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三日吃斋,得咗!

三日吃斋非新闻,我自年后至五一,只吃过一次肉——一位前客户请饮茶,未告知持斋,就吃过一点。平时无论自煮定外买乃至饭局,都不碰肉。

但于家人一直未讲,时机不对,怕其误会佛教。这次终于又放假回家,如何能在此三日不吃肉,事先已觉大挑战!

29号。早上搭车回家,下午跟婆婆拜山,午饭在她家吃。婆婆已皈依,但她是很典型释道不分,都拜求保佑的“信”佛,平时也在斋日持素,故我电话说想吃斋,不要买肉,她也如是做。到家,欢喜吃过第一餐,过关。

下午,本来想去山里墓地拜山,但前晚大雨,恐山路滑,就改去佛寺祖堂。或因如此,这次拜祭没肉,善哉善哉。实则无论拜佛拜神拜祖先,都应用素,天人伙食好得很根本看不上那血腥食物,大开杀戒祭祖实也折损祖先和自己福气……第二餐,在佛寺外吃水果,过关。其实也有蛋糕,但肉松在上,不吃。

30号。上午让嫲买菇,不要买肉,她没多问。看见煲好的白粥有猪肉,能避则避,没吃。午餐没正经吃,吃一些零食水果,第三关又过。

下午开始约见同学,事先和小蔚同学聊过,我说聚会饭局可否吃斋,而吃斋就我所知只一处:佛寺外斋菜馆。故初定爬山,然后吃斋。

协调好几个人时间,六点山门集合。因为住在附近的Tomo同学说骑车去,正好我可以骑元配单车一起去,两年多没同Tomo同学游车河兼爬山了……

一年多没碰元配爱车,陌生,初骑上去很不淡定,好像车要散,车座也比我现任低不少,链条位置亦稍偏……哎呀,骑惯好车开始嫌弃糟糠?非也非也,我好长情的哦。

Tomo同学申请迟到却继续迟到,还带上另一老友Ag同学,彼君我亦熟,因同在粤B,聚会过两次。Tomo同学久未出动的单车竟要载两人。几近六点半才出发,Zuber已到山门了!

七点,终于到,是我组织不力迟到得好离谱。本次组合是:Zuber、小蔚同学、Tomo、Ag同学、及我Snowyy。小蔚同学非常高明地事先打电话去那斋菜馆问过,因为时已晚,那个斋菜馆竟然在等我们过去!否则要收工了!

囧。爬山很快,二十分钟就上去,去到餐厅,果然快打烊之样。服务大姐也直接抛牢骚来:他们七点下班,厨师本来有约会等。所以她叫我们一定要吃贵点,而且强势建议某个188元套餐,据说招牌菜都齐了。

贵是贵了点,不过吃得很惊喜,尤其是斋咕噜肉、斋鸡、斋烧猪,大家都不知是乜做出来研究一番。餐馆只此一桌包场吹水聊天,气氛甚好。我也趁机广告我平时去的万佛寺的美味斋饭,若她们来粤B城必定请她们吃。第四关,欢乐而过!

1号。早餐咖啡斋面。午餐吃菇,嫲虽然有煮排骨但没放我面前。第五关亦轻松过。

下午,依然是同学聚会,由于两位要搭城轨所以聚会地点较限,就选在某西餐厅。组合是:Hime同学、小蔚同学、Zuber、小丸子、兼我Snowyy。此餐厅人均最低消费10元,看看餐牌,扒类和我没缘分,饮品花二十多买杯水很不值,雪糕对肠胃不好也没兴趣。看来看去只好整个披萨,四十多元加个水果班戟就够最低消费了。

除了水果披萨其它都有肉类,她们想就我整个水果披萨,但我们都知道水果是罐头水果,不好,我说不用故意迁就我,最后定个香菇培根披萨。后来分披萨时,Zuber把铺在上面的培根移开才分我披萨,姑娘真体贴!第六关,亦第二次同学聚会,曾担心过姑娘们太顾忌我而扫她们兴,幸好大家都很理解体贴,有如此一群朋友真好,幸福过关!

顺带一提,同在此餐厅我还有个妙缘:遇到Melon同学。过年想见此君未成,五一假期真想见一次,她曾说五一下午有空,但我短信约她未回。我们在餐厅坐落不久,却见到类似她的身影,和另一个她老友。初时还以为认错人,到她走过来到我后面两桌时,打招呼才知没认错人,因为真太久没见。我过去搭枱聊下天等等……

傍晚,压轴一关——婆婆这边外出吃饭,才最难!颇纠结讲定不讲,要不迎合吃一点?但我现在每见到肉都想到那些动物被杀的痛苦,真的吃不入口。再深层讲,所有众生无量劫来都是我们的亲属朋友,只因他们造恶入三恶道,我们现在有福气得人身而已,岂能为了这一生亲属开心而杀过往生的亲属?

我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我不吃肉不是因为学佛就不能吃(当然受某种戒则完全禁肉,但对一般人是禁杀生,三净肉可吃但应少吃),也不是因为为健康而不吃,这两种有可能心里还“想”而自禁而已,我是从心底里不想吃,不忍吃。

这戒不想破,讲吧。点菜,没出声。婆婆煲了椰子鸡汤,昨晚说了不要用鸡还是用了,一番好意饮吧,勺汤时避开鸡肉。

上菜,该说上鱼,大家都起筷时我不动,很自然就有人叫我吃,我说不吃了,她问你不吃鱼吗?我苦笑说不是不吃鱼,是不吃肉。稍骚动一阵,大家没追问,但我感觉我稍微扫大家兴了。而且我第一次感受到不吃肉在一个饭局中会有何不妥——动不了筷子。幸好那煲椰子汤有很多莲子,在没上蔬菜前我就夹莲子吃,否则只有我不动看着别人吃真会好奇怪。

这餐是公公请吃饭,他饭中饭后都和我讲不好意思,我才该说这句。

妈咪问我是这几天不吃肉还是一直不吃肉,我说一直不吃。她说你何必像尼姑一样不吃肉,没必要,我说不吃就不吃啦。她说你这样会少很多口福,我说没所谓。

实话说我曾经也很在意此般“口福”,但现在我觉得自己每周能去佛寺吃饭两三餐已经很有口福了。过年时,曾经以为很久没吃肉的自己会很享受回家大鱼大肉一番,但事实竟是我总想念佛寺的斋饭,吃着那些曾经很美味的肉类没觉得太好吃,反而觉得有点腥不想吃。没缘分常吃到美味斋饭的人,是没机会对比才觉得肉好吃而已。

而且,口舌之快不过瞬间即逝,却因此要其他众生一条命,不当为也。况且我本来就是福薄的罪恶凡夫,岂经得起如此杀生折损福气?我现在连蚊虫都不会杀,见到蟑螂会对它念南无阿弥陀佛和三皈依(皈依佛不堕地狱,皈依法不堕饿鬼,皈依僧不堕旁生),夏天见到蚊子也不会打,想当年用电蚊拍真罪业深重……

总之,似乎比我想象中容易,第七关过了。以后的饭局就以后再应对。

但嫲这边还没讲。2号早上,回粤B城前的早餐,煮汤圆和饺子,还下点羊肉。饺子肉馅和我没缘分,只吃汤圆。那羊肉原来是从羊肉串拆下来,她还用焗炉焗了好几串羊肉串!我没吃,但没讲原因,下次回家再看机缘。

说回我的素食史,最开始只因为一个字——懒。肉类买起来麻烦,我又不会挑怕买到不新鲜的,去超市买也麻烦,又贵,煮也花多工夫,吃完洗锅洗碗油油的也麻烦。所以,我煮饭非常没有技术含量:煲杂粮粥就煮面煮菜,不放油,所以洗碗方便冲冲就得,洗洁精都懒得用。每周去佛寺吃两次饭总不致于营养不良。久而久之就不想念肉类,进而现在可以全戒。

其实佛教意义上的“素食”和“非肉食”有些许差别,我现在只是很基础地不吃肉类而已。那回家的三日没吃过肉但亦喝过肉汤,还是有点不圆满,算啦,时机未到,也不好令他们没认识佛教就为了口福而拒绝佛教,以后事情再看缘分……

24 Thoughts

    1. Snowyy Post author

      有时可能是水分或油脂代谢不好,或有寒湿所以要脂肪保暖,各种原因,可以找点有正知见的书看看。

        1. Snowyy Post author

          《普贤行愿品》说到普贤菩萨第四大愿王“忏悔业障”时,有两句“诚心忏悔,后不复造”,从字面你亦可以知道,忏悔的要诀是什么,否则等于没忏悔。

          当然众生习气累积无量劫,如果一时半刻真做不到后不复造,也至少少做啰,慢慢培养自己慈悲心。

          话说今天回这个问题真是时候,佛寺其实到夏天好多蚊子小虫,今天下午去到帮忙弄芦笋,三个人坐那里,我被咬的挺痒就没动,当布施,而且我杀过人家亲戚太多,活该让它咬。

          弄完芦笋,哎呀,双腿满是红包肯定超过二十个!旁边两个大姐倒几乎没被咬,不过也是我A型血好吃吧。蚊子冤亲债主,讨完债就结了吧,消业障。那大姐借我药油涂了一下,真壮观……

          那些包现在还好,还有点痕迹倒不痒也不红了。

          我的血被我很多“南无阿弥陀佛”佛号熏陶的哦,吃了能超生脱离三恶道就好了……

        2. shidaodechang

          额,我只是说你回复的语言幽默而已,不是说事情本身哦~

    1. Snowyy Post author

      嘻嘻,非也,“定”是广东话,或者之意。外买就是从外面买食物,不是叫外卖,我好像几乎没叫过外卖呢。

    1. Snowyy Post author

      mg大人何许人也?不知是否我认识那位……

      嗯,所以我最后说其实吃得不圆满,但这个场合避不了,像在家看到那煲粥有猪肉条就没吃啰。时机未到,不能显得自己太格格不入嘛。

    1. Snowyy Post author

      握爪!益处肯定有,除了现代科学了解的营养学方面,还有科学不了解但佛法讲得很清楚的:无畏布施得健康果报,不伤害众生,令众生不畏惧,自然得健康果报。

  1. jacques

    用蚊香就可以驱蚊不杀蚊啊 喂蚊子不如去捐血…… 要出了天朝捐哦 对了引蚊子是跟人的气味有关系跟血型没有关系的呢 现在科学家不是有合成“肉”做出来了么 未来可以量产也不一定 

    1. Snowyy Post author

      出天朝捐血……在尼泊尔听某人讲有国际红十字会的捐血点,不过我冇去找。

      嘛,捐血喂蚊不矛盾啦,当然我又不是特意喂蚊,只是避不了就不避而已。这个夏天我出没的地方不多,家里和公司几乎没蚊,每周去佛寺被咬而已。也说不清是否我真的特别好吃。。。○(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