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刚好错过,一次刚好得到

今年至今,有三次刚好差一两天而没成之事。

其一,差一天玩不成淘宝。

于3月19号博文《应时应景之雨》中提过,我想注册新账号在淘宝搞作点什么,却“刚好”前一天18号支付宝改了规则不能绑定到新账号。缘分不具足,此路不通,就不再考虑玩淘宝。回头看,我后来想到要做的事,大概比玩淘宝更适合自己……

其二,差两天去不成某论坛。

三天前的6月28号,搜资料看到粤A城有天使投资论坛,时间6月30号,也就是写博文的今天。是日Tomo同学硕士毕业,会出现在粤A城凑热闹,正好可以去,一看报名截止时间——6月26日,囧,又“刚好”错过!差两天,没缘分。

其三,差一天租不成旧房。

早前在粤A城考察住在Hime同学的租房,也打算租房在附近有个照应。早日请她向房东打听,知道有一单间,在隔壁楼,每月X元。她拍了些照片给我,房子比较旧,没有家具。第一印象不喜欢,但以“卧薪尝胆”的精神先凑合也能接受,况且我在粤A城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以后常出没哪一区域也不确定,所以不直接否决彼房。

因为30号要看看Tomo同学的硕士服样,毕业典礼开始得早,所以我29号即昨天就来到粤A城,正好看租房。以佛教观点看,所处环境属于“依报”,而依报也是福报的一种反映。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福报,姑且看看和那旧房子有没有缘分。

29号中午到Hime同学的出租楼,找到房东,说明我是那位租客的朋友,房东说,昨日(28号)晚上,那单间租出了。呼……又是“刚好”,又一次没缘分。不过那个瞬间也想到会不会自己的福气还算有一点,可以住稍好些许的地方?

那里有不少出租房,稍前稍微逛过,总有“不知底细”之感,还是越近Hime同学越好!同一幢楼最好!但之前Hime同学说同一幢楼满了。

(中场休息,长段分隔。)

不太抱希望地问房东同一幢楼还有没有房子,房东说:“可能有。”啊?!而且是只矮Hime同学租房一层的单房!那位租客说过30号可能退,但没很确定。这边贵些,2X元一个月,因为装修较新,家具家电也较好。

无意中,我问说很多民房都会贴一半瓷砖,这样做是为了更好保护墙面,还是因为怕被弄脏?房东说有点后悔贴瓷砖,因为“不好看”,只贴一半很奇怪,但已经买回来只好贴上,“对面”翻新时就没贴瓷砖了。(所谓“对面”,是指这幢楼和Hime同学所在的严格不算同一幢楼,但中间有一个很窄小的连廊连起,也同属一房东,所以说同一幢。对面后装修,所以没贴瓷砖。)

大脑神经想指挥出一个大大的惊讶表情,硬压下去继续表现一个平静样。内心飘过若干激动语句:一直觉得大厅或房间贴瓷砖好难看!房东有这点审美好难得啊!这间不确定是否退租的房子,听着都很合我胃口,可关键问题是:如果人家不退房,我也没办法。本来预计如果没有房子,就花一个下午在附近找。而符合我多个条件(近同学、新净、非厨厕没瓷砖)的房子已经出现——

“拼”的是缘分!有缘就有,没缘也没得求!

于是,没再看房子,去其它地方考察另外感兴趣的东西。

今天Tomo同学硕士毕业典礼,非本篇重点且略过。下午我回到出租房,房东没在,他在电话里建议我多留同学家一天,他晚上能答复那位租客退不退。我考量一阵,实在想早回家有事处理,就拜托Hime同学,如果晚上那位租客退房,就帮我拍几张照片,我看过如果可以就直接租下,过日搬家。

托付完毕收拾东西回家,“刚好”走出这幢楼,房东说:“走啦?”他在摩托车上,如果他不叫我还没注意到他。我稍作解释,房东说:“那人退租啊,我先去处理另一件事回来就帮他退租。”

啊?!太“刚好”!甚至可能晚30秒,就不会刚好见到房东,我就回家了。之后房东回来,原来同坐在“小堂”(不叫大堂,不大)的男生就是那单间的租客。我跟上去看房——除了地面因为搬家有点脏脏,确实各方面合胃口!连我之前考虑会否有“风水禁忌”的问题,以我连皮毛都算不上的风水知识去看,不能说没有问题,不过较轻微,空间所限这个格局算颇为不错。

我马上打电话问婆婆查下搬家吉日,之后和房东坐下聊。他说有个一房一厅的租客想换单间,如果我不要这房,就给那个人。房租2X元,不能谈,最近房租涨得厉害,同学这边也要涨一些。

在家休息休养学习娱乐也够长时间,我必须在粤A城有个落脚点,否则我无法更了解这个城市、这个市场。租金连押金一下“放血”不少,自己生活上也要处理更多琐事,但这也是必经过程,克服它吧。

至于搬家吉日,婆婆最初打电话说5号还可以。但拖得有点久房东想让我多交点订金。不过稍后婆婆又打电话来,说2号更好。OK,皆大欢喜,我也更抓紧些时间督促下自己。

说来也多得Tomo同学毕业的助缘,否则不会“刚好”租不上那旧房,也不会“刚好”租上更满意的房子。上次也是Tomo同学偶然的助缘让我“捡”到10元看话剧的便宜。所以这连串小事算是随缘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