”诸如此类想着各种原因而觉得不安。因为有这1分钟,当《制服》的前奏流淌出来的时候,真很有冲击力呢。

桑:但福田san说“下一首了”,你是知道的吧?

福:唱片封面没有标记,我怎么会知道呢?

桑:盘片下的歌词有写的,会知道的啊。

福:不是的,我猜[大家]不会发觉。

桑:绝对会发觉的啊(笑)。

福:另外,这次拍摄唱片封面的时候,布景师和摄影师等都一致认同——“桑岛好厉害!”,有这样的事呢。

桑:呃~~哪里的怎样的“厉害”?

福:按下快门的时候,pan一声女优的样子要明显改变【?】,这个虽然简单,但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桑:呃,不是人人都这样的吗?这样的事就不值得炫耀嘛。[这里有个汉字:竖心旁一个忽,我的词典不在手查不出其意,我推断上下文这样翻译了,能查出这个字的亲请指正]

福:炫耀与否是本人的问题吧(笑)。

桑:那就不炫耀吧(笑)。

福:还有,选择封面的照片时,最初打算桑岛san自己觉得好的照片,以及工作人员推荐的照片有分歧吧。但是,最后和工作人员的意见达成一致了,于是,大家都想“啊,这个人果然很信赖一起工作的人呢”。

桑:这个嘛……(笑)

福:啊,不是吗?谈话要结束了吗(笑)。

桑:可是,还是有全部艺术家都认同但还是不能做出好东西的说法吧。使用本人喜欢的照片,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吧。

福:明白到这点的桑岛san很厉害呢。一般来说是不知道的。

桑:我想自己5年前也是不知道的。但现在可以很客观地看自己了。

福:我觉得你10年前就能客观地看自己了。

桑:是吗?不过感觉以前过度保护自己,现在不太有这种感觉了。

福:不得不保护自己,以前是怎样想的,现在也继续这样想,他人会知道自己是怎样活着的【?】吧?

桑: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是这样,就是很大的进步了。人是会进步的嘛(笑)。

福:10年是相当长的时间呢。另外,从20岁开始的10年,对桑岛san来讲几岁到几岁是最好的时期呢?

桑:是说假设回到过去的话会去哪个时期吗?其实我真的从未有过“以前更好”的想法呢。

福:总觉得现在最好吗?

桑:是呢。

福:总是积极向上呢。

桑:不是的,我是非常向后看的人。总是消极地想问题,不是积极地。设想不好的事情,只要活着就好,讨厌会变成这样那样,总想着这样的事情。只想着“到时再想办法解决吧”。

福:那不是向后看啊,是叫悲观主义者?向后看应该是“以前是那样的美好,相较之下现在是多么不幸啊”这样吧。

桑:啊,我没考虑过这点呢。那么,单单是消极吧。但是我真的从未想过要回到过去呢。

福:那是为什么呢?

桑:年轻的时候就想着快点长大。

福:那么,对桑岛san来说几岁才是最理想的年龄呢?

桑:我没想过最理想年龄的问题。在有生之年,如果总想着某个时候才是最好的话,不是很痛苦的事吗?

福: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很幸福呢。

桑:大概因为过去很悲惨吧(笑)。也不是故意这样说啦。

福:例如,回到过去的某个分岔口,那个时候选择了现在的人生于是过着现在的生活,“选择那边就好了”——这样的分岔口不存在吗?

桑:如果说存在的话,就回到妈妈的肚子里吧(笑)。或者说,妈妈和爸爸没有相遇,坏心呢……(笑)。

福:就那么不想出生吗?(笑)

桑:是啊是啊(爆笑)。

福:可是,现在也幸福吧?

桑:到现在为止我都非常努力去得到幸福。所以,我认为以后会更加幸福,不会变得不幸。

福:真好的人生啊。

桑:是啊。啊,似乎突然情绪高涨起来了(笑)。

福:这不是很积极吗?完全不消极嘛。

桑:人生、以后的自己之类,这么远大的话说说而已。但是可能有意想不到的生活方式。虽然一直想着要守护“桑岛法子”,但结果现在是这么颓废地活着。那是因为有周围的人的支持,很快就会向前看,才会有现在的状况。肯定不会只有不幸呢。【?】

福:我在这十年,看着桑岛san,感觉桑岛san很坚持自身的“我”,甚至到某个时候为了达到自己渴望的状态会不惜粉身碎骨。虽然这样说不太好,可能只看到任性的方面才这样说,只有变成这种保有任性但别人都不会有微言的役者,这样才会成为现在“桑岛法子”这样的役者吧。【?】

桑:我觉得如果不能克制自己的话是很可怕的。因为克制自己才能成为役者吧。如果不能克制自己,就只会是蹩脚的演技了,不能不做役者,因为那样可能无法生存下去。

福:所以,桑岛san有目标,有确定想做的事,通常未能达到目的,好事未到来,会思考自己的目标应该更高。【?】我觉得那才是克制自己。

桑:那也是啊。因为我觉得这个作品是我的集大成,在这里要告一段落了。

福:对桑岛san来讲,自己是“声优”,还是更大的“役者”的感觉呢?

桑:这很难说呢。“役者”中的“声优”的感觉吧。

福:假如要出演露面的剧集会接受吗?

桑:很意外的问题呢(笑)。我到现在为止主要是出演动画的工作,但是,也有为外国电影配音。和很多人很多工作人员共事,我觉得这样很好,我个人也很希望继续这样下去。

【完】

6 Thoughts

  1. 啊谢谢snow酱>3<

    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法子JJ呢……之前虽然觉得法子是个很安静的人,却没想到她对自己的评价是『悲观主义者』(?)
    嘛,不管怎样,GIRLS BE时代的法子也好,现在的法子也好,都是我们喜欢着的法子。希望法子在坚持自我的同时也能创造出一个属于法子的法子:)

  2. Snowyy

    回夕:这么简洁称呼自己“夕”?!法子是这样评价自己,但后来讨论中不是用语不当吗?

    回Yacca:文章头链接去贴吧的就有图啊,或者可以向夕阳要^ ^

    回Eureka:囧,平时用语怎么也看得出是女的吧= =|||

  3. 听说
    法子JJ很早以前很反感参加动画的商业宣传活动~~~
    这大概就是JJ的”过度保护自己”~~

    后来就随时代变得很积极参加动画的商业宣传活动~~~

    太好了~~有更多机会见JJ~~

  4. Snowyy

    小稔来了~~~JJ确实很低调,但不知道她“反感参加动画的商业宣传活动”呢。这方面我和JJ的性格倒有点类似。

    作为fans,多见到JJ当然开心,但也希望JJ真正开心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