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的年终大餐

2006年的年终大餐,我们全班一起吃的!傍晚,我们浩浩荡荡走到校门打的去吃自助餐。

很是意外的,还以为是去中式酒楼开两围呢。那餐厅环境相当不错。

去到见到远仔在窗帘上挂不少彩色的纸,走近一看原来是谜语,上面的毛笔字正啊!据说都是远仔自己编的,有不少是诗句猜我们班的人名!远仔和我一样体育修太极,他以前学过太极剑,上课经常代替老师带着我们做的……实在太佩服他了!

令我大开眼界的是这餐厅送肉的方式……

一个穿着牛仔装的男侍应左手提着一把“加长版烧烤叉(两叉部很长)”的物体,右手托着碟托着叉。到客人桌上后用小刀把叉上的肉小片小片地割下来……

肉的种类不同所用工具也不同:鸡翅、烤肠、虾等独立的肉就用夹拉下来,大块的肉就片下来。

我们很早就开饭了,所以那肉每次都不一样,我还以为每样只能吃一次。但随着人越来越多,相同的肉再次出现,送肉的都记得哪些送哪些没送吗?

突然,我意识到这是自助餐,而对于自助餐来说那餐桌上的食物种类也未免少了点,而且肉类少……难道这是换种形式的自助?越想越有道理:肉类不是放在那些餐盘上一直热着,而是由活动的人提着去分,这使得肉保持新鲜热辣,还省了热能,更重要的是给食客带来新鲜感之余让人觉得食物“来之不易”(得你叫他过来,或者他走到你面前且他手上还有食物),吃得就更加津津有味!

这招真高啊!

(也不知这种形式有了多久,我现在才知算不算孤陋寡闻呢?)

7点开始有show看,我们正对着舞台,看得是很清楚,但耳朵也受罪呢~~~那音响真是太伤耳细胞了。

极为罕有地这种场合会有适合我的歌——(神秘园专辑的第二首)。

以前吃自助餐,家人常说我总吃些便宜又饱肚的东西,他们教要吃平时不怎么吃到的,贵的的东西。这次我见同学也不少是这样的,我当然就过他们几招啦。

我看见那里有很多超小型的蛋糕、馒头和粽子,还有面包片,哇~~~大忌啊!同学问为何没有番薯,我说:“有也不要吃,吃了就亏大了!”那里也有我最爱的寿司,但饭占太大多数了,我只吃了一小块。那里有好几种果汁,还有白粥、糖水……我才不让这些塞肚子呢!

不过,说了这么多好像很明智的,而事实上我是否真明智呢——我吃得最多是水果沙律!在学校不怎么吃到水果(懒买而已-_-),这次报仇地报。我喜欢沙律酱就勺一大团!

我是听了某人的意见没吃中午饭的,大概没“吃亏”吧,很饱呢!

我们走路回去,顺便消化。我与其他四个男生坚持走右边。实践证明,我们比他们快多了!

回宿舍立即喝凉茶!很快困了就睡觉,跟周公一起倒数了新年……

一早起来没有喉咙痛,不错不错!

4 Thoughts

  1. Vicia

    我们毕业餐就是在这样的店里吃的。那些肉的味道都很不错。想念ing。
    一直想把你这儿翻个底儿朝天,昨天开始行动了。看着你的文章,有种又回到当年大学生活的感觉。发现你的一些思考我也曾有过,只是从没想过写下来。
    关于梦,我很喜欢做梦,最喜欢能自由飞翔的梦,也只有在这类的梦里会有意识的控制自己,想多飞一会儿,飞得更自在些。其他的梦则是随意,就当自己是看故事的人。做梦,有时候和去电影院的感觉差不多,嘿嘿。

  2. Snowyy Post author

    @Vicia:V酱现在不是德国留学高材生么?!!!(失礼,我还以为您在德国读本科ing)

    还真是翻老底了,以前的文……嗯,看得出三年下来有很大进步吧,哈哈。

    我很久没梦见飞起来了,似乎以前几次梦见飞起来都比较能控制,然后其它和你一样,也是看故事般,以前曾经想过控制梦,不过还是享受着看比较不费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