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杂志2012年第5期环境伦理专题文章摘荐

忽而距离最后一次上班已三个月,期间与世间大隔小隔,心已出世身未出,不得不考虑未来工作。曾经感叹找个不犯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的工作好难,后来觉得虽然少但总会有,且慢慢物色并请求佛力帮助。按我意愿,真想创业做老板,感觉只有做老板我才可以自主控制不妄语不饮酒不过分忙碌不无谓应酬,以及按照佛法处理问题……

虽然八字尚未有一撇,但我还没开始创业就没有了创业家“似乎”该有的雄心壮志——我不认为自己能多大程度改变世界,但工作生活都随分随力践行佛法,期以身作则净化一方国土、一方人心而已。

如果说事相的五戒尚不难持守,那不想犯抽象的“贪嗔痴”则更难做到,但就一个“贪”字,足以令我自判无力改变世界,只能随缘净化身边最亲近的人事物……

想我初二学化学时就立志从事环保行业,小方向是垃圾回收。我很记得我当时的逻辑是:如果垃圾都能很好地回收再用,那丢垃圾时就可以无后顾之忧了。

即便在信佛之前,我都渐渐觉得这个逻辑不正确,环保不应该为了更肆意浪费,着手末端的垃圾不如着手源头的节俭。但我很失望地看到这个社会的人正背向节俭越走越远,试看“衣食住行”:明明衣柜有足够多衣服还要新买;吃剩食物倒掉面不改容;想住大屋铲平了多少绿山丘;能骑单车的距离都开四轮大物……

深入佛法之后,才知道“依报(所处环境)随着正报(身心业力)转”的道理,所处环境的恶化正是人心恶化的外在表现。人心之恶,括之为“杀盗淫妄酒、贪嗔痴慢疑”。当今处于减劫时空态,人心之恶愈趋猛烈,岂得见环境愈趋美好之果?(请参阅日前拙文《东林寺冬季佛七归来长记》第七小节“所谓末日”。)

我曾经相信一些美好想象,以为等以后社会发展,人们素质提高会自觉爱护环境,科学技术也能更好地处理环境问题。我曾经的志向也是为了为环保事业出一分力。但当我隐约发现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人心问题,而佛法又如是确言的时候,我不再奢望这个世界会变得如何美好。但共业中有别业,毕竟还没到佛法灭尽,毕竟还有人持戒修行,我依然希望自己能有一点点力量,令稍微有善根福德的人能在稍微安泰一点身心环境好好修行。

铺垫不小心写多了,讲回正题。《净土》杂志是东林寺出版,网站副标题说是“国内最早一本弘扬净土法门的佛教杂志”,但根据我孤陋的见闻也没见到其它讲净土法门的佛教杂志。而我稍微浏览过的其它佛教杂志,虽然亦引述一些和尚妙语故事,但内容主要讲如何看淡放下等泛论。我大胆认为:离开三世因果和欣求西方极乐世界,一切看淡放下都是空话——人死如灯灭,过一秒没一秒,被尾气一喷吸了脏空气短命几秒、费心研究养生保健要多活几年、没吃过的奇珍异兽死了就再不知道其味道不甘心、没和某人恋爱结婚到死也不甘心、不追求名利后人不知道我存在过不甘心……能不执着吗?

一个净业行人,深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其对娑婆恶世的厌离和对极乐世界的欣求如同一手两面,不能离开手掌谈手背,这种厌世与一般意义的厌世不同:觉察并厌离此世之苦,但内心不是总充满着灰暗的厌恶和消极,而是欣求极乐的种种依正庄严,并持戒修行,自然对外界五欲六尘渐渐看淡,享受法喜。

《净土》杂志,站在净土宗立场,故更能指直问题核心,亦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看阁下信不信而已。

看网页版几个月,在东林寺浏览过实物版知道网页与实物内容基本相同。刚好最近一期讲“环境伦理”,今天认真阅读过后有感而发,遂志之。虽然本期全部文章(乃至其全部文章)都建议阅读,但过犹不及等于没建议,所以还是摘选几篇,并引用部分文字作饵:

净土宗与环境伦理
“……生态环境的日益恶化,其症结在于人类日趋膨胀的物欲与自我中心主义。要有效地化解生态环境危机,须得从根治人类我执贪欲的病根着手。在这方面,净宗文化理念能为现代人提供有益的启示。于兹略表有三:(一)慈心不杀,善待生命;(二)依正不二,心净则土净;(三)崇俭抑奢,化解贪欲。……”

现代化的迷失
“……也许我们可以忽略北京的古老城墙被拆毁,或者忽略淮河被彻底污染,或者忽略由于高速挺进的建设速度而导致的能源匮乏——但有个问题我们无法忽略,也绕不过去。我们究竟要干什么?

当我们以高速铁路来取代马车的时候,我们的人生并不能抢回来更多的时间。相对来说,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的确延长了普遍的寿命,但我们这样漫长的寿命未必是舒适的,很可能其中有1/3是在病痛和衰老不堪中度过的。我们也的确能够以高铁的速度前进,但并不妨碍我们在城市里穿行去上班的时候迟到。我们有了很便捷的电子书——但当代人并没有比古人更好的阅读习惯,甚至没有获得更多的阅读乐趣。……”

物欲的幻境
“一位出家人说过:如果这个世界上有10%的人真实的信仰了佛教,那么,世界经济就有崩溃的可能。但是,环境会变得更好。

为什么呢?因为佛教让人懂得事理,明白节制欲望,清净内心。而当下的所谓现代化社会的所有根基,却都在于激发人的滚滚物欲。当佛教全力以赴地教你怎么节制欲望的同时,当代社会却在从所有的角落,所有的角度,来激发你内心所有的阴暗之处,让你为了消费或者能够消费而热血沸腾。……”

环境是我们内心的外化
“……就拿瑞士来说,他们环境是非常好。因为他们依靠精密仪表和旅游业支持国民经济,凡是有污染的工业他们统统都消灭了。但是瑞士人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他们也需要用手机,用电子产品,只是他们用的手机,是在第三世界的国家里生产的。他们本来应当承受的污染,被第三世界国家的老百姓承担了。

因此,污染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诸多特征之一。对于佛教徒,企图让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完美无暇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妄想,是对我们修行的一种障碍。我们今生生活的这个世界,是一个有缺陷的世界。而这种缺陷是天生和不可挽回的。……”

是保护还是破坏?
“……记者在调查中深刻地感触到一个问题:对正义没有坚定信念的执法者,法律终将会成为自己牟利的工具;对因果没有真诚信仰的行善者,他们的善行也一定会沦为谋取名利的捷径;那些对生命没有真正敬畏的人,他们保护生命的行动,最终也会变成戕害生命的恶行。

环境保护亦是如此。当我们内心的欲望并没有减少,我们的道路仍然指向错误的方向时,妄谈什么环境保护,只能给一些人增加赚钱发财的崭新途径而已。……”

其它还有从荒漠、洪水、海洋、土地、食物、空气、垃圾、地球环境边界条件、幸福感、愚痴才是最大的贫困等角度针砭时弊的好文章,亦建议阁下阅读。

另有两篇讲述念佛修行感悟:

修行人没有明天——东林佛七感悟记
作者大概是一位大学生,因为第一段她说要背单词,看文字风格和心路历程和我颇有几分相似。从认为佛教迷信,到从哲学入佛门。“对于人生的缘由和真相,佛经比我看过的一切哲学书都解释得更圆满更究竟,让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对于极乐世界,也是半信怀疑:

“说不太信吧,但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声音说,如果不相信的话,万一等到死的时候,发现真有六道、真有极乐世界,那我岂不亏大了!于是就拼命说服自己还是信吧。所以,信、愿、行三大基石,我是信中带着疑,人又懈怠,找各种借口偷懒,所以基本没啥行。即使有愿,那也是因为贪心,实在是佛经上面描绘的极乐世界太美好了,谁不想去啊!”

作者说斋堂义工“简直媲美五星级酒店管理公司培训出来的”,我看过这篇文后每次过堂都想起并非常认同此句。又关于学佛之缘: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自己的往事,富贵学道难,又有几个人能幸运地在快乐无忧中走上学佛之路的呢?每个人学佛的理由可以简单到四个字概括:因缘到了。也可以长到是一篇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我们都是像落水的人紧紧地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走上学佛之路的。”

我亦如是!

观人生死情 斟己信愿心
作者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国家精神卫生服务模式改革项目的主要设计、立项及管理者之一”,文中提到临终助念的情况。作者很感叹某次助念时说了一句“如果自己给别人助念时也一同往生了该有多好!”却被同修们认为不吉利。(我很有幸这次佛七遇到的居士舍报,看到大家的反应都认为是大福报而不是不吉利。)是故作者感叹:

“净宗第九祖蕅益大师说“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可见,我们的问题出在“信不真愿不切”!平时听到“你有真信切愿吗?”“你能往生吗?”之类的问题,相信包括末学在内的大多数净宗行人马上会点头回答:“我真信有极乐,我愿意去”,“我肯定能往生”,或者干脆说“我已经搞定了”。其实我们应该反思:我们的头是不是点得太快了?如果有真信切愿,必定会把极乐世界当作唯一向往欣求的地方,把现在的人世看作无可留恋、暂时不得不忍耐居住的地方。但是,看看常常为他人助念的师兄们的情况,他们虽然总是面对亡者,也知道很多人都因为心有所牵而阻碍了通往西方净土的脚步,可自己还是没有做好时刻往生的准备,认为自己的寿命还远远未到,对这个世间还有所留恋,舍不得走,甚至反感早日往生之说。这不就是没有真正认知生之无常、没有真正发出厌离心、没有真正生起欣求极乐的切愿吗!师兄们的情况尚且如此,那些不经常甚至从未见过亡者之人的情况就更加令人担忧了。事实证明,如果信愿真的那么容易生起,释尊就一定不会在《佛说阿弥陀经》中感叹“为一切世间说此难信之法,是为甚难”,也不会在《佛说无量寿经》中说“若闻斯经信乐受持,难中之难无过此难”。如果不在真信切愿上下足功夫,即使勤奋持名及广施善行,在临命终的关键时刻依然可能面临往生障碍。蕅益大师有判言“若信愿坚固,临终十念一念,亦决得生。若无信愿,纵将名号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

呼……本来想节选但还是觉得整段都很精彩就都贴过来了。下面还有一段我看得很有共鸣的是作者也立遗嘱:

“首先,和丈夫一起立遗嘱。原想自己不过是普通老百姓,立遗嘱会很简单,没想到真正落到白纸黑字的时候,才发现有一大堆后事需要安排,比如父母由谁赡养,收养的残疾猫怎么办等等。考虑到末学和丈夫有可能同时往生,也可能分别往生,为把这两种情况的遗嘱分别表达清楚,我们不得不采取了表格形式。最令我们始料不及的是,在两个人思维完全清楚、毫无矛盾的前提下,对于某些问题的处理,我们居然反复讨论也拿不定主意,而且没能一次把情况想周全,遗嘱居然改了好几版。当遗嘱终于交给遗嘱执行人时,我们不由得大发感叹:活着立个遗嘱都这么复杂,如果没立遗嘱,突然大限到来,怎么可能真的放下?”

隔着口袋拍拍我的遗书,看来真的写简单了?没成家没财产所以交代得简单吧。但作者真有福报,与丈夫是修行法眷。多少夫妻,是“世情恩爱,出世阻碍”呢……

明天腊八,释迦牟尼佛成道日。

法华经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所谓一大事因缘者,无非欲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佛之知见,众生本自具足。奈因烦恼惑业,障蔽妙明,不假诸佛启迪,众生无由开示悟入。所以我释迦世尊,初成正觉时,叹曰,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即得现前。因此诸佛世尊,兴慈运悲,出现世间,说种种法,无非欲令众生,破除妄想执着,全成智慧德相,悉皆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也。……——《印光大师嘉言录续篇序

2 Thoughts

  1. jacques

    其实看了你回归的第一篇博客 就想说很多 不过无奈最近我公事私事都非常繁忙 没有详吐 呵呵

    更好的世界并不是来自于大家“灯灭 ”。 要是这样,“乐土”岂不是来得太容易?

    越发展就会遇到越多的问题,然后我们就要努力去解决这些越多的问题,即使由此产生更多问题。这才是“X类发展的动力啊”。

    要不是去积极解决问题,而已倒退回避问题,这就是退化啊。

    简单比如说,用汽车火车会导致污染,我们应该是想想更好的怎么用汽车火车,而不是不去用汽车火车。

    1. Snowyy Post author

      J兄,我们看待这个世界最根本的不同,是在于我相信法界多元,极乐世界、六道轮回等真实存在,所以我向往极乐世界而厌离娑婆世界。而你不相信极乐世界存在,那娑婆世界就是你的唯一,自然你会努力把这个世界建设得更美好等等,我曾经也这样想。所以我可以认为我理解你,但你不理解我吧?

      “乐土”来之不易,每个佛土的建立都是佛经历无量劫积功累德,修菩萨六度万行,才能称性流露。阿弥陀佛的极乐国土之“建造”亦复如是,“建造”之所以打引号,因为那不同于世界要添砖加瓦的生灭建造,那是不生不灭的如来藏的流露。这个如来藏亦是一切众生本具的,只因染心不能亲证不能受用。极乐世界是个道场,去那里是要快速成佛再普度众生。一般人理解为廉价天堂门票,此知见错误,阿弥陀佛是看众生无力靠自力修行出离生死,发大悲心构建极乐世界庄严道场的。

      并不是谁死了都能去极乐世界,净土念佛法门是靠佛力横超往生,佛力唯信愿能感。不信不愿不修行的人,则按自己业力,该去哪里轮回就哪里。

      你提到“回避”一词,我不认同此说法。我的立场是要避开犯五戒、犯贪嗔痴的行为,只是这个社会浊恶,避开这些后好像选择面就很窄,令你有这种错觉。

      你所说的发展遇到问题,再解决再发展等。我对这个观点绝对不陌生。但你是否认真想过什么叫进步,什么叫退化?

      你觉察不到或者说不能认同人类贪欲的可怕。但我是深深体会到这种贪欲作为问题根源的存在。即以你举的例子为例。我并没有说不用汽车火车,这也算是一些基本交通工具。你还应该看到一些过分消费,掠夺自然等行为。而在人越来越不相信三世因果的现后世,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净土人会做对社会有利的事,这也是佛法要求的,而且必须敦伦尽分,做好。但净土人还有一种出世情怀,这是世人没有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