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英语课的特权

我以前说过,这学期的英语课让我特别痛苦,因为老师特别爱提问问题。

在写完那篇文后,我觉得我应该自己争取自己的权利,那老师看似也很明理的样子。

那天,老师提问我两次。第一次我没听清,说“pardon”,她就让我坐下了;第二次是让我读课文,我初还是不知要读哪里。当晚,我决定我以后不能再那样想做自己事却要被逼听课搞得效率低下。放学时,我等老师。

我说我喜欢把外语当外语理解,不想翻译成中文;我觉得我要提高听说能力,不想放太多时间在书本上。另外有句自认为说服力较强的台词——我不敢说这个方法是最高效率的,但这个方法是最适合我的。老师说我有自己的学习方法很好。我申请不听课,她误以为是我不来上课。我解释道只要她不问我问题就可以,课我绝对来上。于是谈成了!

此后的课,老师真没问过我,有时轮学号答问题,到我,我抬头望她一下,嘴略张,她就马上反应叫我后面的同学了。

于是,我上英语课就可以尽按我想的去做,基本上我学习书本的时间就只有英语课了,回到宿舍学英语当然就是看纪录片啦!

期中考试,我隐约觉得我一定要考好,否则就没资格再这样了。而事实上我考得也颇好,班第2吧。那个下课老师故意来我处说:“考得不错,你可以继续你的方法……”哇,原来这次考试真与以后的“命运”相关啊!不过幸好,又可以有半学期的自由。

我很感激这个英语老师,期末考也不能失礼她呢!

我突然想起两块钱同学,他晚自修经常不回来,love si(班主任)似乎又是见怪不怪加默许的,若是他每次请假都批也太受宠了吧。不过也许有些权利就是要自己争取的……

2 Though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