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性而行

大一第二学期,我的行为大概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随性而行。

似乎是寒假看了《彩云国物语》,被龙连和朔洵传染的。

原则上,我不逼自己做某事……

比如做作业,虽然知道连续做数学效率不高,但只要我还想做,我就不会逼自己改做英语。但往往再过不久,就很自然地想做英语了。

我做作业似乎是非要电脑在播些什么,即使有时会因此分心,但一关上就会很不安心,总觉得若有所缺。用我的话来说,是“开电脑是低效率,不开是没效率。”

进入考试的复习阶段,虽然明知时间很紧,但当我感到很不自在时我仍会向“看动画”举绿牌,这算是有我特色的下课。

闻说想吃某食物就是身体缺某种营养要你去补充。复习期间特别想吃巧克力,我也满足自己,我想我是想要巧克力的安神之效。

这大概是长期不用听别人话而听自己话的结果,哦?似乎我从来就不很听别人话。不过自己对自己说的话有微妙的变化:以前是“你应该……”,现在是“我想……”。

倾听自己的声音也不错,单回路的自己似乎也很会掌握平衡。动画看久了自然想听音乐;动漫音乐听久了自然想听古典;随性而点的菜也是营养均衡……

有人喜欢有计划表约束自己,老师也鼓励这样,但我似乎不适合。突然很佩服那种人呢,可以控制自己在某个时候进入某种状态!而我则偏好视状态的改变去做适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