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听力课上的顿悟,听还要看……

星期日,据说是上最后一节听力课,我就去了。每周一节的听力课连上这节我只上了4节,而且只有第一节带了书,4节课不是做作业就是睡觉。在我看来,好好利用那课空出时间看纪录片更实际。于是我就斗胆逃此课,后来竟发现我们班有不少人也没上几节,难道我带坏头?

因为怕最后一节点名,我就去了,虽然最后才知这不是最后一节觉得亏大了,但这节课使我顿悟了一些东西……

因为平时上课的听力我也不听,所以几乎整个学期我听到的英语都是来自有画面的纪录片,我略略地觉得自己听英语的能力有点“量变到质变”。这次上听力课又变成了单靠耳朵的“纯听力”,感觉有点怪。我突然想到:难道我们的听说能力一直没有进步就因为如此?

人的各个器官应该配合在一起学习,这点老师们也清楚,所以要求我们上课眼耳口手都要动。但英语课由于设备限制只能放磁带,只能是“听力”,眼睛盯着的是文字而不是讲英语的人。

我们学了这么多年英语,正宗发音也听了很多,但为何还是一口“地方特色的英语”?可能就是因为单靠耳朵难以记住正宗的发音,而我们既听又看的英语是来自老师的“二手版”——被我们的深深记住的版本。

人都说小孩学语言最快,因为小孩的记忆力好而且有语言环境。而学生的记忆力相对不变,而语言环境也被认为是难以营造的。但“语言环境”的本质是什么呢?小孩不仅听得多,而且看得多!

如果单从英语学习来说,我的立场有点尴尬。虽然我高二高三基本不听英语课,但我也曾经很认真地听课。我学英语是靠“刨纸仔”——背句子和单词。似乎我的英语功底也是来得如此“传统”……

但,我有个强烈的对比——日语。我从初三开始学日语,完全的自学。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我换了大硬盘,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大量看日语的动画。高三上学期转而看可颐的港剧,看的动画只有柯南。大一的寒假,我又重新喜欢上看动画,还听日文的drama,那时感觉初步能听懂。而现在过了一个学期,比高中多出多得多的时间看和听动画,现在感觉是:日语越来越没有外语feel了。

“说”是学语言很重要的一环,而要人愿意多说,就要让他“想说出喜欢的人说的语言”。我就经常把喜欢的动画角色的话挂在口边,并认为这从脑子里翻出来的话(无论语法正确与否)比看书念的对白更能提高口语水平。小孩愿意多说,除了因为有沟通的需要外,还因为他想学他喜欢的父母讲话吧。

现在很多学校的多媒体设备很好,在课室播放影片绝不是问题。如此,英语课四分之三(或少些)的时间都用来看影片如何?如果说电影或动画都不易迎合每个人的口味,那discovery的纪录片大概是皆大欢喜的。

很多教育改革都在“好学校”、“好学生”试行,但如果老师们不敢动“好学生”,那在所谓的“差生”上试行如何?因为传统的方法已被实践证明不适合他们,继续让他们做无用功也是徒劳。

我不是语言学家或教育专家,我站在一个边缘看问题,不知算不算看出点端倪呢……

【哈,本来打算写篇很有论文feel的文章,但东拉西扯还是变成如此一篇“杂说”,失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