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书法

曾经的书法老师

一周前就想写这篇博文,压着不写是怕某个惊喜穿帮。惊喜已到故,可以写。

你以为我要写感谢恩师之文?非也!我是非常遗憾学书法跟着那样一个老师!

话说小学二三年级时,报读少年宫的书法班。书法老师怎样教写字容我稍后说,先说毛笔,写字大前提之物。那老师根本连用毛笔的基本方法都没教!一支新毛笔,开盖直接蘸墨水!用完直接用原塑料盖盖上!下次使用再直接蘸墨水!

前阵整理家中旧毛笔,看到有几支就蘸了点笔头墨水,就没再用过。想起曾经买过些毛笔,按那错误方法“开笔”,有时笔总是很硬开不软,好像还曾经硬来弄坏笔。总之工具不好,写不好,很影响练习热情。

继续阅读下文

《汉字书法之美》读后常识小记

1.竹简隶书为抵抗竹简的竖向纤维,加重横向线条用笔。汉代隶书确立水平线条的重要地位,受此美学影响,中国建筑两千年间没有向上发展的野心,却用斗拱把屋檐拉长拉远。

2.中港台东南亚甚至欧美唐人街,街上招牌广告多是颜真卿的正楷。这解开了我觉得“某些招牌楷书比较好看”的朦胧困惑。但现在街上已少见楷书招牌,有也多为电脑楷书,不如颜体楷书好看。以前觉得港澳招牌楷书比较好看,原来因为多用颜体字。日本招牌则像王羲之风格。

3.天下三大行书都是草稿,都有涂改痕迹。但正因为是草稿,所以书法忠实保留了书写当下的即兴,保留了最不修饰的原始情绪。三大行书依次是:王羲之《兰亭》、颜真卿《祭侄文稿》、苏东坡《寒食帖》。

4.私人场合的小字条——“帖”,像今天的短信。书中举例的帖都很可爱,如王羲之的《奉橘帖》、王献之的《鸭头丸帖》、张旭的《肚痛帖》。“帖”有点调皮得意,不宜用正楷书写,行书草书才显示出其飘逸自由。

继续阅读下文

《美之壶》片中插图引想……

美之壶》是介绍生活隐藏之美的NHK纪录片。

看片注意到分节插图的字体。好看!不像电脑字,猜测是为节目特意设计书写。

想起《沸腾都市》系列片头题字是明显的手写书法。

又想起NHK纪录片常配有为主题量身定做的背景音乐。

NHK节目素来高水准,不可代表全日本。但亦或可从这个侧面猜测较花心思的制作可以令更多艺术人才有更多发挥机会?

很少看国内电视,仅有的些许印象却觉艺术感有欠,不知现在是否有变?

门外汉的书画展

回家次日,便去了某书画展兼慈善拍卖会。

凝望某巨幅山水画良久,动用全身却只得微量的美术知识“微观观察”——为什么用毛笔点出一片绿色就表示树,而且的确看起来是树?为什么很多黑横线就是楼梯?那稍显粗糙的笔触是真粗糙抑或当称作豪放?那点相较于整幅画面略觉过于鲜艳的用色,是突兀抑或突出?……

正全神观察时,一位先生来搭话,解释画中风水玄机,随后方知他是画主。画乃某著名画家所赠,此次贡献作慈善拍卖。据其所言此画值10+万,如此既然看我学生装束似不值得花此唇舌?但很快我就觉得他没亏,因为我和他浅聊中似吸引到些人气,他可以向更多人讲解。(当然人家也可能正是要解你懵懂学生之惑,Snowyy你脑子勿要太邪恶。)

地上趴着一幅很长的《道德经》,远乍看甚完美,然凑近一字一字地看,不难看出有“失手”之笔。由此自以为可证一谬论:完美之作无有,书法家偶然写坏字,而我偶然写好字,概率之异而已。过分完美,岂不成电脑打印字体?(你为毛笔信的劣质字体找台阶下?)

何以很多人写《兰亭集序》、《念奴娇-大江东去》、《岳阳楼记》?除因皆是名篇,是否还因为很多书法前辈写过,参考很多临摹很多练得很多于是写得也多?

继续阅读下文

“1”的写法

颇久前看纪录片突然留意到那个写法怪怪的“1”,好像是关于圣经的,犹太人的写法?

“1”的写法

小朋友请勿模仿,被老师认为是“7”就不好了。

要练书法,就要使之方便起来!

半个学期以来,我都没写过毛笔字,究其原因不是不想写,是写起来太麻烦了。要清理桌面、用纸垫好墨砚、磨墨……又以磨墨最影响积极性。

最近,《彩云国物语》中的中国风吹遍了我的头脑,唤醒了我对中国古文化的根子上的喜爱。加之学校举办了书法作品展,这使我有了“练好书法”的强烈愿望!

要练书法,就要使之方便起来!

首先就要把墨砚放在手边,而且墨砚要常有墨水,使得写毛笔和写钢笔一样方便。

最初我是想用个无盖纸盒装着墨砚,但又是在翻平常储起的“垃圾”时发现更合适的——塑料盒。无论形状还是大小都perfect!

    

盒本来是三格的,我剪去一格。左边的刚好用作湿笔和磨墨用水储水池。墨柱(是这样叫吗?)常湿变软,很容易就墨出很黑的墨,爽呢!

真是又一次证明了“垃圾放对位置就是资源”呢!

浓墨加宣纸——岂一个爽字了得

(每次看《金牌冰人》都激起我写毛笔字的欲望……)

今天本打算只写一小时毛笔字,却总写了两个半小时。初用废草稿纸写的,写着写着想用宣纸写,就用囖。我特意把墨磨得浓些,写出来果然不甚化开。

不知何故,在宣纸上写的字“零舍不同”,显得更有笔锋,有型有格。是因为在正式纸上有了正式的心态才能写出正式的字吗?不排除此因,但我想到会不会是毛笔字就是要用宣纸写才能写出神韵呢?

我留意到起笔和收笔时笔在纸上停留的时间会多一点,纸上自然形成了“笔锋”,看上去很有味道。进而胡思乱想一下:古人会否“不是故意把毛笔字写成毛笔字的样子”,而只是纸质使其然矣。字体的演变会否也有纸质的因素在影响?以前的人写行书草书除因为想快之外还会否因为纸质不好逼着要写快点?

哈,挂了N个问号在头上,也还没有空考究,若有哪位专家看见以上颇baga的问题请不要见笑。但这个时代,找答案不难,难在提出问题,问题多是好事来的!

决心练好毛笔字

上周六为了为自己留在宿舍没出去自修找藉口(应付辅导员),我搬出我带来上学的墨砚和毛笔——写毛笔字不能在自习室做了吧,嘻嘻……

一写写上瘾了!一直以来我对我的毛笔字都很没信心,但CM说很不错的……乐死我了!我决心以后多练习,使CM的称赞名副其实!

星期一去买宣纸,看见很多毛笔,我看上一支8块的,颇贵呢。但从另一方面想,买支贵点的毛笔正如“破釜沉舟”——既然钱已经花了,就要全心练好字!