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雷声大雨点小时……

(此文昨晚快写完时突然断电,万幸wordpress有自动保存功能。为了文字上的现场感我没有修改下面的时间用语)

校规曰:考试作弊轻则记过,重则开除学籍……

事件一:同学A某次考试把公式抄在计算器上被老师发现,忘了结果是让他(以下提到的他都不分男女)擦掉还是其它处理,反正没揪他出来。

事件二:入党仪式上,辅导员要求同学互相指出缺点,同学C当众指同学B作弊的事。从同学B的叙述听来,他们班作弊者很多,B不算最严重的,那次作弊他只是带了小抄还没抄成就掉地上了,但C在那那种场合“爆料”,还说得似乎只有B一人作弊,令B极为丢脸,事实上在场的那堆新鲜党员都作过弊。

当晚B打电话给辅导员“诉苦”(囧~~),以类似撒娇的语气说“以后都不与C说话了”。从对话的停顿听来,辅导员的话远比B多(其内容我是听不到啦)。随后B有一言:“我觉得作弊也是社会上一种技能,老师你以前就没作过弊吗?”同样从辅导员说话的时间推断,他作了肯定回答,大概随后是一堆道理……

事件三:(时间背景:今天下午考英语六级,晚上考近代史,复习时间是比较紧)中午几个同学决定“缩印”,我很意外同学D也加入这行列。以前我没听过他对作弊一事的评论,但近月明显觉得他对这行为认同,也在考试前口头上说过要同学“帮忙”。

然后今晚的考试,众人在桌面上抄已经不新鲜,只是又多一个我以为不可能这样做的人做了而已。考试时我不经意扫到D,作弊ing,不知在看小抄还是看桌面……

事件四:同学D日前说:“历史大概得个六七十分……啊!这分太丢人了不行……”从听到这句开始我就在矛盾一个问题:凭实力考个六七十比作弊出来的八九十丢人吗?

事件五:同学B日前说:“作弊没事,老师也知道学生不容易,不会狠心抓你,顶多警告一下……”

(顺便介绍下人物背景:同学D上学年是我班第一)

半年前我写过一篇关于作弊的文章,至今我立场不变,我绝对不会作弊。如果那科我很没把握,我会考试前尽力抱佛脚让自己及格。

我在彼文表示实在难以及格的话稍为作弊尚可原谅,但如果觉得能考六七十为什么还要为更高分而作弊?考过好成绩后就宁可作弊也不能接受自己考个差点的分数吗?

小学初中高中都有升学考试,老师让我们不要作弊的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升学考试绝对不能作弊,所以平时考试不能自欺欺人,要检验自己的实力。但在大学,这个理由似乎不成立了。不管是考前努力灌脑或是考时小抄,过后都会清空头脑——反正都是考完就丢,考出真实水平就迂腐了?考得好成绩才王道?

我想我不作弊的理由,也就是“诚信”二字。但此刻看来,这轻飘飘的两个字称一称不知有几两重?

成绩与奖学金等各种杂奖相关,或许大家在意的是那些,最终是为了毕业的履历表。过程不重要,最终履历表够华丽就可以。“恶屋及乌”,我对那些杂奖没兴趣,我把自己抽离这个竞争圈,于是也没有赢作弊的他们的强烈意愿。我的履历表大概不及他们的华丽,我也不争过这独木桥,所以我把精力主要放在书本学习之外。在另一片土地,到处挖一挖,看何处出现喷泉……

如果不是土壤适合,大概作弊的种子也不会发芽长大。换位思考一下,老师的不忍可以理解。由此看来,是不是校规有问题?过犹不及,过严的校规反而令老师不忍执行,导致睁只眼闭只眼的结果。如果,惩罚改为“作弊者被抓到,不及格就不及格,及格的话即使考100都判60”——那会如何?

读大学两年,想当日高二才认识的新同学到高三毕业也是两年,但大学里还没有出现让我语言灵感泉涌的人(这是判断某人是否我好朋友的重要指标)。原因固然很多,但这种底线上的不认同是其中的重要方面。

于是,你要教我“水至清则无鱼”吗?

我有想过日后他们如果知道我博客看到这篇文章是何感受。我已经够匿名处理的,不算爆甚丑事(是丑事吗?)。不过照目前的趋势,上面提到的同学我都没打算告之这个博客地址……

不知不觉打了这么多字,一腔怨气算是发泄了。考试也是大学生活的重要方面,是为一志,观日后可拉出甚许回忆和感想……

19 Thoughts

  1. GooMoo

    反正我對作弊的看法就是,如果能過,就自己做。如果真的很難為,為了過課就作弊。甭管你寫一個單詞也好,寫一大篇文章也罷。反正作弊的性質都是一樣的。原則上還是所有考試事前準備,能不作弊就不作。

    寫BLOG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不要批評認識的朋友或其它人,如果他們不知道BLOG的地址無所謂,要是真的看了,就是不寫A,B,C,D他們也能對號入座。

  2. 好靓

    看来佛祖的美腿,还是很受欢迎的~~~
    可以不好好学习,但决不能不好好复习~~~
    哈哈哈哈。。。。

  3. 火星蜥蜴

    有些时候确实迫不得已的作弊~

    对于我觉得重要的有用的课程,我绝对不作弊;不过那些根本就是在糊弄学生的课程了,我用作弊来作为抗议~

  4. 25

    我承认,我是为了及格才这么做的!而且很不幸的是,有一科我良心发现,没有抄——就挂掉了

  5. Snowyy

    回Yacca:我不是不知道,社会有更多潜规则,所以我也气自己为何不能接受。

    回GooMoo:所以呢,我的blog只告诉值得信任的人。

    回好靓:佛祖的美腿——好词!

    回火星蜥蜴:退一步说,这种选择性作弊我也可以接受,但我见得最多的情况是逢考必抄……作弊过后得到的甜头不容易忘记吧。

    回25:OK,你的情况是在我可接受的范围。

  6. Pingback: 到时自然事过境迁…… at 不常识

  7. 盛夏

    大多时候,那些老师都会划所谓的重点,所以作弊情况很少,八过同样有部分同学为了那些优与老师关系不寻常~~~~~~~~

  8. Snowyy

    回盛夏:这边的情况是,划了重点就抄重点!大概小抄对于他们来讲已经是定心丸,逢考必吃。

    与老师关系不寻常感觉比作弊更可恶呢……

    回西门:所以说要提钱适应嘛!

  9. Snowyy

    但这类人太多的时候,都讨厌就伤感情了,所以我学习对事不对人中~~~

  10. 大猫

    30%缩印..能作弊坚决不不作弊…
    姑娘你们都素良民呀

    作弊成功就不是作弊
    只有失败后才叫作弊
    by cartman @ south park

  11. 大猫

    同学C以后撑死一小公务员成不了大气候
    领导都有原则,坚决不明文明说,只在背后胡作非为

  12. Snowyy

    经验之人-_-|||

    虽然同学C确是正义,但在公开场合讲确实欠妥当呢(为什么会是这个局面,我也不明白……)。

  13. Pingback: 2008年6、7、8月推荐 at 不常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