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起行

1月15日日环食。我又追日了,这次追去重庆。本意去云南大理,但大理地震。遂与某人有如下对话——

我:你不想我去还是不让我去?
某人:不让。

遂改去重庆,但重庆多天阴,亦不抱太大希望。

反正看不到日食、寒潮、春运——家人劝我不要去,但我已先斩后奏买了火车票。然好几个时刻,我都想过如果退票不用收20%手续费,如果退票不是非要到广州的专门窗口,可能真不去了。

在学校,有着“只要有机会必定走出去”的生理冲动;但在家,竟然没出息地冲劲缺缺。兴许因为重庆是我相对不感兴趣的地方,倘说去西藏大概又恨不得化身火箭炮?兴许因为可流动资金不宽裕自然压抑出行欲望?兴许因为学期积累的倦意未消?兴许是想与四个月不见的密友多叙叙?

很是觉得自己“旅行者失格”,亦自我训话道:“既然不曾冬天出远门,这次当为锻炼!旅行者,岂有为此区区寒潮退缩之理!”

昨日头脑突然冒出一句话:“只要有改变原本生活轨迹的机会,则尽量去变!”是,也是时候需要一个长旅程去冲刷脑中的“滞”,需要一个远距离去思考——或仅仅是胡思乱想……

在不算太期待的心情下出行,或亦是另一种新体验?

最后感谢重庆地头蛇火星蜥蜴同学的出行参谋提供!

9 Thoughts

  1. Vicia

    听说今天的确有日食,不知你看到了没。玩得开心哦。^_^
    家是个容易让人产生惰性的地方,因为那是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