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第二十一日,细逛蓝毗尼园

又一次四点多拔自己起床,参加五点韩国寺早课。昨夜繁星仍在,还以为要高海拔才能看到很多星。

韩式念经基本慢节奏,有两小段稍快,重复站立、跪拜动作。我觉得韩式念经比中式念经更平静内心,师父们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在殿内脑内回荡。实在很舒服,于是也做晚课了。

早上打听车票,想不到因为过节,今天没有大巴从加都过来,明早也就没车发往加都,唯有去百尔瓦转车。

随后再一次去圣园,门票一周有效。慢逛,慢拍照。佛祖的出生正点被建于室内佛寺,像兵马俑那般隔开参观。昨日法师说此处很有加持力,在里面妄念很少。我对着那块遗迹石,向佛祖倾诉一些话,稍泛泪花。

沿过道绕佛转圈,父母师长朋友同事路人,能叫上名字或不知名字的,只要是能想起要感谢的人都为其祈福了。这里是我两个月的朝圣终点,一路得到过甚多帮助,感恩一切善人善缘!

中午遇到一位中国同胞,他曾经在粤B城工作,已经出来玩两年半!中国周边国家基本都去了。我和这位兄台很多观点都很相似。譬如觉得韩国寺念经更舒服,中华寺吃饭气氛严肃还是韩国寺自在。

傍晚见到又聊,他说有点看不惯吃什么都说不好吃的人,我拍他肩说真是兄弟!之前的旅伴极度中国胃,吃什么都不惯,其中一个说话比较冲,在我觉得挺好吃的东西她都说难吃死了,我没被她影响心情算我内心强大!

我们都很能享受当地食物,藏餐尼泊尔餐都挺好吃,都认为去哪里都要中餐的人很没口福!我觉得若能适应韩国寺伙食,成为好旅伴已经合格一半!我敢说如果之前两位旅伴也来蓝毗尼,肯定每餐都往中华寺跑!而我更喜欢韩国寺伙食,丰盛、特色、自在!

生活在佛教徒堆里真很轻松舒服!隔壁榻榻米的法国美女笔记本丢着充电,房里没人没锁都不担心。晚上房门也没锁,隔纱窗门而已。

听敲钟吃饭,自助餐,每个人都肯定吃干净盘子,我看不惯吃一半丢一半的行为。饭后洗自己的盘碗,放回架上。

闲时可以去书架看看别人捐的书,或者上网,这里无线网络没有密码,而且速度、稳定性和覆盖面都是整个尼泊尔行最好的!

这个和平友好自在节约的微型社会,如果扩大至一个小社会,乃至一个国家,甚至全世界,那会是何等曼妙的世界大同!可惜不可能……只有尽己微力,在身边的小社会营造清净气氛也。

8 Thoughts

  1. Jacques

    矮油 他们什么都不吃就是一种不宽容 你看不惯别人也是对别人的不宽容

    1. Snowyy Post author

      哇塞,我看不惯吃剩东西的人,吃东西挑的人言辞上不要过激我也包容的。如果对万物不管合理不合理都包容,就叫纵容了吧。

      1. Jacques

        ╮( ̄▽ ̄”)╭ 你文中不是说 “他说有点看不惯吃什么都说不好吃的人,我拍他肩说真是兄弟!”

        我也很不喜欢吃剩。不过挑吃以及言辞并没有影响他人吧。也是种自由嘛。不是说,即使不同意你的观点也要维护你形成观点的自由么。

        再说,包容摆明就不是纵容啦。

        1. Snowyy Post author

          -_-那个语境是他说起饮食不惯“并且”言辞过激的人啦,他是如果临时有伴,对方只能吃中餐并约他,他不会一起去的人,人比较直吧。其实一路我有同伴说过“打死也不吃藏餐”,在尼泊尔几乎每餐都出现“真难吃,难吃死了”之类的话,我依然很开心继续吃我的,我可惜他们不会欣赏异国食物,同时觉得饮食文化是异国文化重要方面,人由所吃食物构成,吃不惯基本也带有看不起意思,也就显得看不起当地文化当地人了。

          言辞过激如“这是人吃的吗?”那兄台最不满这句,我好像也听过一次,当下好像轻松地说“也没那么难吃,还是广东人胃包容啊”之类。我没禁止其发言,但我觉得说这话如果当地人听得懂肯定生气-把人家每天吃的却被说不是人吃的,说人家不是人么?这是用语文明与否的问题。我认为低调点说吃不惯,改吃别的就可,即使别人听不懂中文也不要用“难吃”“打死不吃”之词。

  2. Vicia

    好久不来,发现错过了这么多事情。
    不过似乎还算是在直播途中,未完全错过,幸好幸好。
    “向佛祖倾诉一些话,稍泛泪花。” 最有感触的还是这句。
    极度中国胃,对他们来说是种遗憾;难得出行,却无福享用。

  3. A.shun

    好长的游记
    只是扫了两篇,暂时木有时间看了。。orz
    以后再继

    愿 Sonwyy 酱旅途愉快,顺风与你同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