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利是”

“利是”即粤语的红包。

给利是小朋友大概是件费心之事,一般会希望“金额对等”,多于或少于对方可能都会觉得不太好。以前我收到利是后,我妈有时会示意我看看多少钱,好让她包回去等额的利是,但我一般不配合,我觉得当面看利是金额不礼貌,转过身偷偷看也不光明。不知怎办,索性不办。

不过有着以上价值观的可能只有我,表妹倒是很乐意马上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也总能手脚麻利地看到。拜年时通常大家人一起去,小辈的金额都一样,所以我妈也知道该包多少利是了。

近年过年很少去拜年,利是都是长辈领好再转交给我,可能她们会按往年惯例,或事先约定,或其他方式包上合适的金额吧。

我不喜欢当面看利是有多少钱,也不会去记住哪个利是是谁给的,当然其实金额大致心里有数,但我觉得利是是一种祝福,多少钱都是祝福,我倾向于平等对待这些祝福,所以利是拿回家也不看,放在一起,过年后统一拆。

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我会边拆利是,边说“谢谢,祝身体健康”,近年学佛后就念着最吉祥的“南无阿弥陀佛”——别人给我祝福和金钱,我应该感谢和回祝。

广东人一般是结婚后才发利是,和年龄无关。但既然工作了,逢年过节还是应该孝敬下长辈。也因此发现家人“闷骚”的一面。他们不太要我的钱,所以有时我都要想好一个难以拒绝的场合才给,譬如离开家前才“塞”给阿嫲利是,要注意不让她拉开我书包塞回给我,迅速离开;又如在我老豆载我去车站时,临离开车位才把钱“丢”给他,然后迅速关车门……诸如此类。

而老豆似乎也学会这招:今年过年我封了比较大额的利是给他,把早前买手机的钱也加在里面(因为他总说送新手机给我,猜想“还”他买手机的钱显得很见外,他也不会要,不如包成大利是),年初一他笑呵呵收下,到初六回粤B城,老豆帮我拿一下行李,临下车时就告诉我要看好行李,因为有利是在里面。回来一看,竟然是年初一那个利是原封不动又回来了……可能老豆也想到如果当面给我我会不要,就放行李袋让我没时间拒绝吧。

昨天正月十六,过完元宵就开拆过年利是,注意到利是封的小变化:以前很流行“免水自贴胶口”,如此一来利是开封时很容易损坏,即使没损坏,一般贴第二次就不牢固了,胶口也很容易脏,利是封也就不能循环使用。而近年这种利是封渐渐少见,更多是封口嵌在小缝的活动式利是封,这种开封毫无损坏,只要妥善保管,可以重复使用。拆下来的利是封我都保管好,过年前再给家人,她们就不必买太多新的。

稍残旧些的利是封,我会圈起它做铅笔套,可能是高一喜欢用铅笔时开始养成的习惯。

12 Thoughts

      1. jacques

        挑选礼物要花心思 所以是心意 给钱太粗暴俗气 证明你不想对此“浪费时间” 不适合对长辈 请对我来

        Reply
        1. Snowyy Post author

          嗯,我承认是花心思不够不愿花时间,但实在“太”花心思。必需品嘛,都说“必需”人家也会去买;非必需品嘛,如果不对应需求就多一件不必要的摆设。送好吃的相对是较合适的选择啰。如果长辈年纪不大,送玩乐门票之类可能也是不错的选择。

          粗暴俗气的事我就不对你做啦,哈哈~

发现错字一只,重酬照片一枚

系统自动发送回复邮件,阁下邮箱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