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教师节,忆下高中的老师……

是日教师节,之前在海川的博客看过他的老师上中下3篇文,旧日老师的形象也稍稍充斥头脑。

高中开始突然变得和多位老师很friend,不知是真遇着好老师还是自己的积极路线使然。高一时的语文、历史、地理(我boss,我是地理课代表)、整治(政治)、化学老师,我都混得颇熟。

最熟的要数小鱼老师了,她是整治老师(都说了是“政治”-_-),她在办公室的位置是进门第一个,旁边有柜子遮挡,我经常去串门。下课就有问题没问题都问一番,时间足够的话就跟她回办公室边走边聊。同行者很多时有老赵同学。

历史老师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又是一个下课没问题找问题的对象,她的办公桌在小鱼旁边(隔一柜),隐约记得她见到我找小鱼老师时,会说:“又找小鱼老师?”历史老师回家的路与我回家的路相同,有时遇见她就陪她“走”——我坐在车上走,她步行。

我boss地理老师有点cool的,她用普通话上课。现在想来那普通话与我现在说的一样——发音标准且极富广东味。我与这位老师较多的是“公务接触”:收作业、拿作业、改测验卷……被抓去改卷多了顺便和另一位男地理老师混熟了,难得一个非任课老师会记得我的名字。

化学老师很娇小,也是很好feel的老师,下课时好靓、老赵和我都喜欢缠着这老师,老赵问题特多。有同学说她讲课不好,但我觉得很好,她延续了我初二以来对化学的兴趣,选X科我也选了化学。但高二换了个(男)化学老师,虽然资历高,但就不合我口味,化学也变得没趣。

再来说说语文老师,印象中读书9年只遇过六年级班主任这一个比较好的语文老师,但在高中阶段就上天给我两个。高一的语文老师首先令我觉得语文不讨厌,上课我的参与热情也很高,讲些奇怪的话她也会笑着回应。

高二分班,换了所有老师。喜欢的就有4个:语文、生物、历史、物理老师。

语文老师就是我提过几次的Sensei(日文老师之音),人多称她河马,但我都称她Sensei,她是现在唯一与我有手机联系的老师。但此贵人非常忙,几乎每次我发完短信给她都担心她的手机是否被“小手”摸去。但今天奇迹地通了3次短信,算她“识做”啦-_-///

与Sensei混熟是多得Inuko的作用,Sensei是Inuko高一时的班主任,Inuko送过一只河马给她,高三毕业前都见到那只河马在Sensei的办公桌上。Inuko喜欢写练笔,和Sensei熟很理所当然。Inuko去“串门”时我也跟着,很快就和Sensei混熟了(大概如此吧)。

高二时我几次考试作文都得了高分,略略有身份优势地和Sensei走得更近。但高三作文,非也,是全体语文细胞罢工,考试衰咗好多,不过还是和Sensei很friend,这段记忆比较模糊的说,反正最后的最后是到现在还有联系便是。

生物老师是珍珍老师,就教了高二。小蔚同学和她最好了,小蔚同学的缘分线也拉近了我和珍珍老师,甚至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

老师住在后山的宿舍,小鱼也住那里。珍珍老师、小蔚同学和我共一起吃了3次饭,比较罪过的是前两次都是老师煮给我们吃-_-///开张桌子在院子开餐。最后一次更加罪过,发生是在去年暑假,珍珍老师请我们外出吃饭!

珍珍老师还有个很大的特点——改作业非常认真!还帮我们写上正确答案,我都替她嫌麻烦了。

历史老师也不错,可惜高二学的是世界史,我天生不太喜欢,所以学历史的热情颇低。历史老师能把这种状态由“颇低”变成“有点兴致”,已经是能耐了。我送过一张光盘给两位历史老师,不知它还健在否。

高二的物理只学必修的内容,比较简单,不少人就不听课了。但我还是喜欢捧物理老师的场,她总是笑呵呵的样子,看了自己心情也好。

再说说小鱼老师,她可以说是高二时“半个”整治老师。何以得“半”?因为高二的整治老师是FK姐,个人客观和主观上都不适应彼种教学方式,就请小鱼上课时用mp3录下她的声音,我回家再“上课”。难为小鱼答应我如此任性的要求呢,那些录音到现在还好好地放在我电脑的说。

啊,都忘了提体育老师,整个高中体育都是他教,我很想用“可爱”这词形容他,不过又有点怪。高一我喜欢打羽毛球,他也凑过来和我打两手。高二我喜欢踢毽子和踢足球,他也会不失时机地露两脚。高三我喜欢打板羽球,高一的事件重演,他也时不时和我过两招。

以上是我喜欢的高中老师,几乎都是女性,能与她熟首先她个人要是亲切友好的类型吧,女老师较易做到这点?抑或是我本身的八字问题?还是因为她们都是很年轻的老师,因此没有代沟?

她们大多资历不老,讲课在专家领导们看来也许不是最好的,但在我听来她们的课最能进我耳。

动漫世界中不少人冲着声优去看某部动画,还有不懂日语的声优fans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听drama也听得津津有味——此所谓恋声是也。

回想以前,我认真听课很大的原因在于我喜欢那位老师,由恋声的动机去想,大概是我喜欢她们的声音,很愿意让那些声音进入我脑中吧。

……似乎越想越有道理。有人喜欢用说话风趣与否去评价老师,曾经我也认为这是吸引同学听课的重要方面,但事实上一个我不喜欢的老师讲多么“风趣”的话都难以令我面部肌肉牵引出笑容。而自己喜欢的老师讲的东西即使不很有趣我也是兴致勃勃笑笑面地听。

还有一种捧场心理,喜欢的老师上课定我会在下面答问题以帮她活跃气氛,除非周公极力邀请绝不睡觉。

放大举个例:一个多年教龄的陌生(甚至不很友好)的老师和一个新人但与我很相熟的老师教,99.9%是后者会把我教得更好。

那些专家领导大概没把老师在学生中的个人魅力考虑进去而去教学评价吧,那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呢。

所以,以学生的身份乱弹一下:如果老师未能在短期内令教学水平(官方意义上的)有质变的话,令自己广受同学欢迎大概是不难做到的。如果我不是特例的话,这样可能比提高何许何许的课堂技巧更能令学生听进课。

哇~~后面这段引申写这么长真有点意外呢,绝对新鲜的发现,边写边察觉的。此文如无意外Sensei会来看,如果觉得有道理的话请转告下其他老师吧。不知这可不可以当教师节礼物?

最后祝各位老师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几分钟后更新一下:Mountain也写了篇很长的老师特集,非常罪过地我忘记了两位好好老师:高二的数学代课老师和高三的整治老师。

两位都是很好的老师,但没有什么个人交流,所以一时忘记,罪过罪过!

代课数学老师是男的,但给人很“柔”的感觉,他的课比常任数学老师的课耐听多了!可惜他没再教我们,Mountain的班有福气呢!

三年三个整治老师,高三的综合课一周只一节,所以和第三任整治老师不算太熟,但素知她是很活泼的老师,讲话确实够快,但能听得清楚。很有活力的老师!

6 Thoughts

  1. 小蔚同学

    呵呵~~缘分线~~~~
    回忆起来,高中真的不少真正当学生是朋友的好老师啊~!!

  2. 貌似好靓

    还记得高一的肥婆(玲玲语,指语文老师)欠我那份奖励到现在还没有着落-_-
    不过,老师是一种财富

  3. Snowyy

    回小蔚同学:确实,真是很喜欢那些朋友feel的老师呢!

    回好靓:那个……称呼不很**的说……欠你东西就叫她还吧^_^

  4. Mountain

    哈哈,提到我篇野喔,多谢晒啊。
    有D老师既别名我都有D搞五清楚,不过大概都记得是边个既。
    以前既语文老师都五错啊,我觉得高一既化学老师都好好,衣着一D都五讲究,好朴素啊。
    好羡慕你同小鱼甘好感情啊。

  5. 恩恩。。。

    呵呵,哪敢不来呢……^&^ 不过真是抱歉啊,一直到现在才挪了上来,这树屋还真不好爬呢…的说……

  6. Snowyy

    回Mountain:同小鱼好感情是过去式,进行式要争取一下了,毕竟现在都联系不到她。

    回楼上:那名字呢,怎怪?如无意外就是Sensei吧,迟早无所谓,看了就可以,希望该传达的要传达了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