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上海

“关”中方七日

“关”字加双引号,因为不是真正闭关,不过是近乎闭关的状态,此处指东林寺国庆的精进佛七。我没去,但我帮助了两位莲友去。

这是10月5日突然有的感想,国庆去一趟魔都,坐了来回近40小时的火车(坐久倒没事,但吸二手烟感觉要吸中毒了),时空感竟然隐约觉得几分错乱,好像已经隔了很久很久,但稍一回神,才5号,东林寺还是处于连续的佛号的佛七中,佛七还有两天才结束……

疑难杂症处理了一些,但还是有不少很挂心的事,这两天工作也颇费了些神才进入状态,散心容易收心难。

奇多圈与世博会

(【2010.9.29更新】自从想到要写篇关于这圈圈的文章,就一直想着这圈圈叫“奇趣圈”,搜索过似乎记忆无误。但博友jacques说这叫“奇多圈”,猛然想起自己以前似乎也叫“奇多圈”,进而想起零食全称是“奇趣多”,这个关键词搜出文章多得多,百度百科也有。记忆半误了,遂更改文中字眼。)

早前极偶然找到眠藏角落的“奇多圈”,正好打算在世博游记提到它,还以为没实物照片要费番唇舌描述。

奇多圈

不知认识这堆奇多圈的同学年龄下限是多少?地域有多广?

继续阅读下文

显示技术世博会-你最希望哪种显示技术普及?

首先介绍最后一种显示技术——全息投影,第一次看到这种技术是在震旦馆,之后在印度馆和台北案例馆也见有。下文以震旦馆图片作示。

震旦馆

震,后天八卦中代表东方;旦,太阳也。故震旦代表“东方的太阳”,是古印度对古中国的称呼。现在是台湾一企业名。免费帮它卖广告也要解释好这个名词……

继续阅读下文

世博建筑:或正因要拆,故得燃烧消逝之美……

游记进度甚拖,世博之行已是两个月前之事,而世博一个多月后就结束。结束后大部分世博建筑都将被拆除。

第一次知道世博建筑要被拆除的惯例,不免直觉认为浪费人力物力兼不环保。到现场看到真实建筑和一些资料,知道世博建筑兴建时就考虑方便拆卸。大概(亦但愿)不会出现我想象中“工人用大锤锤烂建筑”的画面。

阿联酋馆

有些建筑看上去很好拆(不排除外行误见),譬如一片片的阿联酋馆,官网说拆除后材料将被运回阿联酋复建。

继续阅读下文

显示技术世博会-触屏-台北案例馆

触屏早非新鲜物,但现市上的面积尚小。上周和小蔚同学逛见一个19寸触屏一体机,觉其反应未如理想之余,还发觉原来大屏放于手可触碰的距离未免有伤眼之虞。

台北案例馆

触屏在世博上现身颇多,较吸引人的当然是作为玩物之用。我只玩过台北案例馆的(通常多小朋友围着玩,不等)。“打”鱼就消失(还是跑掉,忘了),“按”螃蟹就躲起。

继续阅读下文

“哇哦”,城市足迹馆

城市足迹馆

城市足迹馆,各方面而言都很有爱很有看头,但,我懒,不写……只放一幅可爱墙。

我曾画一个卡通人面给一个10个月大婴儿看,但其不觉有趣。他不认为那像人面?不知人面抽象思维几岁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